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修真小说 > 贼人休走 > 第两百四十二章:打坏了别人的东西就要快点走
    原本尚算风平浪静的闽江,几乎在一瞬间变得山呼海啸了起来。

    对于普通来说,那是天生异相,佛陀现世,巨大的金身佛影盘坐在天空与江面之间,撑得天中云层破开,压得江面江水倾翻。

    被强风吹得东倒西歪的船只慌张地想要离开,但是还是有数艘来不及走的,直接被佛陀撞断,变成了一片片碎木漂浮在江上。落入了水中的人或是呆涩,或是惊慌失措,或是浑身颤栗。总之,没有人能解释眼前的一幕到底是什么。

    而对于武人们来说,他们则更是心惊胆战,一身武艺根本没能让他们的心中更有底气。因为那个佛陀之上所纠缠的内气实在是太过庞大浩瀚,浩瀚到几乎整条江上都遍布着乱流一般的内气。而且这些内气都是那样的雄厚,哪怕只是溢散出来的一点,都足以让他们双腿发颤。

    他们从来没有感受到过如此磅礴的内气,以至于他们看着那个金身佛陀的时候,只感觉有一座山峰压在他们的身上,让他们动弹不能。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巳水帮的帮主衡连成,哪怕他已然是一个成名高手,但是在这佛陀之前,他还是难以升起半点反抗的心思。甚至于,他比寻常武人的感受可能还要更深一些。

    因为他的修为使得他能够看清那佛陀的模样,也能够更清晰的感受那个佛陀身上的气息。那不是什么普度众生的慈悲,而是如同血浪滔天一般的杀气。

    佛陀的怒目圆睁,将其构筑而成内气带着淡淡的金光,但这金光之中却又仿佛还带着一丝浅浅的血色。

    其下的和尚看起来明明走得不快,可呼吸之间却已然踏过了江畔的浪潮,走到了江水的中心。

    “麻烦让一下,莫拦了老衲的去路。”

    看着不远处尚停在自己面前的长船,老和尚笑了一下,轻轻地挥出了一只手。

    下一刻,佛陀的手掌就已经抬起,重重地砸向了衡连成所在的长船。

    衡连成想要提醒左右快些躲开,但是看着那威势滔天的手掌落下,他却说不出一句话来,浑身僵硬,甚至连动一下都做不到。

    衡连成以为自己就要死了,然而这时,江水却是突然断了开来。

    不是从左岸到右岸的断开,而是从中断开,就像是有什么东西以一个难以说明速度掠过,以至于扯开了江水一般。

    等衡连成反应过来的时候,佛陀的手掌已然略过了长船,打在了自己的身侧。

    “当!”应当一声巨大的金铁交加之声响起,使得江水两岸的人感觉自己的耳朵都在颤抖。

    天地之间仿佛一下子失去了声音,只剩下了那一个佛陀,和一个冲在了佛陀之上的身影。

    在还未重新并拢的江水之中,在溅起的水天一色里,离得近的一些的人看清了那个人的模样。

    那是一个身穿青色长袍的江湖人,手里拿着一把青黑色的铁剑,面色看不太清楚,但似乎是冷清无比,带着犹如死人一般空洞死寂的目光。

    而另一边,衡连成却看清了这人的模样,他认识这人,因为曾经他与这个人交过手。只不过眼前这人的模样,与他记忆的模样实在相差了太多,使得他一时间甚至都不敢确认。

    那是,李驷?

    “轰!”该是在片刻的停顿之后,一股像是飓风一般的劲气以佛陀为中心向外席卷了开来,刹那间大浪叠起,风声鼓作。原本落入了江水的人,甚至是衡连成的长船都被浪涛拍打到两岸。

    江水中,转息间就只剩下了李驷和老和尚。

    “驷儿,你来做什么?”隔着金身佛陀的虚影,老和尚笑眯着眼睛,看着李驷缓缓地问道。

    “来分个生死。”李驷平淡地答了一句,朽木剑上,一缕黯淡的光华隐没,破开了金身佛陀的些许内气,就像是在这个由内气构筑而成佛陀之上留下了一道口子一样,刺入了佛陀的手掌之中。

    下一刻,佛陀嘶吼了一声,手掌拍下,而李驷的身影则是已经消失在了江上。

    老和尚的眼睛迷得更深了一些,因为李驷的轻功是比那日与他交手时更快了一分。

    先前留手了吗。

    默默地想着,老和尚转身又挡下了李驷袭来的一剑,显然,两人之间的交手是已经开始了。

    对于江畔的人来说,他们很难想象此时江水中的景象居然是两个江湖人的交手所造成的。

    但是也由不得他们不信,因为一切都已经在他们的眼前发生了。

    佛陀嘶吼着,盘坐在江面上打出了一掌又一掌,那堪称骇人的内气将江水排开、溅起、打散在长空之下。而那个提着一柄长剑的人影,则是闪烁奔走在江面上,浪涛间,像是化作了人影重重,环绕在佛陀的身边,在佛陀的身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口子,一寸又一寸地逼近着那个金身佛陀中的和尚身影。

    站在江上的老和尚看着对自己步步紧逼的李驷,微微地叹了口气,随后捏着法印不紧不慢地说道。

    “可惜,和尚我现在还不想和你纠缠。”

    说着,金身佛陀的动作突然顿住了,李驷也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微微失神了一下。

    然后下一个瞬间,金身佛陀的身躯猛然炸散了开来,化作了一股庞大的气流,夹杂着无数的内气撞在了李驷的身上。

    江水再一次破开了,李驷闷哼了一声,被这股气流裹挟着,吹向了岸边,撞断了一艘长船,摔进了岸上的人群里。

    与此同时,握在他手中的朽木剑也脱手而出,在内气操控下射向了老和尚。可惜这一剑最后还是被老和尚躲了开来,只在老和尚的脸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血痕,便落入了江水里。

    老和尚回头看了李驷一眼,随后一步踏出,消失在了江中。

    等到李驷起身推开人群的时候,已然再也找不到他的身影了。

    沉着脸色重新走回了江上,李驷抬手一抓,在众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中,原本已经沉入了水底的朽木剑再一次飞了出来,回到了他的手中。

    随手将朽木剑收回了剑鞘,李驷四下看了看,看着两岸的人群里那依旧惊骇的目光,他沉默了一下,便准备转身离开。

    但是这时,站在岸边船上的衡连成却是突然出声叫道。

    “李前辈,你这到底是要去······”

    李驷侧目看了他一眼,紧闭着的嘴巴终于张了开来,淡淡地答道。

    “斩妖除魔。”

    说罢,他也不管衡连成到底有没有听清,就也消失在了江面上。

    只留下了一江浑浊的潮水,和还在漂浮着的浮橹断木。

    ······

    年九月,江湖,来了一个和尚,向西行……( 贼人休走 http://www.xiashu7.com/4_487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