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玄幻小说 > 渔港春夜 > 第四章萝莉有爱
    晚上对大家来说,似乎是皆大欢喜了。

    刘富脸上的笑一直那么的猥琐,在女人堆里左摸右摸,吃尽了豆腐不说,还能品尝到难得的双胞胎;除了这个香艳的一王四后外,估计这一把生意也能赚到不少,真金白银应该是他最开心的理由了!

    张文虽然糊里糊涂的花了四十万块,但好在这一次赚头还是不少,花了这些钱与关毅这个看似背景深厚的人拉上关系,似乎也算是个不错的选择。

    在这年代有点关系后,想干什么都容易点,有钱没势始终不是长远之计。

    关毅和陈君维一直眉来眼去的传递着情愫,一对公的在旁边发情,确实是很恶心的事,张文坐在旁边只能尴尬的笑着。

    即使刘富被四个美女包围着,也看不下去了,稍坐了一会儿后,马上提出要回去享受他的,更多的原因,估计还是受不了这种恶心的气氛。

    陈君维和关毅似乎也等不及要好好的恩爱一番,享受一下这难得的两人世界,马上叫人安排车一起回市里,似乎对于关毅的父亲,他们也是很小心谨愼,不敢有太多的想法,没有和刘富在一起,怎么样都有点不放心。看来对于关毅的父亲,两人都是特别的敬畏,甚至于到了有点害怕的程度。

    陈君维安排了两量车,一辆比较大的商务车坐着刘富和四个早已经衣裳凌乱的小姐;另一辆则是帮张文和张曼莹准备的。他自己则坐上了关毅的车,看那欣喜的样子,似乎有很多的情话要倾诉,让人从头到脚一阵的恶汗。

    张曼莹已经洗去了脸上的浓妆,这时的素颜看起来特别的纯美,虽然眼睛红肿多少让人有些心疼,不过可以看出在车子从大门开出来的一刻,她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张文和司机一起坐在前排,他不时往后看一眼,愈看愈觉得这个小姑娘确实漂亮,虽然不是特别惊艳的那一种,但愈看愈耐看,有一种温柔但又特别知性的感觉,说不清为什么,总觉得她身上散发着浓重的书卷气,让人感觉特别舒服。

    “文叔!”

    张曼莹或许注意到了张文不时的目光,脸色微微的有点发红,抿着下唇问“我们现在去哪?”

    “酒店!”

    张文想都不想就脱口而出,不过马上又觉得这话似乎太暧昧,简直像是自己要把她办了一样,果然,张曼莹马上变得有些扭捏,他赶紧解释说“我带了我妹妹一起出来玩,等到那,我帮你开间房间,以后怎么安排,到时候和我说吧。”

    “好。”

    张曼莹的声音十分轻柔、乖巧而又特别好听,语气里透露着迷猛惶恐。似乎这会儿她已经六神无主,不知不觉间把张文当成了依靠,点头的时候,连半点的犹豫都没有。

    司机一听到“酒店”两字,立刻露出了暧昧得有些下流的微笑。

    张文也不想过多的去解释,这种事愈解释就愈黑。他悄悄的回头一看,发现张曼莹似乎也想歪了,娇嫩的小脸愈来愈红,看起来更有几分娇羞的美感。

    张曼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偶尔偷偷看张文一眼后,又害羞的低下头,一副小女儿家的模样,确实是我见犹怜。

    这副小家碧玉的样子实在诱人,张文赶紧让自己定一定心神,先别去想那么多了。

    到了酒店大厅,张文先去柜台帮她开了一间同楼层的房间。

    张曼莹一直乖乖的跟在后面没有说话,不过看着这个同姓叔叔,一副成熟的样子,说话时有着和年纪不相符的温和及稳重,眼神里有些隐隐的恍惚……“小文呀丨”刘富最慢到,被四个妖艳的小姐簇拥着走进来,这副堕落的样子,立刻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尤其男人的目光更是羡慕、嫉妒和恨,什么都有。

    刘富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朝张文挤眉弄眼几下后,哈哈的笑道“你们速度还真快呀,晚上怎么安排呀?要不要我让一个给你?”

    说完,他作势要推旁边的一个小姐过去。

    张文赶紧笑骂着推了回去。

    在旁边的张曼莹,一开始还有点迷茫,但聪明的她马上明白了这是话里有话,那意思简直就是在暗示,为了她,张文晚上没有了享乐的机会。

    虽然不算是责怪,但多少是在调侃张文脑子发热的事,张文给了陈君维四十万块的事,她是知道的,这么大的数目,让她的脑子到现在还有些迷糊,不知道该怎么去和这个颇为陌生的叔叔说话,一时间尴尬得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赶紧滚蛋吧!”

    张文哈哈的大笑起来,朝刘富竖起中指,满脸鄙视的说“你小心一点你的老胳膊、老腿吧,别明天被折腾得起不来了!”

    “滚,老子有的是精神!”

    刘富哈哈的笑了起来,荡的朝旁边一个小姐说“对吧!宝贝,晚上你可得好好表现,不然的话,我可饶不了你!”

    “滚蛋!”

    张文笑骂了一句,这些粗鲁的话,说起来倒有点不习惯,再一看张曼莹在旁边羞怯的低下了头,也赶紧停止这种下流的对话。

    刘富一边和张文打着趣,一边打了通电话给陈君维,没说几句就被他挂了。

    手机一放下,刘富不禁破口骂了起来“这一对太他妈的奢侈了,竟然跑到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去玩。这一晚没个两、三万块才奇怪,真有情调呀!”

    “妈的!”

    总统套房、烛光晚餐、红酒、钢琴响起的时候,绝对是很浪漫的时刻,可是一想到两个男人眉来眼去的享受这个环境,张文恶心得忍不住破口骂了一声。

    再一看,张曼莹虽然没经过人事,但也露出了反感的表情。两人四目相对的看了一会儿,这还是””第一次觉得没那么尴尬,或许是心里的恶心起了共鸣吧。

    刘富一边骂骂咧咧的说着,一边被张文赶上了电梯。一方面是因为那四个小姐实在太显眼;另一方面也是怕张曼莹不好意思。

    等刘富消失在大厅后,张文这才带着一副惶恐无助模样的张曼莹上了楼。

    张曼莹忐忑的跟在张文的身后,一路上明显很不自在,尤其当两人进了电梯时,或许是狭窄的空间让她更加的不安,她不知道张文带她进房间后会发生什么事,眼前这个刚帮了自己的叔叔,会干出什么样的事呢?

    当然最有可能的就是失去””第一次,但张曼莹也不认为自己值那么多的钱,会让一个男人花四十万块,只为了享受自己的初夜,张曼莹从不敢这样的高估自己。

    现在她满脑子的疑惑,都是这个叔叔为什么肯这么大方的帮自己?

    身体?不太可能,自己虽然是身,但值不了那么多钱,何况谁都知道他家有两房娇妻,哪一个都是如花似玉的美貌,相信他不可能因一时冲动,为了一个不太认识的亲戚花那么多的钱。虽然张曼莹在城里长大,已经接受了一夫一妻的观念,但父母的言传身教下,她倒是对多妻的事不排斥。

    “曼莹,发什么呆?走啊!”

    电梯的门一开,张文见张曼莹错愕的发着呆,马上疑惑的喊了一声。

    “好、好”张曼莹有些忐忑的跟上来,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没敢说计么。

    张文知道张曼莹和小丹认识,本想带她先回房间坐一下,但考虑到小这时候在裸睡,到时候恐怕会被她看出端倪,犹豫了一下,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张曼莹还在发呆,等房门关上的一刻,她才算是微微的回了神。一看之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跟张文进了房间,暧昧的小房间虽然装潢得不错,但只有一张大床、浴室和一对桌椅,这个小地方,看起来几乎没什么可寒暄的地方。

    “曼莹,晚上你就住在这吧。”

    张文一边说着,一边帮张曼莹把所有的电源都打开,拉好窗帘后,微笑着说

    “你也累了吧,好好睡一觉。暂时什么都别想,知道吗?有事明天再说吧。”

    话一说完,张文就要往外走了。

    说实话,虽然张曼莹是个可爱的小美人,不过张文暂时没想过花这个钱就要得到这个人,尤其是她的身分虽然不特殊,但两人的交集并不多,没有感情的占有,不是张文所喜欢的。

    “文、文叔!”

    张曼莹看张文要走,突然感觉有些惶恐的无力感,突然鼓起勇气拉住了张文的手,楚楚可怜地说“你先别走,陪我说说话好吗?”

    张文微微的愣了一下,他心里一直惦记着熟睡中的妹妹,真不想在这地方有过多的停留,但见张曼莹眼里动人的无助和闪闪的泪光,心里一软,也是点了点头。他一边坐了下来,一边点了根烟,温和地说“好,你还有什么事吗?”

    张曼莹坐在床头,一副极不自在的样子,扭捏了好一会儿后,鼓起勇气问“文叔,你为什么要帮我?虽然我喊你一声叔叔,但大家并不是很熟悉的亲戚,我不明白你干嘛要花这个钱?”

    “想帮,我就帮了喽。”

    张文温和的笑了笑,知道一些蹩脚的理由不说也罢。看了看张曼莹微红的小脸,轻声的说“反正我就不想看你在那种地方待下去,这理由行吗?”

    “不!”

    张曼莹似乎有点激动,红着小脸看着张文,大声的说“文叔,我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我知道四十万块是多大的数目。有这笔钱,别说在咱们那里,就算是在小城市里,都会过上好日子,你莫名其妙的帮我那么大的忙,我很不安,你知道吗?”

    “你是什么意思?”

    张文微微的皱起眉头,哼了一声,说“你觉得我另有目的吗?如果只是单纯的有色心,那时我直接和陈君维说一声就可以了,犯得着花这么多的钱吗?”

    其实这也是张曼莹心里的疑惑,但这时一看张文露出不悦的神色,她赶紧摇了摇头,有些惊慌的解释说“不、不,我没那个意思。文叔,你别误会!”

    “那你是什么意思?”

    张文冷哼了一声,隐隐的有几分怒火,语气略带不快的说“或许你觉得我脑子不好,莫名其妙的花那么多钱去帮你,是个傻蛋吗?”

    “我……”

    张曼莹一下子就语塞了,似乎觉得这个理由最有说服力,但她当然不敢再说什么,犹豫了好一会儿后,红着脸问“可是文叔,连我都觉得你这个钱花得有点离谱了。虽然我很高兴能脱离那样的地方,但确实感觉很奇怪,我只是想不明白而已。”

    “想不明白,慢慢想就好了。”

    张文说完这话,就站了起来,起身就要注外走,说实话,别说她觉得奇怪,张文自己都感觉奇怪!

    “文叔,您别生气!”

    张曼莹慌忙的拉住张文的手,猛地一下跪到地上,抬起头来,眼眶发红的哽咽道“是我不对,您是我家的大恩人,我还那么不知趣的问东问西的猜忌着,我错了,您别生气了,好吗?”

    “你干什么?”

    张文被张曼莹这一跪,弄得有些手足无措,慌忙的将她拉了起来。手很自然的拉手、抱腰,一不小心碰到了她的肋下,隐隐可以感觉到胸罩下的圆润。

    张曼莹心事重重,没有察觉到张文小小的动作,乖乖的站起来后,眼眶已经泛着泪光了,哽咽着说“可、可我不知道这笔钱该怎么还你?”

    “以后再说吧。”

    张文让张曼莹坐到了床头,见小姑娘还是一副惶恐的样子,思索了一下,索性就用别的方式劝她“反正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把我当色狼什么的都好,这钱我已经花出去也要不回来,现在你该考虑的是,以后的生活要怎么办?”

    “我……”

    张曼莹想想最近遭遇的一切,和现在近乎黑暗的生活,浑身都是无力的绝望感,鼻子一抽终于忍不住掉下了眼泪,垂下头低低的哭泣起来。

    “曼莹。”

    张文见张曼莹哭了,心不禁的软了下来,深叹了一口气,想安慰她也不知道从何说起,看了看她脸上被自己打出来的巴掌印,有些心疼的说“别想那么多了,先好好的睡一觉,行吗?不管怎么样生活还是要继续过,现在是你该更坚强的时候,而不是这样哭哭啼啼的!”

    “好……”

    张曼莹一直低低的啜泣着,身体微微颤抖着,看起来更加可怜。

    虽然嘴里说着好,但小手却一直抓着张文不放,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感觉安全一些。

    “洗洗就睡吧!”

    张文爱怜的摸了摸张曼莹的秀发,虽然很想把眼前楚楚可怜的女孩子,纳到怀里好生的安抚一下,但想想还是算了吧。人家刚刚失去双亲,在这时候占她便宜,多少还是说不过去。

    “文叔!”

    张曼莹见张文又要走,马上拉住了张文的手,可怜兮兮的说“你明天会过来吗?我一个人害怕,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睡吧,明天再说。”

    张文一边安抚着张曼莹,一边悄悄的退出房间。

    张文关上房门的刹那,见张曼莹趴在床上号啕大哭着,那凄厉的声音和无助的样子,都让人无比的心疼。

    莫名其妙的一晚,张文不禁苦笑了一声。这是什么跟什么呀,还真是没碰过这么诡异的事。张曼莹家的不幸,尽管让人同情,不过自己倒是真有点冲动了,这么多的钱贸然花出去,并惹了个麻烦,这算是什么事呀!

    而关毅这个人更是让人捉摸不透,除了知道他是个同性恋之外,唯一能肯定的只有他的背景很深厚,深厚得让人没法去猜想;而陈君维一样让人好奇,能开得起那种场所的人,一般都有点背景,尤其是他的顾客大多非富即贵,更多都是当权的人,看起来也不是什么普通人,真是诡异呀!

    张文虽然对这一对公鸳鸯满心的好奇,但也知道不该问的不能问,估计刘富知道内情,但贸然的开口也没必要,他想说就说。反正不关自己的事,没必要为了满足一时的好奇心,而招揽祸事,这些乱七八糟的情况,张文唯恐避之不及。

    满脑子全是乱得发麻的琐事,但张文的宗旨还是只有一个,除了赚钱之外,不希望有任何外界的因素,干扰到自己现在幸福的生活,这是最基本的一点。五挂村虽然穷闲,但那是张文感到最安逸的地方,虽说有点胸无大志,但张文本来就是没什么野心的人。

    现代化的管理下,一般酒店都是用刷卡开门,必须用卡才能打开房里电源。

    因为妹妹在房里的关系,张文并没有把卡拿走,这会儿从门外根本进不去,虽然害怕打扰到她休息,但张文还是无奈的敲了敲门。

    “谁呀?”

    只是一会儿,房内就传来了小甜美而又警惕的声音。

    “丹丹,开门。”

    张文话音一落,门猛地就被打开了。

    小围着一条毛巾站在门口,看样子是刚从被窝里爬起来,秀长的头发有几分慵懒的乱。

    小欢喜的看着哥哥,但羞于自己一丝不挂的样子,赶紧又把门关上了。

    “还不睡?”

    张文一进屋就习惯性的脱着衣服,一边将衣服随手丢到沙发上,一边看着可爱诱人的小。

    这时候已经关灯了,但电视却是亮着的,明显小并没有入睡。

    电视上播放着蹩脚的动画片,这对张文来说是一点吸引力都没有,但对于小丹来说却特别的有趣,有时候一部好看的动画片,就足够她打发好几天的时间,她一边拉着哥哥的手,一边看着电视上可爱的动画,嘴里发出如银铃般的笑声。

    张文钻进被窝时,小也一丝不挂的挤了进来,很享受的靠在哥哥的怀里,不过张文的一身酒气,让她感觉有些郁闷,闻了几下后,嘟着小嘴说“哥,你喝那么多酒呀?”

    “是呀。”

    张文一手环过小丹的小腰,擦过细嫩的皮肤,习惯性的握着圆润的揉捏着,轻声的说“没办法,都是为了赚几个破钱。你怎么还不睡呀?”

    刚才那么个喝法,而且心情还有点烦乱,张文这时候脑袋都有些重了,即使摸着妹妹诱人的,也有点提不起精神,说话的时候几乎都是闭着眼。现在确实是需要休息了,要是往常的话,还不早把她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

    小丹被捏得软软的呻吟了一声,也不抗拒哥哥爱恋地把玩着自己的嫩乳,更加亲赌的靠在张文的怀里,她见哥哥脸上多少有些疲累,马上心疼的说“哥,我刚才睡一会儿了。你昨晚没睡好,今天又喝这么多酒,要不我帮你按一会儿?”

    “不用!”

    张文疼爱地抱紧小丹,轻声的说“你也累了,我们还是好好的睡,好吗?”

    “哥,我不累!”

    小对于哥哥的疼爱,自然是无比感动,但这会儿确实是心疼坏了,她忍痛将电视一关后坐起来,用十分坚决的语气说“你趴着,我帮你按几下,肯定舒服!”

    “好、好……”

    张文知道小丹的性子比较倔,也难得她这么会心疼人,马上翻身趴着。

    小丹也不扭捏,光滑的小坐在张文的腿上,小手有些笨拙的按着张文的脑袋,纤细的手指在太阳上轻轻的揉了起来。

    “哥,这样好吗?”

    小丹一边殷勤的揉着太阳,一边关切的问道。她也不怎么懂,就是看秀秀姐按过才有样学样。

    “不错,丹丹真好!”

    张文赞许的笑了笑,虽然妹妹的手轻柔而又笨拙,但瑾种关爱却让人特别的舒服,让人心里感觉到一阵暖意,也极大的缓解身心疲惫。

    小丹髙兴的笑了笑,立刻卖力的帮张文按着肩膀和腰,虽然动作笨拙得可以,也太过于轻柔,但也让张文连声的称赞,令小高兴得咯咯直笑。

    好一会儿后,小丹已经累得有些急喘了,感觉哥哥的身体愈来愈软,镲了擦头上的大汗后,低头一看,原来张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

    张文确实累了,但也是因为妹妹亲密的动作,实在太舒服了,在一阵放松中不知不觉的进入梦乡。尽管小一丝不挂的身体很诱人、尽管细嫩的小一直磨蹭着自己的大腿,但比这些更动人的却是妹妹的依赖,和她有些懂事之后的“死哥哥,睡得这么快!”

    小丹嗲嗲的嗔怪了一声,不过说话的时候,也打了个哈欠,可爱的脸上有着困意,她赶紧将张文的身体翻了一下,好让哥哥能舒服的躺着。

    小丹很少有这么认真的时候,虽然翻着哥哥的身体有点吃力,连小脸上都有些发红、出汗,不过看着哥哥舒服的笑脸,心里也是十分的高兴。

    张文这时候已经睡得有点死了,连日来休息得都不好,此时一沾到柔软的大床,早就没了半藏书吧点的知觉。在小艰难的翻动下,半点反应都没有,还咂了一下嘴,明显很享受这温暖的被窝。

    小温柔的笑了笑,一边像戏耍一样摆弄好张文的睡姿,一边殷勤的拉着被子,当看到哥哥依旧挺立的命根子时,不由得狡黠的笑了笑,看来哥哥虽然睡了,但摸他的时候,他还是有反应,哥哥还是很喜欢自己和他亲近!

    张文呈大字形的躺着,睡得那叫一个香呀,丝毫没察觉到妹妹调皮的微笑,这段时间他累过头了,这时候一睡就和死了一样没有知觉了。

    小趴在了张文的身边,嘻笑的看着硬硬的命根子,一开始她很害怕这粗大的东西,但现在反而觉得很有趣,她一边用小手拨弄着,一边看着命根子愈来愈硬,感觉特别的好玩!

    当张文的命根子硬到暴胀的时候,小脸上浮现出了一点媚红。虽然很迷恋哥哥有力地撞击下带来的舒服,但这会儿羞处已经红肿,无力再承受哥哿的疼爱,但照她调皮的性格,却不会这么乘乖的罢休。

    即使小丹顽皮得很,但生怕哥哥受凉,小还是先拉起被子把张文盖了个严实,小嘿嘿的一笑,似乎觉得哥哥熟睡的样子很好玩,小手抓着她纤细的长发游走在张文的胸膛上。

    “呜……”

    张文的表情愉悦又似是痛苦的扭了一下,皮肤上的痒感让人有点难受,小的发丝撩过肌肤带来让人无法忍受的挑逗。

    “哥哥好可爱呀!”

    小丹见哥哥只是嘟嚷了一下,没什么反应,心里觉得更好玩了。柔嫩的小嘴在张文的唇上轻轻的一吻后,更加调皮的亲吻起张文的脖子,小嫩乳也开始磨蹭着哥哥结实的胸膛。

    小的小手慢慢握住命根子,玩了一会儿后,知道哥哥实在是累,也不想过于挑逗,便亲吻着哥哥的脸,慢慢缩到张文的怀里,作怪似地含着哥哥的,听着哥哥的呼吸渐渐的进入梦乡。

    这一夜没多少的旖旎、没有诱人的呻吟和香艳的蠕动,张文本能的抱紧了妹妹幼小的身体,与她一起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舒服的大床、温暖的被子、交织在一起的身体,都感觉特别的温馨,少了几分香艳的味道,但却多了分让人舒服的温情。( 渔港春夜 http://www.xiashu7.com/7_7942/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