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穿越小说 > 大良医 > 第六百七十四章:他来了
    见到周易安问话,那个大胡子转身,脸上带着热情地笑容,赶紧规规矩矩躬身施礼,非常标准的一个大梁礼仪。

    “您好,我们找周恒,就是回春堂的老板。”

    周易安恍悟,瞬间知道他是谁了,毕竟薛老大跟他绘声绘色讲过好几次,稍微回忆了一下名字赶紧说道。

    “你是米歇尔?”

    米歇尔笑得更加开心,似乎想要上前抱住周易安,不过还是忍耐住了。

    “正是在下,周先生在吗?如若世子在也行啊!”

    周易安摇摇头,歉意地笑了笑。

    “我师叔周恒和世子,带着人去了通州,短时间内不会回京城,回春堂这里,就是他的徒弟在打理。”

    米歇尔愣住了,看看身后的众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周易安想了想,张怀远他们还在顺天府等着回信,正好也要回通州,随即接着说道:

    “要不然,你们跟我去顺天府,正好有几个人要去通州,他们也知道师叔新开的回春堂分号在哪,直接可以送你们过去。”

    米歇尔感动地单手扶胸,“哦,真的是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正好我们带来的马车没有进城,那我们先跟着你走吧。”

    周易安没反应过来,这个带来的马车没进城是个什么意思,不过既然同意,那就带着米歇尔他们直接来到顺天府,刚要进门就看到张怀远和张生从里面出来。

    “怎么样,都安排好了嘛?”

    张怀远赶紧施礼,“都已经安置好了,厂卫之后会派人过去,让我们先行一步,张大人说,折子之后呈给陛下。”

    周易安不明白这里有什么事儿,不过张大人既然答应,自然是可信的,随即侧身指着米歇尔说道:

    “这位是米歇尔,我想你们也听说过,就是给师叔带来金土豆和玉米的那位异邦人,他们说要找师叔,似乎还有很多东西在城外,要不让他们跟你走吧?”

    张怀远顿时脸上带着笑容,一扫之前的阴霾,这人绝对是个贵人。

    “好的,周司直放心,我定然亲自送米歇尔去见伯爷。”

    双方告辞,米歇尔高高兴兴跟着张怀远他们出了城。

    张怀远他们是骑马来的,本想帮着米歇尔他们雇车,可是米歇尔没同意,说是城外有马车。

    一出来,张怀远怔住了,官道边儿上,为了不影响交通,停在路边足有几十辆马车,上面都包裹了油布,也不知道是什么,还有几辆豪华的新式马车。

    收起震惊的心情,叫着米歇尔他们,众人直接赶往通州。

    临近午时,车队浩浩荡荡进了城,张怀远让张生先回府衙禀报,自己则带着米歇尔直接赶往回春堂通州分号。

    来到门前,正好见到薛老大,这通州分号在城东,后面有很大一块空地,看着都堵住街道的车队,薛老大赶紧让车队全都运送到后院的空地。

    张怀远带着米歇尔直接进入回春堂,周恒听了屈子平的通禀,赶紧起身,还未下到一楼,就看到米歇尔上来。

    米歇尔激动的不行,直接冲上前抱住周恒,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拱手礼仪了,用力拍拍周恒的背,米歇尔眼里噙着泪,后面那些异邦人全都很感动。

    “亲爱的周先生,我回来了,米歇尔没有食言,我带着我的朋友们,还有很多好东西,来找你!”

    周恒笑得开心,这小子还真是一个福星,别说因为他带来的这两样种子,现在算是真正翻身了,不过这才大半年的时间,他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米歇尔皮肤虽然黑了不少,但看起来非常壮实,不似之前走的时候满脸菜色,周恒一脸的疑惑。

    “你这才走了大半年的时间,如若回西班牙,没有这么快啊?”

    米歇尔笑了,“我当然没有回国,只是在暹罗停靠,找到了我的朋友,将您送给我的那些药物,全都出售了,换了很多金币,然后我又找了朋友,换了一艘船,准备了很多好东西过来找你。”

    周恒听完不断点头,瞬间一切都解释通了,怪不得看着米歇尔春风得意的样子,显然那些药不知道被他炒作到什么价格,这是狠狠赚了一笔。

    正说着,薛老大听到消息也上了楼,米歇尔赶紧上前,要抱住薛老大。

    薛老大被吓了一跳,动作飞快,一闪身躲到周恒身后,这样的热情让他一时间难以接受,下意识朝着人群中寻找春桃的身影。

    周恒白了薛老大一眼,这样子真丢人,怕媳妇没底线。

    “赶紧,让人上茶,我们去办公室聊聊,对了你这次带来什么好东西了?”

    几人进入办公室,米歇尔一脸神秘,凑到周恒近前。

    “这次我带来好多东西,各种蔬菜粮食的种子,对还有水果的,不知道你见没见过,我们带过来一种绿色的瓜,它的果肉是红色的,用冷水冰一下吃,炎炎夏日里非常爽口。”

    周恒点点头,“嗯,吃过不过大梁确实没有,这个种子你带来了?”

    米歇尔身侧的几个人,脸上都露出惊讶的神色,显然周恒的博学让他们非常意外,米歇尔扬扬下巴,指着周恒说道:

    “周先生是大梁医术最好的人,我拿出去卖的那些药物,都是他制作的。”

    这句话让众人震惊了,之前听说和亲眼见过还是不一样,的一个金色波浪发的男子站起身,耸耸肩说道:

    “刚刚上来,我看了一眼,下面已经有人在看病,难道这就是米歇尔说的医馆?”

    周恒微微颔首,张怀远已经说了他们是从京城回春堂过来的。

    “我们这个医馆叫回春堂,现在开了很多家分号,山西的大同、山东的清平、福建的福州,加上这个通州分号,还有北山的分号,总共有五家分号一家总号。

    并且,现在大梁国军队里面用的药物,都是我们提供的,各地的大夫也都在我的北山医学院进行学习,药物的使用,还有系统的医学知识,都会认真培训。”

    周恒不疾不徐地介绍着,当一个人用自己熟悉的语言,讲解这些新奇的东西,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

    米歇尔认真地看向周恒,“周先生,这次来我不单单是想要跟您做生意,购买药材,我希望能留下一些人,在大梁学习语言,还有医术,等我下次来的时候,再换一批人,不知道你这里是否方便?”

    周恒笑了,“这有什么不方便,来了就送去北山,先学语言,然后熟悉环境后,跟随医学院的人进行学习,这样用药还有诊断更加容易,医学是非常严谨的一门学科,想要应用,不单单是靠你贩卖药材。”

    米歇尔不断点头,他非常认同周恒的话,指着房间内的十几个人说道:

    “在天津港口,能雇佣到的马车数量很少,所以我们留下了大多数人,稍后就会让马车去接他们过来,要不我们先看看那些种子?我都带过来一些,当然大宗的货物全都停放在天津港。”

    周恒来了兴致,朝着米歇尔摆摆手。

    “拿上来瞧瞧。”

    米歇尔朝着身旁的几个人点点头,他们赶紧快步下楼,不一会儿搬上来几个箱子,打开一看,里面都用小袋子装着各种东西。

    周恒一看,顿时来了精神,西瓜、甜瓜、葡萄籽、葵花籽,打开一个最大的袋子,周恒一怔,里面竟然是番薯。

    “上次我就问过你,是否见过这个东西,你说船上没了吃的,所以都吃了,不错这个确实不错。”

    见周恒如此满意,米歇尔也笑了起来。

    “我们带来的东西还有很多,当然还给您带来了一份特殊的礼物,不过我们要下楼去看,她们都在车上。”

    周恒摆摆手,“不急,既然来了,走吧我带你们去看看这里施工的工地,我们要修路,你们从天津港驾车过来,花费了不少时间吧?”

    米歇尔点点头,“我们雇车走了一天半,路途比较远,我们车队人太多,稍微遇到人,就需要停下避让,关键是道路太窄了。”

    周恒点点头,“我们要修一条路,将天津港和通州,通州和京城,全部连通上,等新路修好,别说是两辆这样的新式马车在路上交汇,就是四辆马车并排,都完全不成问题。”

    米歇尔瞪大眼睛,“这需要不少银两吧?”

    周恒笑了,“走看看去!”

    薛老大第一个站起身,将门打开,众人一起下楼,没走正门,直接向后院走去,这后面就是米歇尔带来的车队,有货车还有马车,上面挡得严实看不到里面都是什么。

    米歇尔神秘兮兮地凑到周恒近前,见没什么人,赶紧说道:

    “我说的神秘礼物就在车上,要不我们看一眼?”

    周恒眨眨眼,多少有些疑惑,这人到底是想做什么?

    难道,带了什么见不得的东西?

    这个想法让他脚步一顿,米歇尔见状,扯着周恒来到一个最大的马车前,车夫早已被支开,不过有他们的人看守着,见米歇尔示意,一把掀开车厢的帘子。

    车厢内做了好多女人,穿着筒裙身上裹着一块巨大的绸布,只有眼睛露在外面,见有人掀开帘子,一个个显得惊慌失措,随着这样一动,叮叮咚咚的金属碰撞声响了起来。

    周恒一怔,随即瞪大眼睛,这些人外貌与大梁人非常相似,不过皮肤是浅棕色的,一个大胆的想法,瞬间在脑海中炸开。

    薛老大站在后面,一看这个,立马冲上来,将车厢帘子放下。

    “米歇尔,我们公子已经有婚约了。”

    周恒拍拍薛老大,让自己冷静下来,朝着米歇尔一笑。

    “我知道米歇尔的心意,好了我们先去看施工现场,其他的回来再说,另外现在虽然入秋了,还是极为炎热,让屈子平带着这些人去回春堂里面,找个房间休息一下。”

    米歇尔当然没意见,屈子平上前,周恒不忘嘱咐道:

    “这里是大梁,风俗习惯还是多有不同,让她们将头脸都遮挡一下,免得引人围观。”

    随即带人去了工地,虽然才八天,可道路已经修建得有模有样,尤其这样多的人一起劳作,场景看起来还是非常壮观。

    米歇尔愣了愣,指着路边一些盖房子的人员说道:

    “修路还要修建房屋?”

    周恒点点头,朝着身侧的朱三福摆摆手,一副硕大的卷轴被展开。

    “我们可不单单是修路,这路还有两边沿途的土地,我都买了下来,修路的同时,沿途都将建设商铺或者是作坊,这样会吸引各地的商人过来。

    这个码头,是我们大梁的运河码头,南方运来的茶叶、丝绸、瓷器,都会通过这里运往北方各个州府,当然北方的粮食、矿石、药材等等,也通过这里运往南方。

    当这条路连通到通州城的时候,正好与天津港过来的道路连通,想要走海路也可以,海路直接连通京城也更加便利,比如之前你从港口到京城,需要两的时间,修好路后四五个时辰就可以抵达。

    至于这些商铺,还有那些作坊,在道路连通的时候,也会聚集更多的南北客商,如此一来,在通州将形成一个交易中心,想买什么,甚至不用去本地,就完全可以完成。”

    米歇尔被周恒说的有些热血沸腾,如此整体的设计,真的是太美好了,港口码头州府京城,能想到的全都合理融汇,即便是将这个理念搬到任何一个城市,也都有套用的价值。

    米歇尔看向后面的人,见他们已经凑近那些房屋开始研究起来,还未等他说什么,其中一个卷毛胡子的家伙早已笑嘻嘻地凑过来。

    “周先生,这个房子是对外卖的吗?”

    周恒点点头,“当然,这里建成后,自然是要对外卖的,不过......”

    周恒笑着停住了,卷毛胡子有些着急,凑得更近。

    “价格不是问题,想卖多少钱,我能知道吗?另外,像我们这样的异邦人,是否可以买?”

    周恒叹息一声摇摇头,满脸的遗憾,不远处站在伞下的朱筠墨跟着摇摇头,朝着旁边的霄伯说了一句。

    “瞧瞧,周恒这是又开始骗人了,可怜的人出门在外,赚的银子还没拿到手,这就想着花出去,这可怎么办好,霄伯你说我是不是该拦着点儿?”

    霄伯笑了笑,弯腰凑近朱筠墨的耳边。

    “这个生意老奴不懂,不过京城厂卫的人可是已经来了,虽然派出的不多,刚刚我们出来的时候,周边各处都安插了,瞧这意思,应该是保护的。

    不过咱们的人也传回来消息,据说皇帝病了,今儿都没有早朝。”( 大良医 http://www.xiashu7.com/4_4879/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