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修真小说 > 贼人休走 > 第两百四十六章:和尚与贼
    当那浩荡的剑气散去,目光可及的土木堆积倒翻,如是叫洪流卷过,被推成了一个拦断了几里的土坡,倒插着的树木,向后平移了数百丈。

    天中的云层被分成了两半,一半在李驷的身后,一半向着天际,尚在滚滚排开。

    武当山的山脚几乎被夷为了平地,留下的,只有那孤零零的山门。

    废墟之中,李驷默默地收起了朽木剑,拔出了脖颈间的银针,随手丢在了地上。

    血色如同潮水一般从他的皮肤上退去,攀附在其脸上的青筋也逐渐消退。

    被取走了百年的寿命,李驷的模样却并没有太多的改变,只是那眉宇之间恍若多了些许沧桑与萧索,鬓发里也多了几缕银丝。

    他没有去看武当山的众人,只是无声地走向了远处那个被剑气推出的巨大土坡。

    土坡前,老和尚被掩埋在那里,只露出了半个身子,从他腰上那几近将他拦腰斩断了的伤口来看,他当是已经没有什么生机了。

    但是眼下,他却还是在笑着,看着走到了他面前的李驷,艰难地出声说道。

    “嗬,我就说,你性子冷,总能做得到······”

    半随着从嘴里流出的鲜血,他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但也勉强能让人听得明白。

    李驷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盘坐了下来,抱着怀里的朽木剑,抬头看向了那天中破开的天光,眼里却没有半点神采。

    他这一剑荡开了风雨,连着下了四天的雨,也终是停了。

    只是可惜,雨停了,李驷眼中的天色,却没与亮起来。

    “和尚,你好狠啊······”

    “嗬嗬。”老和尚含着血,又笑了两声。

    “不狠,又怎么叫做江湖呢?”

    两人没再说话,李驷坐在那,直视着天顶。

    和尚躺着,感受着身体里的气力缓缓流逝。

    他该是快要死了,在将要没有力气开口说话之前,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最后对着李驷说道。

    “对了李施主,你曾经不是问过我,要如何才能活得轻松一些吗?和尚我,有答案了。”

    听到了这一句话,李驷的目光终于动了一下,他看向了老和尚,开口问道。

    “是什么?”

    老和尚笑着,无力地眺望着远山如黛。

    “不是游戏人间,而是,问心无愧······”

    无愧于世间,无愧于本心,方能不染尘埃,不沾片叶,罢手离去。

    李驷呆呆地看着老和尚,良久,他扯着嘴巴笑了一下,好似一棵朽木,落下了最后的一片枯叶。

    “你现在才对我说这些有什么用,我都已经活成这样了。”

    老和尚不再笑了,他沉下了自己的嘴角,眼里带着难以抹平的遗憾,浅浅地张合着嘴唇。

    “如果再有一次,我不会去天门山,不会杀那个人,也不会带你出来,对不起,驷儿······”

    阳光铺洒在地上,冬日向暖。

    和尚没了声音,贼人死了凡心。

    ······

    圆寂死了,怎么死的,被李驷杀死的。

    当江湖人听到了这个消息的时候,都有些不信。因为谁都知道,那和尚的武功已经旷绝了古今。但是让他们更不能相信的事情还在后面,据武当山的人讲,李驷杀圆寂,只用了一剑。

    几乎没有人能想象那是怎么样的一剑,只是传闻那一剑贯彻了江河,推平了山岳,惊扰了飞仙,叫得天地色变,风云摇动。见到了这一剑的武当弟子极尽了自己的口舌之能,也难以说出其中的一分模样。在说书人的嘴中,这一剑更是已非人间之能,比肩仙家所为。

    一时间,江湖里风言风语无数,武人们求那一个登峰造极,剑客们更是贪那一分前路极尽。但谁都没有注意到,人们口中的那个剑仙,却早已经消失在了人前。

    ······

    年十二月,李驷回到了明州城。

    最近的明州城闹起了匪患,从东洋而来的倭寇接连抢劫了数个村子,甚至最近有了进城的打算。

    明州城里的官兵不多,没法与这一队数量庞大的倭寇抗衡。在左良平的联络下,一封求援的书信已经被送进了京城,但是想要援兵赶来,还要等上一段时间。

    可倭寇是不会等人的。

    这日的清晨,当守城的士兵在鼓声中惊醒的时候,城外是已经围来了密密麻麻的寇匪。

    一场突如其来的攻守之战就这么开始了,但因为数量上的差距,守城的官兵并没有支撑太久,就开始出现了败退的迹象。

    从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对于这样一座偏远的小城,朝廷确实是有些疏于防卫了。

    眼见着城门破开,城池就要被攻破,一个守城的士兵就要被倭寇一刀斩死的时候。

    一柄几近相同的倭刀突然出现,挡下了倭寇的刀刃。

    守城士兵惊慌地坐在地上,抬头看向了那个救下了自己的人。

    那是一个七尺大汉,头戴着一顶草帽,身后背着一个箩筐。

    在四乱的城门前,他显得是那样的平静,嘴里叼着一根竹签,神色中无多波澜。

    汉子单手举着刀,看了一眼瘫坐在地上的士兵,随后恭敬地低了一下头说道。

    “义公,卑人和田守,前来还恩。”

    哪个恩,士兵不知道,但是汉子却记得很清楚,那个他当时初到明州城时,一两银子的恩。

    “你!”倭寇惊讶地看着面前的和田守,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用着和自己一样的刀。

    “你们,还真是武士中的败类。”和田守侧过了自己的眼睛,冷漠地看了一眼身前同样紧握着刀的倭寇。

    他身为早年和本国的武士,自然认得这些倭寇用的刀法,知道他们根本就不是什么山贼,而是贵族的门人。

    “用自己的性命好好赎过吧。”和田守的话音落下,一抹刀光就已经起末而过。

    倭寇捂着自己的喉咙跪倒在了地上,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胸前被染红了衣衫,讲不出一句话来。

    而和田守则是已经从他的身边走了过去,解开了背后箩筐上的一条麻绳,抽出了腰间的另一把刀,步向了城门外的人群。

    和田守背上的,箩筐打了开来,一个同样举着两把刀的人偶从那里面爬了出来,紧贴着他的后背站着,嘴巴咧开,带着咯咯的怪笑声。

    “刺——!”

    一息之间,又是四道刀光闪过,四条血线拖出,四个倭寇摔倒在了地上。

    和田守背着握着双刀的人偶,四手横开,恍若魔怪,面向着城外的倭寇大喝道。

    “武人和田守在此,谁敢来犯!”

    城墙上,正在与倭寇厮杀的左良平低下了头来,与城下的和田守对视了一眼。

    两人同时点了点头,随后,就又陷入了下一场的厮杀里。

    另一边的城中,柳妈妈和半截站在一座房上,默默地看着城外的情景。

    他们虽然不想出手,但是若是情况脱离了控制,他们也会出手相助。这只不过在那之后,他们估计也就要离开这里了。不得不承认,相比于李驷,他们着实更像江湖中人。没有那么多的善心,心里所想的也多是自己的思虑。

    城外的厮杀持续了很久,一直到日近黄昏。

    和田守的双刀已经染做了血红,而他的身后,那个人偶也已经沾满了血污。伫着双刀站在原地喘息着,和田守拖着带着数道伤口的身子,再一次砍到了一个迎面而来的倭寇。

    他是已经没有力气了,远处的城上厮杀还在继续,左良平和城卫军长组织着士兵做着艰难的防御。

    到此为止了吗?

    看着逐渐围来的倭寇,和田守的视线渐渐模糊。

    可恶啊,如果先生在这里的话。

    他无力地这样想到,同时也是这时,城外的倭寇之后,走来了一个人。( 贼人休走 http://www.xiashu7.com/4_487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