下书网 > 修真小说 > 贼人休走 > 第两百四十一章:西行
    天空中的阴云有些低沉,偶尔会闪过一阵雷光。接着几息之后,便会传来“轰隆”的闷响。

    李驷和老和尚一同坐在佛堂前的屋檐下,看着天色愈来愈暗。

    夏日的雷雨总是说来就来。

    风变大了,吹得梁柱上艾草晃动不止,说起来这端午节挂上去的东西,到现在也还没拿下来。

    “打雷了。”李驷坐在老和尚的身边,突然开口轻声说道。

    “是啊,打雷了。”老和尚点了点头,轻拨着手里的念珠。

    时间已经到了七月,距离老和尚所说的圆寂,已然只剩下三个月了。独孤不复是在七月初回去的,走得有些匆忙,就像是躲着李驷一样,也没让李驷去送他。只是留下了一本习剑的笔记,随后就匆匆的离开了。

    术虎女还在,虽然李驷跟她说过,再继续留着,恐怕就会有变数了,毕竟谁也不知道老和尚上究竟会不会入魔,又会在什么时候入魔,但她看起来还是没有离开的打算。

    没办法,这一世的习武之人寿命真的很长,长到足以让他们任性的在一个地方多停留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可以是几个月,也可以是几年。反正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对于一个能活上两三百年的人来说,都不能算是多长的年月。

    雨开始下了起来,夏日的雨总是异常有力,如是天水倾盆,落地时会发出清晰明了的撞击声。空气像是铅华洗尽,尘埃被雨水带去,只留下了淡淡的水气还萦绕在人的鼻间。雨中的空气总是不难闻的,或是说常带着让人心旷神怡的气味,让人能够平心静气,不受旁杂所扰的思虑。

    老和尚总会看雨,所以儿时的李驷也常会陪着他看,这可以说是他们之间的一些默契了吧。

    当然,他们也不只是看雨,偶尔的时候,同样会做些百无聊赖时的游戏。

    比如此时,老和尚就曲起了自己的一根手指,对着雨中空弹了一下。

    一道一指宽的劲气射出,将一行落下的雨点撞得细碎,最后消散在了院子里。

    “二十二滴。”

    老和尚勾着嘴角笑了一下,淡淡地说出了一个数字。

    李驷坐在一旁翻了一个白眼,也曲起了自己的手指将一道一指宽的劲气弹出。

    论这种隔空打穴的暗器功夫,他可不认为自己会输给老和尚。

    “二十八滴。”淡淡地瞥了一眼自己的结果,李驷开口说了一句。

    老和尚挑了一下眉头,停下了手中的念珠说道。

    “计数,到雨停为止,谁输了谁将寺庙打扫一遍,不能让术虎姑娘帮忙。”

    “好啊。”李驷坦然地应下了这个赌约,他从来都是好打赌的,因为他赢多输少。

    等到术虎女吃着自己做的点心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院子两旁的草木是已经遭了殃。四射的劲气将它们吹得东倒西歪,有些不小心被打到的,连泥土都翻了出来。

    默默地摇了摇头,没去管那佛堂前那两个快要打起来的人,术虎女坐在了院子的另一边,自顾自地吃起了糕点。

    又是安静祥和的一天······

    如果能够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术虎女突然这样想到。不过仔细想想,这种平静中带着一些热闹的生活,也挺不错的不是吗。

    “砰!”

    这时,一道劲气突然在院子里炸开,风吹得雨水四溅,淋了术虎女一身。

    “老和尚,你刚才那下已经犯规了吧!”

    “是吗,我们什么时候定过规矩了?”

    “好,你等着!”

    “砰砰砰砰!”

    一时间,院子里风声大作,炸响不绝,半空中的雨点被撞碎了一片又一片。

    术虎女擦了一把自己的脸,砸巴了一下嘴巴。风雨里,她默默地将目光看向了手里的糕点,

    嗯,下次或许还可以再加点糖,总感觉有些不够甜的样子。

    ······

    明州城里,千家楼。

    李驷已经三个月没回来了,众人都有些疑惑,但是考虑到他在信中那轻松的语气,所以还没有人担忧。

    直到奇怪老人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找到张素素了解了一下情况。

    在得知李驷的家中有事暂时不会回来之后,奇怪老人就沉着脸离开了。李驷所谓的家在哪,他当然是知道的。但是那里能有什么事呢,奇怪老人不清楚,不过似乎,他也隐隐有所明悟。

    于是他给李驷写了一封信。

    十几天后,李驷回了信,信中简单地说明了老和尚的事情,李驷没有隐瞒,因为这是老和尚让他说的。

    七月末的一个夜里,明州城的一队守城官兵不知为何突然集体晕倒了。

    等到第二天他们醒来的时候,却一同说自己见了鬼。

    什么样的鬼呢,他们说那是一队抬着轿子的送亲队伍,约莫有上百人。可怕的地方在于,他们在夜里送亲,而且队伍里的人都没有脸。

    万幸的是,这个队伍好像已经出城去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见过什么送亲的鬼怪,只是东街的人偶铺里,少了一个老板。

    奇怪老人离开了明州城,但是他也没有去金山寺,而是去了天门山。

    他要去做什么呢,他要去那里,等一个了断。

    ······

    年九月,重阳节之后的第一个夜晚。

    李驷和术虎女都睡下了,老和尚一个人坐在佛堂上念着佛经。这本是去除杂念的经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夜的老和尚却是越念越烦心。

    渐渐地,无数的杂念充斥在他的脑海里。直到最后,就像是一根紧绷着的线终于撑不住了一样,他最后的一丝佛念也断成了两半。

    翻涌的内气在一瞬间包裹住了他的周身,那干瘦的身躯上,缕缕的血色纠缠着,若隐若现。

    僧袍翻卷,呼吸之间,老和尚的身体里血肉就像是重新生长了起来一样,撑起了他那干瘪的皮肤。

    跪坐在佛堂上的身影仿佛是在一瞬间重获了新生似的,皮肤下的血肉蠕动着,枯骨一般的身子再一次变得强壮有力,磐石一般的肌肉逐渐隆起,将那个人影整整撑大了三分。

    宽大的僧袍下,泛红的皮肤上溢散着滚烫的内气,直到“老和尚”重新睁开了眼睛,但那眼里却再也没有半点清明。

    “差点就真的让你成功了,和尚,想让我和你一起死,哪有这么容易······”

    扯着嘴巴干笑了一下,“老和尚”站起了身来,左右看了看,见四下无人,最终消失在了堂间。

    偏院里,熟睡的李驷突然感觉到了一股磅礴的内气冲天而起。

    他惊醒了过来,并在第一时间提起了朽木剑,赶到了老和尚所在的佛堂上,但此时的佛堂已然空无一人。

    几息之后,术虎女也提着剑赶到了廊间。看到了空空的佛堂和正站在堂前的李驷,她张了张嘴巴,终是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李驷侧目看了她一眼,半响,提着剑独自走向了寺外。

    “你就待在这里不要跟来,我去杀了他。”

    留下了这样的一句话,李驷的身影就消失在了金山寺的门前。

    翌日,闽江。

    巳水帮的衡连成站在一艘长船之上,抱着手中的长刀看着往来的商船。

    如今的巳水帮依附着朝廷,是已然愈加壮大了。但是衡连成也在这十几年的摸爬滚打中明白了一件事,匪总是匪,是成不了官。他摆正了自己的位子,活得更加轻松了一些,却也失了志向。不得不说,这人世总是这样,为了得到一些东西,就得丢下一些东西。

    闽江向海,波涛汹涌,衡连成看着眼前的江水连天,一时间是不知道在想着一些什么。

    但是这时,他身边的一个人却是突然指着侧面的一片江岸说道。

    “帮,帮主,你看那是什么······”

    衡连成下意识地侧目看了过去,然后,他就同样木然地愣在了那里。

    是啊,那是什么?

    那是一个巨大的佛陀虚影,连结在江畔的一个和尚身上,踏着江面横渡走来。

    那个虚影要比两艘并在一起的长船还要大,其中混杂着让衡连成触目惊心的浩瀚内气,所过之处江水排开,船只倾倒,木橹破碎。

    而浪潮汹涌的江面上,佛陀下的那个和尚却好像是走在平整的坦途上一般,脸上一分笑意,手中捏着一个法印,踏着江水慢步行走在大浪之间,走过了无数翻倒破碎的船只。

    他身影比之佛陀是如此的渺小,但是佛陀却是随他而动。

    衡连成呆住了,他保证,他这一生从未看见过这般的情景。

    简直就像是见到了真正的佛陀一般,只不过这个佛陀,此时正满目狰狞。( 贼人休走 http://www.xiashu7.com/4_487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