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玄幻小说 > 渔港春夜 > 第三章 初吻掠夺
    敏敏其实早就醒了,因为晚上的酒喝得太多,睡了一会儿就被给憋醒。本来是头疼得不想理会,但又翻来覆去得无法再睡,她迷糊地揉了抹眼,但一睁眼却诧异地发现屋里剩自己一个人,陈晓萍和张文不知道到哪去了,心冲不禁席生一丝疑惑和不安。

    就在敏敏想起床看个究竟的时候,恰好两人一前一后地走进来。敏敏赶紧躺下来装睡,眼角悄悄一瞄,顿时心里一惊,被眼前的场景吓得睡意全消,原本酒醉的脑子也变得清醒无比。

    陈晓萍衣衫不整地走进来,脸上还有着妩媚的红晕,可以看出她根本没穿内衣。而张文更是夸张,竟然一丝不挂地走进来,那根东西还直挺挺地硬着。

    敏敏一看两人的表情明显就有问题,而且陈晓萍还一副作贼心虚的样子看着自己,好一会后才招手要张文进来,而张文遮羞的毛巾竟然被陈晓萍握在手里。

    敏敏脑子顿时嗡嗡作响,像是有电在刺激一样,见两人进来,她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瞬间脑子乱得不知道在思考什么,也不知道可以想什么,任谁看到这一幕,都不会觉得两人之间是清白的。

    之后,见他们进屋后也没什么过分的动作。敏敏赶紧宽慰自己可能是张文的毛巾掉了,陈晓萍又恰巧出去才会碰在一起,事情不是自己想得那么荒唐,没有那么糟糕,可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让敏敏幼小的心灵有些无法接受。

    张文挺着命根子一丝不挂地看着自己,那种灼热和让她深感不安。陈晓萍见了似乎有些不乐意地推着张文去睡觉,那种语气和态度根本就是在撒娇,或者说恋人之间的嬉闹更为合适。

    敏敏一边装睡,一边趁两人不注意的时候轻轻地挪了一下,希望自己别想那么多,有可能是喝多了出现幻觉。这时候两人也上了炕,感觉上一切都很正常。

    可陈晓萍却没有睡,接下来说的那些话,和张文充满笑的要求都让人震惊无比,吓得敏敏没办法再用谎话来安慰自己。

    姨妈……好舒服呀……

    一阵啧啧的水声让敏敏倍感疑惑,张文喊出这种声音更是让她感到好奇又羞怯,语气里的荡实在太明显。她悄悄睁开眼一看,眼前的景象让她像是被雷劈到一样,瞬间脑子乱得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

    张文靠墙坐着将双腿张开,一脸舒服得叹息着;而一向温柔的陈晓萍却mi脸妩媚地跪在他的。陈晓萍的脸在张文的腿间尽显诱人的妩媚,温柔的小嘴含着轻轻地舔着,小手也快速地上下,甚至还可以清晰地看见小舌头灵活的摩擦着命根子。

    敏敏顿时呆若木鸡,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陈晓萍虽说已经到了中年,但韵味和姿色一点都不减,生活的磨难并没有减损她的成熟丰腴,反而多了难言的魅力,变得更加漂亮动人。

    多少年母女相依的生活都过来,敏敏并不是没想过生命里会多一个男人来照顾她,也不排斥自己会有一个后爹,但这个男人却是自己的表哥、妈妈的外甥?

    这种事怎么可能,实在太离谱了。

    敏敏一下就感觉呼吸有些上不来,对陈晓萍的荒唐隐隐有些生气,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张文舒服的样子,心里却更加的难受。

    情窦初开的敏敏虽然要自己别去看,但却忍不住把目光放在眼前,对性的好奇让她无法忽视近在身边的肉戏。

    敏敏亲眼看着陈晓萍妩媚、性感的一面,看她如何用小嘴去取悦张文、看她怎么柔媚地捧起夹住那根,眼前的性感尤物让她无法相信,这竟然是自己保守的母亲。

    视觉上的冲击让敏敏这未经人事的脑袋有些呆滞,她毕竟多多少少听过一些男女之事,看着陈晓萍温柔地吞吐命根子时,身子不禁愈来愈热,生出一股让人无法安静下来的焦躁感。

    敏敏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继续装睡,却还是忍不住去窥视这让她好奇又生气的场景。当一切真实地发生在面前时,她有些难以承受,尤其对象是自己的妈妈和自己喜欢的表哥。

    敏敏一时间不知道该嫉妒还是该好奇,却不由自主地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集中在这近在咫尺的艳戏中。当她看着陈晓萍一脸妩媚地舔着时,那眼里的爱恋、温柔和久未见过的柔媚都让她心头一震。

    随着时间流逝,对于父亲是什么样的人,是高、是矮、是胖、是瘦,敏敏根本就没半点印象,甚至连他的名字都变得很凝。

    从懂事开始,就是陈晓萍一人当爸又当妈的将自己和哥哥拉拔长大。

    印象中陈晓萍总是沉默寡言,常常皱着眉头,一副忧愁的样子。为了生活,母子三人即使有欢笑,但也常夹杂着无奈,哪有几次能看到她现在这幸福的模样、话语间那轻松的满足?这一幕让人心疼也让人心酸。

    想到这些敏敏心里又是一软,禁不住眼眶都有些发红。虽然不知道两人是什么时候发生关系,但陈晓萍这么幸福的模样,让她刚滋生的一点点怨恨全没了,或许自己真该去体谅一下这荒唐的行为,起码这是陈晓萍自己喜欢的。

    香艳的肉戏还在持续着,啧啧的水声和粗重的呼吸让敏敏变得燥热,感觉微微的难受又带点湿润,最后一切都在张文近乎嘶哑的呻吟中结束。

    只见陈晓萍含住,小心翼翼地吸吮着,甚至可以看见她的脸颊一吸一吸的鼓动。

    空气中又弥漫着那股熟悉的味道,敏敏还是禁不住好奇地多偷窥几眼,当看到陈晓萍吞下那些东西,还津津有味地舔去上的残留时,晚饭时那熟悉的味道是怎么来的,顿时让她恍然大悟!

    可恶!敏敏脸红红地看着陈晓萍在张文那柔顺的模样,几乎不敢相信这是自己保守的母亲。看这样子她并不排斥用嘴去取悦张文,而且动作熟练,证明两人发生关系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听着他们的情话、睡前的呢喃耳语和你侬我侬的凝视,敏敏微微有些嫉妒,这些话实在太恶心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让敏敏心里有些发酸,但一看陈晓萍闭上眼时,一脸满足的幸福,她的心里又没办法生半点气。

    仔细想想这不就是陈晓萍最需要的东西吗?需要一份疼爱!为了兄妹俩的成长,生怕两个孩子受委屈,陈晓萍婉拒多少人提出的爱意,坚决地带着他们过着拮据、辛苦的日子。现在自己也大了,哥哥也独立了,陈晓萍完全有权力去做她自己喜欢的事。

    想到这,敏敏也无法再去怨恨什么,即使一个是自己的表哥,一个是自己的妈妈!哎,虽然很荒唐,但比起陈晓萍带来一个陌生的老头,感觉上还是张文比较亲切。

    敏敏心情空前的复杂,即使是在生活拮据的时候,都没这么惆怅过。虽然决定不会去责怪陈晓萍,但还是百般滋味涌上心头,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像戏剧一样的关系。

    敏敏惆怅了好一会儿,膀胱却在此时一紧,顿时抖了一下。她脸红红地看了看已经沉沉睡去的陈晓萍和张文,犹豫了一会儿后,敌不过难受的感觉,这才偷偷摸摸地坐起来。

    敏敏突然一醒,让还在纠结是不是要对她下手的张文吓了一跳,赶紧闭着眼装作熟睡的样子,心跳却是空前地快。心想,难道敏敏一直没有睡?那姨妈帮自己的事,她不是都知道了吗?糟了!

    张文的脑子顿时嗡的一声炸开,尽管表面上还是很平静地装睡,内心早就澎湃起来,各式各样的不安都卷上心头,各种猜疑也开始不断地交织着。

    敏敏会有什么样的想法,亲眼看着陈晓萍给自己,会不会让她反感?她要把这事告诉陈桂香该怎么办?毕竟是自己的姨妈呀!发生这种事,叫她怎么做人,自己又该怎么去面对这帮亲戚?家建会怎么想,自己和他妈妈发生关系,他会不会杀了自己泄愤?秀秀的性格那么柔弱,肯定会不知所措,张少琳会不会愤恨、怨恨自己?

    张文瞬间就乱了套,心乱如麻地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也不知道该不该去解释。毕竟是””第一次偷情被抓到,心里一下就急得有些不知所措。

    敏敏丝毫没察觉张文心里的激动,在她的眼里,张文已经睡得很沉。但她还是不放心地观察了一会儿,确定两人都睡死后,才轻手轻脚地站起来,回头看了陈晓萍香甜的睡相和幸福的浅笑一眼,她顿时感到一阵温暖,再看张文的身子和暴露的睡姿,脸上不由得微微一红。

    虽然心里思绪万千,但还是抵不过难受的胀疼。

    这时候外面已经是漆黑一片,敏敏看着发黑的夜空,有些害怕不敢出去,犹豫了一会儿后从炕边拿来一只夜壶,又从窗台上取来一卷纸,准备在屋里解决生理需求。

    张文知道这一带的农村都有这个习惯,起夜的时候,有时不想出屋,就会在屋里放一只老式夜壶,一方面是比较方便,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一些女孩儿怕黑不敢出屋。

    难道敏敏要在自己面前小解,张文脑子里瞬间有些发热。敏敏小心翼翼地看了张文一眼,确定自己没被偷看,这才咬着牙抓起裤子往下拉,又翘又结实的白皙臀部在空气中一凉,处子充满诱惑的立刻暴餺出来。可惜张文根本不敢去偷看,因为敏敏一直警戒地盯着炕上,根本不给张文半点窥视的机会。

    敏敏脱下的时候,小脸微微地一红,刚才听着肉戏时身子有些发烫,也感觉到自己的羞处有些潮湿,让她难受得不停地绞着双腿,但没想会湿到这地步,竟然把小都弄湿一片。

    敏敏顿时有些娇羞难当,但骨子里却是难忍好奇,小脑袋不由得想着?做那种事真那么舒服吗?看妈妈一脸的舒服,想来滋味应该不错。

    敏敏看了张文一眼,犹豫了一会儿,才慢慢蹲下去,舒服的叹息声响起时,一道透明的水柱也从羞涩的地方喷出来,让她胀疼的感觉顿时消散殆尽。

    滴滴的水声宛如魔咒一样,环绕在耳边让人心神不宁,敏敏娇嫩的叹息更是让人心痒难耐,张文尽管闭着眼睛,但脑海里忍不住浮现这个香艳的场面,幻想着敏敏白皙的身子、她小解时羞涩的表情。

    释放完了,敏敏红着脸把盖子盖上后站起来。她看着粘湿的羞处,赶紧用纸擦了几下,一看张文还在睡着,她才松了一口气,不过小已经有些湿,穿着肯定难受,敏敏顿时有些为难,最后还是红着脸把小脱下来,那温热的让她羞涩不已,也让她感到难为情。毕竟看着陈晓萍和张文的肉戏,自己生气就算了,怎么还有那么多水流出来呀!

    穿好后,敏敏又睡回炕边,躺下去后有些不安地扭动身子,转头看了看依旧沉睡的张文,又看了看已经微微起鼾的陈晓萍,心里乱得一点睡意也没有!

    屋里又陷入一阵沉闷的寂静,三个呼吸中只有陈晓萍最为沉稳,也睡得最香甜。另外两人因为各有心事而睡不着,但都在装睡,却又不时地偷看对方几眼。

    折磨啊!无声的折磨啊!

    张文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咬牙决定和敏敏谈一下。毕竟自己和陈晓萍的关系特殊,这事无论如何都不能传出去,不然到时候就比死还凄惨了。

    两人的距离其实一伸手就能碰到,但这时候却感觉非常遥远。张文好几次想伸手过去,却连抬一下手指的勇气都没有。怎么启齿?难道要说我和你妈上床是你情我愿,你妈守寡那么多年也需要男人,肥水不落外人田嘛!张文顿时一阵冷汗,要是照这套话去讲,别说敏敏会发飙,恐怕连陈晓萍都会拿刀砍自己!

    敏敏内心也是一样的纠结,她清楚地听见张文的呼吸,也能感觉到薄薄的被单下,那的身体。她的心里有很多的疑惑想问,妈妈是什么时候和表哥在一起的?那秀秀姐怎么办?这荒唐的关系要怎么处理?可她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气氛百般的尴尬,两人都睁开眼,有些茫然地盯着屋顶看。如果这时候互看的话,估计都会被对方吓一跳!

    死就死吧!张文咬着牙下了一个决定,猛地一翻身凑了过去,伸出手将敏敏的被子一拉,整个人钻进她的被窝里。他瞬间感觉到少女温热的体香,和阵阵清如幽兰的气息扑面而来,还听到她慌乱的呼吸。

    敏敏吓得刚想尖叫,张文已用手捣住她的小嘴,凑到她的耳边,轻声地说别叫,我们聊一下吧!我知道你也睡不着,你刚才也没睡。

    敏敏顿时浑身一颤,耳边热热的气息让她身子一软,痒痒的感觉让人很难受。

    她有些惊慌地看着黑暗中张文明亮的眼眸,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安全感,犹豫了一下便轻轻点头。

    别出声啊!

    张文被敏敏的体温弄得有些恍惚,小心翼翼放开手的同时,忍不住伸手环过她的脖子,将她娇嫩的小身子抱住,紧紧地贴到自己身上。

    敏敏羞得赶紧挣扎起来,毕竟这时候张文一丝不挂,而她又只穿着轻薄的衣物,这一下贴得太紧,彼此都能感觉到对方的身体曲线。

    啊!

    张文有些压抑地叫了一声,敏敏这一动更是要命,娇嫩的身体在怀里蹭来蹭去,甚至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她的小嫩乳贴在自己的肋下,她的衣服里面竟然也是真空的!

    敏敏微微地一愣,她当然不明白这样乱动,简直就是在刺激男人的兽性。她的小手推搡着张文的腰,却不经意地往下一滑,猛地碰到有点发硬的命根子。敏敏顿时吓得收回手,像触电般的停止微弱的抵抗,张文也趁机把她紧紧抱住。

    敏敏又是一阵矜持的挣扎,好一会儿后,才无力地靠在张文的怀里喘息,有些迷糊地闻着张文的男性气息。

    气息在一起交织着,两人都感觉心跳快得有些承受不了。尤其是敏敏,””第一次被男人这样抱着很不习惯,但灼热的体温让她的小脸开始发烫,不知道为什么刚擦干的羞处又隐隐有些潮湿。

    两人沉默了许久,都担心会吵醒陈晓萍而不敢出声。张文看了看在怀里闭着眼的敏敏,娇羞的模样让人心疼不已,心神为之荡漾,轻声地在她耳边问敏敏,你都看到了……

    说话的时候,张文装作不经意的亲了几口她的耳朵。

    敏敏顿时感觉一阵发麻,耳朵像是虫子在钻一样的痒,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心跳别那么快,才轻轻地嗯了一声!

    张文沉默了一会儿,紧盯着面若桃花的敏敏,见她点头时脸上并没有明显生气的样子,犹豫了好一会后再问都看清楚了?

    这是什么问题啊?敏敏顿时难为情到了极点,好一会儿后才睁开双眼,有些生气地白了张文一眼,压低声音说能不清楚吗?你们居然在我旁边乱来,想不看到都难。

    张文一下就被她呛得有些哽住,不禁愣了一下,但看着她说话时一动一动的、充满诱惑的嘴唇,喉咙不由得一阵发干。尽管只要一低头就能亲到那芬芳的小嘴,但他还是克制住这种强烈的冲动,用有些发颤的声音问那你怎么想的?

    敏敏这时候也有些愣住,但被这一问,瞬间又是心乱如麻。纠结了一会儿后,她才轻轻地叹了一声,无奈地说不知道,反正我不会管,也不会和别人说。

    真的?

    张文有些惊喜地看着她,没想到敏敏竟然会这么想得开,实在太让人意外,难道她真的会纵容自己和陈晓萍的关系?

    嗯……

    敏敏说话的时候,声音微微有点哽咽,微些发红的水眸白了张文一眼,颤声地说你要我怎么和别人说?难道要说我表哥和我妈搞上了吗?难道要说我妈想男人,和我表哥上床了?

    对不起!

    张文一看她的泪水开始在眼眶里打转,更用力地把她抱进怀里,一边轻拍着她的后背,一边柔声地说是我不好,唉……

    敏敏忍不住小声地啜泣起来,把头埋进张文的怀里低声哽咽着,一边哭,一边无奈地埋怨就是你不好,秀秀姐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还要和我妈那样,你要我怎么办呀!

    说完她又压低声音哭了,泪水瞬间打湿张文的胸膛。

    尽管敏敏哭得梨花带雨,张文倒是松了一口气,只要她肯发泄心里的不满,这事就算是有惊无险,怕就怕她一直憋在心里!

    张文抱着敏敏一会儿,一直温柔地用手擦拭她眼角的泪水。尽管胸口被她的呼吸和泪水弄得又痒又难受,尤其是她说话时,嘴唇若有若无地滑过胸膛,更是让他欲火焚身,但张文还是规矩地抱着她没敢乱来。

    敏敏也害怕吵醒陈晓萍,到时候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于是不敢哭出声只好低低啜泣。这种压抑的哽咽更是让张文心疼,张文不由得将她抱得死紧,但又害怕她变得更激动,因而不敢再开口安慰她。

    两人相拥着,好一会儿后,敏敏的哭声才变成低低的叹息,等到回过神来,她不由得脸上一红,他们的姿势实在太暧昧,不知不觉间自己的手就抱过去,紧紧搂住张文的腰,更加难为情的是,她的腿不知道什么时候跨在张文的腿上,这姿势简直就像亲密的爱人一样。

    好点了吗?

    张文察觉到敏敏眼里的羞涩,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伸手摸了摸她滚烫的小脸,温柔地擦去她的泪水,话里尽是深情和怜爱。

    这一动,张文的也挪了一下,敏敏马上感觉到臀间有个硬东西正顶着自己,她立刻意识到那又硬又热的棍子是什么,灼热的接触让她为之一颤,不禁浑身酥软。

    好、好多了……

    敏敏红着脸点了点头,一边轻轻推着张文,一边慌乱地说睡吧,我不会和别人说的,你放心!

    敏敏!

    张文这时候有些兴奋,抱着如此动人的身躯,哪个男人不会动心?

    他将手放上她的后腰,见她没有反对,便试探地问你刚才全看到了吗?

    嗯!

    敏敏不加思索地点了点头,娇羞地白了张文一眼,没好气地说能没看到吗?废话!

    说完顿时感觉不对,张文难道也一直没睡?这么说自己小解的样子,也被他看个一清二楚?

    感觉怎么样?

    张文嘿嘿笑起来,见敏敏有些慌张就知道她想到什么。他故作无辜地说你别多想,我可没看见你的样子!

    敏敏顿时恼羞成怒,气呼呼地说你别装了,刚才你肯定没睡!

    嗯!

    张文倒是大方地点头,色笑着说不过我只听到声音,可没睁眼去看,我什么都不知道。

    去你的!

    敏敏羞涩地白了张文一眼,不过挣扎的动作却停下来,软软地靠进张文的怀里,她撒娇地捶打着张文的胸膛,嗔道干了坏事还那么有理,打死你……

    敏敏的撒娇不像秀秀的温柔似水让人心动不已,但有一种让人喜爱的活泼劲。

    张文一看她破涕为笑,顿时一喜,猛地抓住她在胸前撒娇的小手握入掌心,直勾勾地看着她。

    敏敏感觉张文的喘息似乎变得粗重起来,抬起头来看着一对明亮的眼眸,装满说不清的温柔,她的心跳一下就快了不少,娇羞地低下头去不敢再看。

    有机会!见敏敏羞怯的样子,张文轻轻地用手指抬起敏敏的下巴,见她羞怯地闭上眼却没反抗,红润的小嘴唇正颤抖着,看起来分外的诱人,刚哭过的小脸更是惹人怜爱,他忍不住狠狠地咽了一下口水,朝那红润的小嘴吻下去。

    呜……

    敏敏紧张得浑身僵硬,小手有些僵硬地按住张文的腰。小嘴唇薄薄的、软软的很诱人,而且还带点轻柔的香味。张文忍不住舔了两下后,见敏敏僵硬着不敢张开小嘴,两排洁白的贝齿紧紧闭合着,猛地用手撩开她短短的上衣,火热的大手覆盖在她有点发凉的肚皮上。

    嗯……

    敏敏惊得一颤,小嘴一张开刚想说话,顿时就被张文得逞,他的舌头迅速地钻进她芳香的小口里肆虐起来,舔起她的口腔和两排雪白的牙齿。

    不……

    敏敏有气无力地喘息着,压抑地抗拒着。

    张文哪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赶紧噙住敏敏柔嫩的小舌头,着敏感的舌尖,挑逗着她青涩的小嘴!

    张文含着舌尖轻轻地吸吮着敏敏的嘴,一会儿后又有些粗鲁的舔着,这种的舌吻哪是敏敏能受得了,没一会儿,敏敏就满脸通红,原本轻微的挣扎也停止,呼吸顿时变得急促,任由张文品尝着她美妙的初吻。

    尽管敏敏还不懂得怎么去迎合,小舌头紧张得不敢乱动,不过张文还是赀得很爽,尤其是看到她眼里覆盖的水雾、小脸上渐渐火热起来的红带,他觉得敏敏脸色迷离的模样更是诱人。

    在这张炕上享受陈晓萍的和,将全射进她性感的小嘴里。这会儿再夺走敏敏的初吻,紧紧抱着她青涩纯洁的处子之身,光是心理上的满足,就足够让张文为之疯狂了。

    看着敏敏迷乱的样子,张文趁机把放在她肚子上的手往上移,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就抓上一只圆润的小,少女的青涩但十分的紧致,握起来的手感很不错,不大不小刚好一手就能掌握。

    不……

    敏敏顿时一惊,连忙推开张文,小手赶紧护住胸前的曲线,这次的挣扎看起来十分的剧烈。

    张文被她这激烈的反应弄得有些发慌,连忙凑到她的耳边,舔着她的耳朵轻声地说敏敏别怕,我就摸摸而巳……

    不、不行……

    敏敏坚决地摇着头,将张文的手抓出来后,双手紧紧护着胸前,还带着红晕的小脸上全是坚决,她一边喘息,一边颤声地说已经让你亲了,不许再乱来……

    别怕……

    张文舔了舔发干的嘴唇,不死心地劝道就摸一下,我保证不会干别的—

    就是不行!

    敏敏十分坚定地摇了摇头,尽管这时候脸上还带着媚红、尽管嘴边还挂着晶莹的唾液,看起来分外的明艳、妖娆,但语气却是斩钉截铁、没半点商量的余地。

    难道你不想要吗?

    张文有些郁闷地看着敏敏,她明显被自己亲得意乱情迷,怎么这会儿还拒绝呢!他赶紧轻声地说有什么好怕的?我又不会在这给你!

    敏敏脸上一红,感到难为情之余,更生气地白了张文一眼。这过分的话,让她感觉心一下就疼起来,有些哽咽地说你欺负完我妈,还想来欺负我吗?

    没有、没有!

    张文顿时有些慌了,赶紧将敏敏抱进怀里,见她又哭出来,一边吻去她的眼泪,一边信誓旦旦地说敏敏别哭了,表哥也是因为喜欢你才忍不住碰你的,你要不愿意的话,我不勉强你。

    骗子……

    敏敏这次没有反抗,顺从地蜷缩在张文的怀里,一边低声哭泣,一边不满地轻叱着。其实意乱情迷间她也差点就顺从,但一想起刚才张文和陈晓萍做过的事,想到两人间的甜言蜜语,心里根本无法接受此时和张文亲热,即使感情上并不排斥。

    我没骗你!

    张文有些紧张地亲着敏敏梨花带雨的小脸,柔声地安慰说敏敏,我很喜欢你。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不然我哪会一直想把你留在身边,不让你走啊!

    不信……

    敏敏使劲地推着张文,不过看起来力道小许多,她狠狠地白了他一眼,颤声地说反正你现在别碰我,我不喜欢!

    好好,不碰!

    张文怕敏敏哭起来吵醒陈晓萍,当然什么都说好。敏敏也借这个机会从张文怀里挣脱出来,背过身去躺到炕边。张文看着敏敏娇小的身躯还一颤一顔的,低低的啜泣声也没有停止,他感觉心疼极了。

    敏敏!

    张文试探地伸出手去摸她的肩膀!

    别碰我……

    敏敏一下就把手拍掉,哽咽着说我好乱啊,别说话行不行!

    行!

    张文只能老实地躺到敏敏的身边,心疼地看着往日活泼可爱的表妹,看她这么个哭法,他的心里真不好受。

    敏敏的小身子一抽一抽的,看起来分外的柔弱,让人想抱住她,好好地安慰一番,但她表现得坚决,张文也怕自己一个冲动会刺激到她,也不敢再有亲密的动作。

    对不起,表哥……

    过了一会儿,张文脑子有些迷糊间,突然听到敏敏轻如蚊蚋的呓语,他顿时就有些傻了,什么对不起?

    你说什么?

    张文疑惑地问了一句,确实也是听不太清楚。

    没什么,睡吧!

    敏敏身子轻微地颤动,拉起被单盖在身上,说了一句。

    嗯!

    张文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想再解释又怕刺激到敏敏,只能把被子一盖,看着黄黄的屋顶发呆,现在只祈祷敏敏能保守秘密了。

    恐怕这时候睡得最香的只有陈晓萍,她甜蜜的沉入由甜言蜜语和令人陶醉的幸福所构成的梦乡,丝毫没察觉到在她的身边,敏敏的初吻没了,也没察觉到晚上这大起大落的情况!更不知道她跪在张文、的场景,已经被敏敏看到,甚至连她的舌头是如何的都清晰无比,让自己女儿幼小的心灵震动之余也是心乱如麻!( 渔港春夜 http://www.xiashu7.com/7_7942/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