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玄幻小说 > 不可思议的山海 > 第二百六十四章 祭祀之夜(神火)
    羡就诞生在那片原野,从很久以前的一只小羊成为神灵,所以他到死,也没有离开,对于在羜之野居住的赤方氏,他给予最大的庇护,直至神火熄灭。

    而在那片原野,似乎每过很久,羜之野就会出现一只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小羊,似乎是凭空诞生的一样....

    不过虽然有小肥羊,但是并没有灰太狼,羜之野也并不是青青草原.....

    火光在熊熊燃烧,十六个巨大的黑影越过了岭南的边缘,向着赤方氏这里游荡来了。

    而随着祭祀的祈祷与送别,羊图腾的绘画,在诸多族人的祭祀声中,开始变得虚幻,那些火焰开始泛起,羔子吓得连连惨叫,但是那些火焰是凭空出现在图腾绘画上的。

    “羡,这个神果然还残存着一点力量。”

    赤松子对巫盼道:“老族长还能用图腾的力气,这说明虽然图腾碎裂,但是神灵依旧还有一息尚存,但是这一息已经在灭亡边缘,不能挽救,只是相当于一种不甘心吧....”

    “如今看到赤方氏活了下来,于是这一点不甘心也就消失了,寄托于那幅画中,在火焰中化为灰烬。”

    巫盼有些感慨:“这是一位善神啊,他是在担心赤方氏,如果迁移的话,背井离乡,还能安全的活下去吗,但他已经不能够给予赤方氏庇护.....”

    “神灵消失之后,会去哪里呢?”

    巫盼忽然问赤松子:“你身为炼气士,除了星空之外,还有没有更好的答案呢?”

    “有。”

    赤松子道:“神消亡之后,散为无形归于天地之间,化为六气长存,亘古不朽。”

    巫盼笑着摇了摇头:“这还真是一点幻想的剩余都没有啊,太残酷了点。”

    赤松子平静道:“天不欺物,示之以影,昼夜阴阳,雷电雨雪,虹霓效晕,日月薄蚀,彗宇飞流,天之信也。”

    “地不欺物,示之响应及生万物,江河流注及至枯涸,山崩地动,恶风怪木,飞沙走石,水涝虫蝗,饥荒天旱,瘴疠灾疫,地之信也。”

    “神灵也是万物之一,寿命终时,总归来处,尘归尘,土归土!”

    相比于巫师们的故事,身为炼气士的赤松子,显然俱有极大的且严肃的“科学主义精神”,毕竟浪漫不能当气修炼,真相往往都是残酷的,大家都是千八百岁的老头了,还整什么童话故事。

    时间来到了夜半!

    古老的天神消弭,似乎带着最后的放心与安宁,老族长此时已经泪水横流,他是这位神灵看顾长大的,如今神灵的最后一丝担忧也散去,老族长抬起头来,似乎能够见到了。

    仿佛在冥冥之中,老神留给他一个离去的背影,那个背影越走越远,而在老神的对面,似乎有一个浑身发着火光的神灵,在向这里走来。

    神?

    老族长试图看清楚那个“新神”,但那个新神的模样无比虚幻与不真实,老族长记得,乔松所说,新的图腾是没有神灵的,太阳的伟力存在于巫的身上,巫就是新的图腾。

    这个“神灵”代表的是图腾本身的概念吗?

    还是神的位置?

    新神与旧神相顾无言,旧神散去,而新神也在即将抵达赤方氏的时候,化为一片宏伟光芒消失!

    族长的眼中,太阳的图腾纹完整出现,羊图腾,则是彻底消失!

    轰!

    威神战士的气息完整爆发出来,过去的暗伤也都在被治愈,熊熊燃烧的光,在此时此刻,出现于每一个族人的身上!

    “神,将远行!”

    妘载高呼起来,而就在这一瞬间,伴随着巫的呼喊,火种与树种在祭祀的台上,熊熊燃烧起来!

    在送别老神之后,妘载立刻换下鹿皮兽衣,转而穿上玄黄衣裳,于是再重新站立于高台上,妘载开始进行祝,而这一次的祝,很快就得到了回应!

    准备跳舞的战士们已经披上了各自狩猎来的皮毛,他们准备着,当祝结束的一刻,当新的图腾绽放光芒的时候,当那祭祀的火焰高高冲上天穹时,就是他们站出来,跳舞的时刻!

    那是祭祀礼进行到最盛大的时候!

    至于新的歌谣,因为火种复苏的过于突然,所以来不及细细琢磨,故而只能用《昌岁》这首迁移来的新歌,作为合唱的歌谣。

    妘载能够在精神中见证到太阳,而这时候,太阳的光芒将那荒芜的世界充斥完全,浩瀚的风也缓和下来,于是妘载的身边,出现了神化的现象。

    当古老的血脉在此时沸腾!

    族人们身上的太阳图腾,所绽放出的光芒,达到了最旺盛的时候!

    轰隆!

    同一刹那,巨大的震荡声使得妘载惊醒,祝被打断,族人们都十分震惊,一时之间天摇地动,而赤松子他们也看向震荡传来的方向!

    那是祖地!

    大羿刚刚到达这里,祖地便发出了骇然的变故,但精卫鸟们却高飞上天空,围绕着祭祀的火焰,围绕着妘载,高声鸣叫起来,唱诵自己的名字!

    “巫!那,那是....”

    妘载突然发现,自己身上出现了第三次觉醒时一样的状况,熊熊燃烧,释放着最灼热与璀璨的光明。

    但这并不是第四次觉醒,不过可以清晰感觉已经摸到了边缘,血液沸腾,气息的流转从未曾如此清晰,来的无比突兀,却正是祭祀给予的力量。

    炽烈的光明站在火石的前面,妘载眺望祖地,而就在这个时候,族人们身上的太阳图腾,在手臂上,在后背上,在前胸,不断弥漫出灼热的气,那些气汇聚起来.....

    铺出了一条通向祖地的道路,而并没有等待多久,那大块的青石中,走来了一个熊熊燃烧的幻影,灼热的先贤踩踏火焰的洪流,太阳的力量弥漫在新的时代!

    精卫飞舞在高天中,赤松子的脸色,当看到那个虚影的时候,瞬间就苍白下来!

    “帝...帝榆罔!”

    炎帝的棺材板压不住了!

    大青石中,炎帝遗留的最后火气,犹如神明般出现在这里,这与羊头神的最后意志是一样的,炎帝就是太阳神,帝榆罔是最后一位太阳神。

    “旧时代的太阳早已落下了,新时代的太阳,才刚刚升起。”

    巫盼此时有些激动,这位老人很少看到让他能够激动的事情了,这比起欢喜的感情,还要珍贵的多。

    历史交错的虚幻感,正真实的发生在他的眼前!

    妘载也愣愣的看着炎帝过来,但炎帝的虚影,在注视了每一个他并不认识的族人之后,在妘婧面前停留了两个呼吸,在咕子面前停留了一下脚步,炎帝环视周围,赤方氏的人们感觉到来自先祖血脉的尊崇,不过炎帝还是看到了试图隐藏起来的赤松子。

    炎帝的幻影盯着尤侯的图腾柱,赤松子就在图腾柱后,炎帝看了一会,大约是五个呼吸。

    随后,在众多族人的颤抖与注视中,开始走向祭祀的高台。

    而赤松子则是冷汗直冒。

    当帝榆罔走到祭祀高台上的时候,站在妘载的前面,随后,点燃了妘载的神火!

    古老的帝,在跨越二百多年的时光之后,重新出现在他完全不认识的部族之中,但是这不要紧,因为他所看到的,是太阳的光芒。

    他将为这个部族,点燃神火,于是落在虞渊,坠入昧谷的太阳,将在这一日之后的黎明,于东方的汤谷重生!

    炎帝在点燃妘载的神火之后,向下退去,走到祭祀的高台下,平举双手,这时候,让赤松子骇然的事情出现了。

    幻影开口,熊熊燃烧的火焰中,炎帝说出了四个字。

    “在,山之南!”

    山之南,山之北为阴,山之南——

    为阳!( 不可思议的山海 http://www.xiashu7.com/5_536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