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玄幻小说 > 渔港春夜 > 第四章秀秀难得的大胆
    何秀芸的一觉睡得十分香甜,刚才的号啕大哭释放了这段时间以来压抑许久的压力。毕竟有些事只能憋在心里,即使是最亲爱的女儿都不能说,难得找到独处的机会,张文自然成了唯一倾听的对象,有些歇斯底里的哭闹后,也让她感觉好受许多。

    一觉睡到日近黄昏,何秀芸迷糊地醒来时,本能地伸手摸了一下,却发现床上就只剩自己。坐起来一看,这时房内空无一人,抱着自己入睡的小女婿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皱乱的床单,枕边的温度似乎还残留着男人的气息∥秀芸愣着神发了好一会儿的呆,觉得自己似乎喜欢上有男人依靠的感觉了。刚才睡得真的很舒服,温暖的怀抱带来让人迷恋的安全感,这种感觉美妙得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一个人在房里,显得有些孤单∥秀芸赶紧起床梳洗一下,照了一下镜子,发现哭过后,眼睛有点红肿,害怕女儿发现便立刻打扮一下。

    过一会儿,房门被轻轻地打开!张文一边看着手上的书,一边走进来,一看浴室的门紧闭着,床上空无一人,马上敲了敲门,笑呵呵地说“舅妈,敏敏她们过来了,现在都在楼下等你一起吃饭呢!”

    “好,现在几点了?”

    何秀芸随口应了一句,这时觉得脑子还有点迷糊,也不知道刚才为什么会突然想要让张文抱着睡。

    “七点了,你别着急,我等你!”

    张文的语气很轻柔,就像是个体贴的丈夫一样,说完就倚靠在墙上继续看着手上的书。

    “好!”

    何秀芸泼了一脸的冷水让自己先冷静一下,别去想那么多,梳洗完了就赶紧把门打开。

    还是那样地清爽动人,丰腴婀娜的身姿充满成熟的诱惑,美中不足的是哭过的眼睛有点红肿,不过也不太明显。

    张文温柔地笑了笑,将书阖上把手伸了过去“走吧!”

    面对眼前这宽厚的手掌,何秀芸有些动心,但还是小心翼翼地问道“秀秀呢?”

    “她们先在包厢了!”

    张文说完也不管何秀芸同不同意,便牵着她那纤细白嫩的小手,带着她往外走了。自然的动作像是在牵着自己的恋人,更像是在牵她那可爱的女儿时那么地轻柔。

    这亲密的小动作让女人最难拒绝,何秀芸不由得脸色通红,有些不自在地扭捏几下后,还是抗拒不了掌心传来的温度,乖乖地跟着张文朝房外走,虽说娇羞的样子十分迷人,但害怕被人看见也让她有点不自在,左右乱瞄显得小心翼翼。

    “别怕,她们没上来!”

    张文含情脉脉地看着何秀芸,见美少妇此时像是个在做坏事的孩子,赶紧好声地劝着。

    “我知道……”

    何秀芸有些不好意思地嘀咕一声,不过面对张文的似笑非笑,立刻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看来下午这一哭,对何秀芸来说确实是个不错的释放,想想这段时间她在家里老是一声不吭,明显就心事重重让人感觉很压抑。这会儿把心事说出来也好,起码事情解决后,她已经恢复了点活力,最少也知道抛个白眼或者用语调来表达情绪,这也算是好事了。

    张文看着何秀芸这小女孩般的俏皮,心里一阵高兴,尤其像是撒娇似地嘟起嘴时更是可爱,红润柔软的小嘴让人有股想狠狠亲一顿的冲动,这时酒店的走廊里没有人在,确实适合搞点小动作,不过眼下她刚看开,还是不适合太猴急,得一点一点让舅妈从心里接受自己。

    酒店是县里最豪华的,自然装潢得富丽堂皇,时尚的气息和这个贫困县格格不入。事实上这儿再穷也是有高消费,请客的官员们和一些暴富的家伙也不少,说贫困是这最大的特色,还不如说这里是一个贫富极端不平衡的地方。

    清一色的客房,几乎达到三星的标准,各类的配套都有。既有提供客人打牌娱乐的包厢,各种类似足浴之类的休闲、保健设施也是一应俱全。白天的时候还有点冷清,可当天一黑就热闹多了,几乎每走一步都能看见不少的有钱人。

    酒店里的大厅设在一一楼,包厢则全在三楼。一般普通的亲友聚会大多都是在大厅享受热闹的氛围,不过也有人喜欢在包厢里关起门来比较自在。张文知道自己这些大小老婆还不习惯在这种场合出入,怕她们不自在,所以还是安排了包厢。

    何秀芸的表现就是最好的证明,走在路上的时候既是左右观望,又怕人家笑自己是乡下来的,装出一副镇定的样子。实际上面对其他人的目光感到紧张,手心微微地出汗,连额头都有汗珠流下。

    张文察觉到何秀芸的忐忑,握紧了手心给了她一个宽慰的微笑∥秀芸顿时觉得整个人放松下来,轻轻地点了点头后,难得地给了张文一个柔美的浅笑。

    其实按总体来说,何秀芸并不是那种惊艳万分的女人,更不像陈晓萍有一对让男人流口水的豪乳,不过她散发着一种传统女人的安静气质,宛如一条小河般的安宁但又能吸引人的注意。””第一眼看到她的容颜,你不会有过多的惊叹,但相处得越久却又发现她特别地迷人,这或许就是每一个女人各不相同的魅力所在吧。

    刚到了三楼,何秀芸马上就把手放开。

    张文知道何秀芸怕被人看见,所以没说什么,带着她到走廊里的包厢门前,笑呵呵地说“家建他们也过来了,晚上咱们好好聚一下吧!”

    包厢的门一开,奢华的装潢就让何秀芸微微地愣了神。硕大的包厢装潢得很精致,不管是灯光或是装饰都十分讲究!除了印象中吃饭的那张旋转大桌外,旁边还有一套供人聊天的沙发,甚至连麻将桌都摆得很显眼,可想而知来这地方,其实并不一定要吃饭。

    眼下看见一屋子的小美人还真有点晃眼睛,张文虽然脸上保持着平和的微笑,不过下午被舅妈撩拨起来的欲火烂始不安分地燃烧,眼里的光开始闪烁起来。

    小秋这时扶着肚子和陈晓萍说着家常话,一看张文两人进来;马上羞答答地打了声招呼,陈晓萍也随意地打了声招呼,倒是这会儿秀秀和敏敏在旁边嘁嘁喳喳地讨论着什么,看样子聊得很高兴。

    “小文、舅妈!”

    家建正坐在饭桌边抽烟,一看张文两人进来立刻迎上来,递了根烟给张文。

    “家建呀!”

    何秀芸立刻被这融洽的气氛吸引,凑了过去看着小秋圆圆的肚子,用长辈的口吻打趣道“真快呀,以前还床的毛头小子,这会儿都快当爹了。”

    “呵呵!”

    家建憨厚而又幸福地笑了笑,不过他也不甘示弱地调侃道“好啦!舅妈,这帮人谁的床比我少呀?我妹都五岁了才断奶,你怎么不说说她。”

    “想死啦……”

    敏敏顿时脸一红,咬着牙狠狠地朝家建的上踢了一脚。

    “哈哈……”

    看着敏敏兄妹俩打闹,一群人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张文怪笑地看着敏敏,将她看得发起脾气。

    张文趁敏敏没注意的时候,目光看向陈晓萍胸前那一对美丽的大,难怪会有这么惊人的尺寸,原来是被敏敏吸大了。

    陈晓萍当然明白张文色色的目光有什么涵义,马上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就装作没看见,随即见小秋也掩着嘴嘻嘻地笑起来,马上用兄妹俩小时候的各种糗事来取悦这个身怀六甲的儿媳,搞得家建和敏敏在旁边郁闷得都想死了。

    气氛一下子就热闹起来,两个美少妇也乐得看这群孩子胡闹,马上就在一旁煽风点火,毫不客气地出卖自己的儿子和闺女。

    何秀芸玩了一会儿也放开了,看着在旁边羞答答的小闺女,犹豫了一下,马上嘻笑着说“对了,秀秀以前还把小文弄哭过,你们知道吗?”

    “把小文弄哭?”

    大家都有些诧异,秀秀可是从小就很乖巧,以她那逆来顺受的性子还有这强悍的一面?

    “到底怎么回事?”

    张文闻言更加地好奇,虽然这个童年不属于自己,但还是乐于和她们分享这个趣事。■“哦,这个我知道!”

    陈晓萍一下子就来劲了,若有深意地看了秀秀一眼后笑眯眯地说“小文小时候有一阵子肠胃不好还发烧,只能喝点米汤,什么都吃不了。我记得应该是过年的时候吧,当时他只能老实地躺在炕上,不能起来也不能吃东西。”

    “对!对!”

    何秀芸马上殷切地点着头,见大家的眼神更加疑惑,马上如倒豆子似地说道“那时秀秀还小,我经常带她去你家串门子。你爷爷这人疼孙子不疼孙女,更别提外孙了。过年的谁家没买点糖?秀秀这丫头谗坏了,但也不敢偷吃。”

    “结果呢?”

    张文越发地有兴趣,秀秀也不记得有这么一回事,也是好奇地凝听着。

    “结果呀!”

    陈晓萍呵呵大笑起来“那时候你老是欺负她,结果秀秀这孩子看起来挺老实,鬼心眼倒也有。趁大人不注意的时候,抢了你的糖果和压岁钱,而且每次吃东西都跑你面前去吃。你又什么都吃不了,看着她吃得香喷喷,天天都被气得大哭。”

    “是这样呀!”

    众人恍然大悟,调笑的眼神立刻看向秀秀,没想到她这么乖的孩子还有报复心呀。在一个嘴谗而又不能吃东西的小孩子面前津津有味地吃糖果,这简直就是杀人于无形。

    “妈……”

    秀秀马上不依了,嗲嗲地嗔了一声,小脸立刻浮现一层美妙的潮红。

    众人立刻哄堂大笑起来,搞得秀秀在一旁又羞又气,弄得直跺脚,其实这也不算特别出格的事,成为谈资也不过分,但谁叫她脸薄呢?当然受不了大家的调笑了。

    嬉闹了一会儿后,敏敏肚子咕咕叫了起来,便马上抱怨“怎么菜还不上来呀?肚子饿死了!”

    “你们点菜了吗?”

    张文有点纳闷怎么大半天了还没动静,别的不说,就算她们不饿自己也饿了,这要是上酒店还饿死的话,简直就是千年笑话了。

    “我没有!”

    秀秀赶忙摆了摆手,有些迷茫地说“我不知道你们要吃什么,所以没点呀。”

    “我也没有!”

    众人面面相觑,互相瞪着眼睛,这才明白不能抱怨人家,都没有人有做主的想法,以为张文会安排好,所以都没去一一楼点菜。

    “服了!”

    张文挠了挠头,也知道她们是不太好意思去楼下的点菜厅,不过再耽误下去肯定饿死,马上问道“那我下去点了,谁要和我一起去呀?”

    “不去!”

    敏敏立刻跑去和嫂子一起玩,何秀芸也和陈晓萍联手在教育家建当爹的常识!

    好在秀秀被众人调笑得有些生气,马上跟过来“我去,不理她们了—”

    看见秀秀耍起小女孩的脾气跑了出去,众人笑得更加高兴了。

    张文见状赶紧跟出去,连追了好几步才追上秀秀“秀秀,等我呀!”

    “气死人了……”

    秀秀小脸通红地嗔怪着,语气说是抱怨不如说是在撒娇。

    “又不是什么糗事,气什么呀?”

    张文温柔地笑了笑,亲昵地掐了掐秀秀的小鼻子,不过想想也满好玩的,乖巧的秀秀竟然有那么精明的一面,不声不吭地抢别人的东西吃,还能把别人气哭,感觉这更像是小丹会干的事。

    张文亲密地牵着秀秀的小手,十指紧扣的时候,秀秀害羞而幸福地笑了笑,青春期的女孩子都喜欢这种亲密的小动作。张文自然乐得满足她这需要,马上带着她朝一一楼走。

    二楼有一个硕大的点菜厅,大部分的海鲜都摆在这里供客人挑选,在这消费还算奢侈的地方,也只能卖这些才能卖得上价。一面墙上全是炒菜的样式,菜肴丰富倒也算是诱人食欲,让人一看都眼花缭乱了。

    秀秀有点挑花了眼,不知道要吃什么好,有时候她比较没有主见。

    张文见状鼓励秀秀好好地挑,毕竟这腼腆的性格虽是招人喜欢,但有时候也应该改一改。

    点了十多道菜后,张文还有点意犹未尽的时候,后背突然被人拍了一下“是张老板吗?”

    张老板这个称呼很客气、很场面,几乎只有最近来拜访的那些官老爷才会这么叫。

    张文有些错愕地回头,果然面前站着几个西装革履的家伙,一个个满脸微笑地看着自己,似乎还有点惊喜。

    “王处长、陈局长……”

    张文搜寻着脑子里的印象,好不容易把他们全辨认出来,赶紧递给他们烟,客气地笑道“这么巧,吃饭呀?”

    “是呀,和几个朋友谈点事!”

    几人殷勤地邀请张文“难得碰上你,要不咱们凑伙吧,人多吃饭也热闹!”

    “算了!”

    张文摇着头婉言谢绝了“我和几个亲戚到这里来聚一下,你们还有正事要谈,我就不打扰了。”

    那些人热情地挽留张文,使得张文仿佛走过场似地寒暄一会儿,随即张文发现熟面孔越来越多,围上来请吃饭的更多,怎么好象县里的头头全跑来这了?难道这里已经成了县委的食堂?

    秀秀一看人那么多,早就怯生生地躲到一旁,张文一看赶紧客气地谢绝他们热情的邀请,给这群不太甘心的大爷报了包厢号后,便带着秀秀跑了,再这么寒暄下去,还能完吗?这什么好日子呀?吃个饭还碰见那么多的人。

    张文两人小跑地上了三楼,张文紧紧地牵着秀秀柔软的小手,见她小脸红扑扑,极是可爱又有点紧张,马上轻声地安慰“秀秀,是不是吓到了?”

    “没有!”

    秀秀轻轻地摇了摇头,面带幸福的潮红,有几丝高兴地说“只是没想到表哥认识那么多人,我看你一天到晚都在村里忙,不知道你县城里也有这么多朋友。”

    “算是吧……”

    张文敷衍了事,这时目光不安分地看着秀秀,可爱的小表妹此时小脸红润极是可爱,不知道是不是紧张的关系,小胸脯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极是诱人,不算大但却很圆润的清晰地勾勒出美妙的曲线。

    一身粉蓝色的长裙充满浪漫的气息显得极为飘逸,包裹着青春动人的身体,让人有一探究竟的想法。尤其是无袖的设计,让如粉藕般雪嫩的手臂显露出来更是迷人,雪白的小腿嫩得都快能掐出水,一双精致的卡通拖鞋陪衬着玲珑的小脚丫,更是有着动人至极的俏皮。

    张文不禁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尽管两人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但这会儿看着这可爱的美少女,还是觉得喉咙有些发干,尤其是她青春的容貌里隐隐带着何秀芸的影子,这更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挑逗。

    下午和美少妇同床共寝却没办法和她翻云覆雨,这会儿牵着她可爱的女儿,一种禁忌的兴奋开始萌芽,压抑了一下午的欲火也燃烧起来,张文顿时觉得血液都有些不安分地沸腾起来。

    秀秀敏锐地察觉到张文的呼吸一下子变得粗重起来,目光火热地在身上扫射着,马上怯怯地问道“表哥,怎么了?”

    “秀秀,我想要你!”

    张文将秀秀拉到身前,凑到她的耳边一边吹着热气,一边舔着她的小耳朵。

    “什么!”

    秀秀顿时羞得满脸通红,撒娇地捶打张文两下,娇嗔道“讨厌,你别吓我呀。现在在走廊,哪有可以那……那个的地方!”

    张文也不说话,看走廊上的人并不是很多,马上左右地观望起来,突然眼睛一亮露出满意的笑。秀秀还没来得及细问,就被张文拉着往前走,她又羞又怕也不知道张文到底是说真的还是在逗她玩?

    酒店的生意虽然好,但这会儿明显还没到吃饭最热闹的时候,走廊虽然没有多少人,但郁闷的是每间包厢都有人,令张文恨得直咬牙!想找个隐秘点的地方似乎也没有,看来看去已经急得有点恼怒了!

    “表哥,你不会真的要吧?”

    秀秀看张文满脸通红的样子,羞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知道一向温柔的表哥,怎么突然那么想要自己?

    “对……”

    张文拉着秀秀又找了一会儿,突然眼睛一亮,发现走廊的尽头还有一间装潢豪华的洗手间。走过去一看,并没有分男女都是单独的单间,由于放着空气清新剂,因此没有异味,如果不是门口有标志的话,还真想不到这明亮的地方会是洗手间。

    其实每间包厢都有单独的洗手间,这显然就是一个衬托酒店等级的多余建筑。

    不过好处就在这了,起码不会有人无聊得跑到这里来!张文立刻兴奋难耐,将秀秀拉进去后找了个清洁中的牌子挂上去,迅速地把外面的门反锁。

    秀秀这时明白张文不是在开玩笑,看了看这陌生的环境立刻有些手足无措地说“在、在这?”

    “放心,不会有人来!”

    张文拉着秀秀的手往单间里走进去,见她很紧张,马上色笑着说道“我们还没试过在别的地方呢,何况门一锁,别人想进都进不来。”

    “可,妈她们还在等呀!”

    秀秀的声音有些颤抖,尽管脸上还有迟疑和惊讶,但从语气里不难听出她想尝试一下这别样的刺激。

    “没事,我不会太久的……”

    张文说话的时候,已经猴急地关上单间的门,回头一看秀秀羞答答的样子更是兴奋,小小的单间里,似乎温度更高了。

    “哦……”

    秀秀有些扭捏地低下头了,尽管她有点跃跃欲试,但羞涩的性子还是让她习惯被动地接受。

    “好秀秀……”

    张文喘着粗气狠狠地抱住秀秀,看着可爱的小表妹红着脸闭上眼睛,马上不客气地吻住她红润的小嘴,舌头灵巧地舔着她的口腔,挑逗着柔软的小香舌,品尝着少女最清新的体香。

    秀秀软软地嘤咛一声,虽然还有点紧张,不过她还是温顺地回应着张文的亲吻,小手有些颤抖地抱住张文的腰,或许是因为这种事对于乖巧的她来说太过于刺激,甚至能感觉到她的身子僵硬起来。

    张文吻着眼前可爱的美少女,脑海里却不断地出现舅妈那张成熟美丽的容颜,母女俩的不同风情不断地交织在一起,让张文兴奋得有点要疯了。长长的一个湿吻把秀秀吻得喘不过气,这才恋恋不舍地放开她。

    秀秀穿的是连身长裙,虽然看起来宽松但其实有松紧带,一个吻已经让她小脸布满潮红,分外地妩媚。

    张文知道时间不能太久,所以不敢过多地,一只手钻进秀秀的领口里将胸罩的扣子打开,另一只手迫不及待地将她的裙子撩起来。

    “表哥……”

    秀秀意乱情迷地哼了一声,剩下的理智让她阻止张文要将她脱光的。

    张文也不勉强秀秀,毕竟偷情时脱光了也不是很刺激,穿着衣服若隐若现反而更加有感觉。他左手抓住秀秀那细嫩结实的轻轻地揉弄,手指头夹着小小的挑逗着她的?右手迫不及待地钻进小姑娘可爱的卡通里,抚摸着柔软的了。

    “好、好痒……”

    秀秀不禁呻吟了一声,小手颤抖着伸到张文的裤子里,握着无比坚硬的命根子,开始轻轻地起来。

    张文肆意地爱抚了秀秀一会儿,手指这才慢慢地探到她的上,小小的羞处又湿又热,手指头轻轻地拨开两边如花瓣般细嫩的时,惊讶地发现秀秀这时已经洪水泛滥了。

    “啊……”

    秀秀情动地呻吟了一声,双腿开始软得发颤,火热的小身子立刻倒在张文的怀里。

    张文顿时兴奋得要命,秀秀一向很慢热,得有充分的才能让她流那么多的水,可这会儿明显环境的影响让她感到很刺激,手指在多汁的里抽动没一会儿,就感觉到她的源源不断地流出,看来小丫头也动情了。

    “别、别太久了……”

    秀秀感觉到火热的大手在身上爱抚,每一次的碰触都会带来不一样的快感,尤其是腿间的敏感处被不停地玩弄,更是让她酥麻得有些受不,终于按捺不住地发出求欢的信号“要不……她们会知道的……”

    “嗯!”

    张文狠狠地点了点头,捧着秀秀的小脸亲了几下后,将她可爱的小脸往按。

    秀秀这时已经被张文褪下放到冲水盖上,的潮湿和凉意让她微微地一颤,不过可爱的小表妹还是乖巧地蹲在张文的面前,小手隔着裤子轻轻地揉了两下命根子后,温柔地把张文的裤子慢慢地脱下来。

    “好秀秀……”

    张文怜爱地摸了摸秀秀的头,命根子憋了一下午,早已经快,眼见纯美可爱的美少女在自己的,立刻不安分地跳了几下。

    “它好热哦……”

    秀秀抬起头用水蒙蒙的眼眸看了张文一眼,无辜的眼神让人有种挑逗的味道。话音一落她也不再扭捏,柔软的嘴唇轻轻地开启,温热的小嘴一点一点地把含进去。

    张文顿时舒服地倒吸了一口凉气,腿根都在颤抖着。秀秀一看更加地卖力,小手轻轻地握住枪身,快速地起来,小嘴则含着轻轻地吸吮着。被张文调教了那么久,她的口技越发地娴熟,柔软的香舌沿着细细地舔着,灵巧地点着,又在冠沟这个敏感点上不停地划着圈。

    张文舒服得浑身直颤抖,秀秀虽然性子羞涩但时却不扭捏,越发灵巧的口舌服务,实在让人太爽了,尤其是看她衣裳不整地跪在,满脸羞红地为自己时,更是有一种视觉上无比的刺激。

    张文舒服得直哼哼,被吸了一会儿差点就失守。虽然快一点把她口爆也是不错的想法,可这时秀秀脸上全是情动的媚红,明显她也渴望自己的安慰。张文生怕再吸下去真的会大开,赶紧拍了拍她的小脸示意她站起来。

    秀秀恋恋不舍地将吐出来,小嘴还布满不知道属于谁的晶莹,这时整根命根子都被她舔得晶莹透亮,看起来更加撩人。

    “好秀秀!”

    张文在秀秀脸上亲了一下后,拍了拍她的小,慢慢地把她的裙子撩到腰间。

    秀秀红着脸用手拉住裙子,将毫无遮羞的彻底地暴露出来,依旧是那么地粉嫩可爱,少少的体毛显得稚嫩,不过这时有了充分的爱抚,羞处也是潮湿一片,一股女孩子天然的体香带着迷人的温度让人感觉到一阵的眩晕。

    “来!”

    张文抱住秀秀的小腰,让她一脚踩在地上,一脚踩在马桶盖上,将双腿分开露出细嫩粉须的。

    秀秀乖巧地拉着裙子,照爱人的要求慢慢地将缓缓地凑近。

    张文这时已经迫不及待,将裤子褪下后握着湿润的命根子慢慢凑近少女的羞处,在秀秀含情脉脉又十分撩人的眼神中,放到她的外面轻轻地磨蹭着。

    “嗯……”

    秀秀不禁呻吟了一声,身子软软地贴在张文的怀里,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宝贝,我爱你……”

    张文深情地看着秀秀,一边含着她的小耳朵,一边将她的后背压到墙面上,腰一挺那火热坚硬的命根子一下子就进入她紧凑温热的里,两人的立刻紧紧地结合在一起。

    “啊……”

    秀秀大声地呻吟着,随即害羞地捣住嘴巴。这时候有充分的润滑她也不感到难受,在这特殊的环境下,更有着无法言语的刺激感。

    “好秀秀……”

    张文抱住秀秀的腰,压抑了许久的欲火彻底地爆发出来,不断地,粗长的命根子粗鲁地在她幼嫩的里进进出出,肉与肉撞击时的声音,像是在拍水似地响亮,一下子就让人感觉到这场肉戏的激烈。

    “呜……”

    秀秀像是哭泣似地呻吟着,捣着嘴不敢发出声音,传来的剧烈快感让她一下子舒服得有些抽搐,这副柔弱可人的样子,更让张文体会到强烈的征服感。

    张文兴奋得满脸通红,脖子上的青筋都兴奋地鼓起来,他抱着秀秀轻盈的身子狠狠地往前顶,将她柔弱的身子顶得作响,不停地摇晃。这时穿着衣服反而有种难以言喻的快感,尤其是看着她一对嫩乳在衣服里没有拘束地跳动时,更有一种半遮半掩的异样诱惑。

    “我、我不行……了……啊……”

    秀秀咬着牙忍了半天,突然浑身剧烈地抽搐起来,猛地一口咬在张文的肩膀上。眉头一皱像是哭泣似地嘤咛着,一股火热的随即从里喷射而出。

    “啊……”

    张文被烫得舒服地哼了一声,这时秀秀明显来得太猛烈了,湿润的打湿两人的,而过后的她,身子立刻变得绵软无力,整个人靠在张文的身上不停地喘息着。

    这时张文没有太多的时间好好地爱抚秀秀,毕竟两人偷偷跑来这里已经好一会儿,加上张文的欲火憋了一天也温柔不了,他马上将命根子拔出,示意秀秀背向自己,双手扶着墙,然后就从后面享受着她青春动人的身体。

    秀秀无力地哼了一声,温顺地转过身扶住墙,裙子在腰间挂着更有一种另类的挑逗。雪白无暇的嫩臀高高地翘起,腿间的羞处一片的狼藉更是刺激起张文的,马上不客气地抱住她的小嫩臀,将命根子再一次插进这具美丽的身体里。

    秀秀低低地呻吟着,由于湿润足够的关系,起来很方便。张文立刻不客气地起来,快速地进出着她细嫩的小粉,看着命根子一次又一次的进入,撞得这具雪白的身体作响,享受到视觉上的刺激。

    “……太、太重了……轻、轻点……”

    秀秀再也忍不住地呻吟起来,虽然极力地想克制,但强烈的快感还是让她无法压抑住。

    身下的美少女此时正被自己后入地享用着,下午自己却和妈温情地过着两人世界。想想搬新家时那次在秀秀旁边妈妈的强烈刺激,张文兴奋得无法控制了,的撞击一次比一次大力、一次比一次沉重,让秀秀舒服得有些胡言乱语了。

    张文粗鲁的动作像是打钻机一样,让秀秀温热的不断地流出,甚至不少流到她的小腿上。

    秀秀这时虽然舒服得神魂颠倒,但还是怕被人发现,呻吟了一会儿后有些害怕了,顺手竟然抓着塞到嘴里。

    张文看着秀秀咬着小压抑呻吟的样子,哪里还受得了?浑身顿时一个激灵,一股电流瞬间传遍每一个细胞。大腿僵硬得一阵抽搐后,命根子一阵暴跳,已经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射的边缘。

    “啊……”

    张文低吼着,腰间的冲撞越发地凶猛,几乎撞得秀秀无力再站着了。

    临射的瞬间,张文脑子里突然炸了一下。想起何秀芸决定打掉孩子时脸上的哀怨,突然记起秀秀这几天是。如果的话,她很容易就会怀孕,吓得赶紧把早已经到临界点的命根子,从她湿润温暖的里抽出来。

    “嗯……”

    失去支撑的秀秀,一个踉跄跌坐在马桶盖上,媚眼如丝地看着张文,有些惊讶于爱人为什么会在这时候?

    此时张文顾不了那么多,看着秀秀那秀美的容颜,后妩媚得让人有点受不了,马上一只手着命根子,另一只手拿掉她嘴里的,走上前来个爽快的口爆!

    秀秀一看眼前那吓人的靠近,自然知道爱人想干什么,脸上带着满足的红晕,缓缓地闭上水灵的眼眸,小嘴微微地张开,等待着爱人尽情地宣泄。

    张文一看更是兴奋,没等将送进秀秀的小嘴里,就已经忍不住。浑身一个痉挛,一股立刻从里,喷到她清纯动人的小脸上。

    连两股后,张文赶忙把插进秀秀的小嘴里,秀秀虽然闭着眼睛也用小手抓住枪身,快速地起来,体贴的小动作让张文舒服得直哼,黏稠而火热的也毫不保留地爆发在秀秀的小嘴里。

    秀秀了好一会儿,确定一点都没有时,这才用小舌头将命根子舔了个遍。当她羞涩地睁开眼睛时,摸了摸脸上温热的,有些撒娇地喷怪道“怎么那么多呀,弄得人家满i都是……”

    “没事,一会儿洗洗就好了!”

    张文无力地喘息了一声,靠在墙上大口大口地喘气。这次的发射实在太舒服了,量确实也有点多,但总不能告诉她这是抱你妈睡了一下午愁出来的吧!

    秀秀咽下嘴里的,但脸上和嘴边还有不少,清纯唯美的俏脸此时红扑扑的本就诱人,嗔怪时那种无辜的委屈更是让人兽性大发。看着这可爱的美少女脸上布满自己的,张文内心顿时产生强烈的快感。

    虽然感觉很刺激,不过时间过得太久了,再不回去的话会有人起疑。两人也顾不得这时还有点狼狈,赶忙穿好各自的衣服走出来。

    “讨厌……”

    秀秀妩媚地瞪了张文一眼,见外面没人这才松了一口气,赶紧跑到洗手台,清洗着脸上的。

    “嘿嘿……”

    张文色笑着,走上前摸着秀秀那浑圆结实的嫩臀,色眯眯地说“秀秀,你的好象大了哦!”

    “哪有呀……”

    秀秀羞怯地白了张文一眼,不过还是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对了!表哥,刚才你怎么不射里面呀?非要搞得我一脸都是。”

    “我喜欢嘛!”

    张文当然明白秀秀想问什么,秀秀虽然腼腆但在自己的教导下也懂得很多的生理知识。这时候总不能说你妈肚子里的孩子还没处理好,我还没当爹的心理准备吧?

    “色狼……”

    秀秀嗲嗲地嗔怪了一声,虽然脸上的幽怨一闪而过,不过还是温顺得不想让爱人看出来。

    梳洗完的秀秀害怕被人看到,于是张文探头探脑地观察了一会儿,确定没人的时候她才肯出来,她的小脸布满害羞的红晕,看起来很清纯,想到她脸上布满的样子,张文又有点心痒了。

    张文和秀秀卿卿我我了一会儿,走到包厢门前的时候,两人这才正了正色。

    秀秀害怕被人看出端倪来,连续好几次的深呼吸,让脸上的红晕消退一些后,这才敢让张文开门!

    出去半个小时左右,张文把理由都编好了。他笑呵呵地将门推开的时候,却愣了一下,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房里的场景。

    一桌的人茫然地发着呆,而桌上已经摆满一道道的菜肴,多得连盘子都叠起来,一些没地方放的甚至放到旁边的麻将桌上。明显不是刚才点的那些菜肴,几乎都是昂贵的野味和新鲜的海货!甚至清蒸龙虾就有两条了,只是粗略一看,就知道起码有三斤以上。

    “这怎么回事?”

    张文越看越迷糊,关上包厢的门后,真是丈一一和尚摸不着头脑。

    秀秀趁大家不注意的时候,赶紧找个地方坐下,好在秀秀容易脸红,所以也没人去猜疑,只是看着桌上的菜肴,她都不由得傻了眼,这、这丰盛得有点过头了吧……

    秀秀忍不住好奇地站起来,这一桌的菜简直太奢侈了。龙虾之类的不说,其他的菜有的都叫不出名字,菜肴丰盛得让人不忍下筷子!而且每一个人的面前都各有一份鱼翅和其他昂贵的炖品,说夸张点,就是再来十人都吃不完。

    “这、这怎么回事?”

    张文虽然傻了眼,但也赶紧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刚坐下就发现桌上还摆满各式各样的酒,拿起来一看什么茅台之类的国酒、名士之类的洋酒粗略一算也有十多瓶,这都是从哪里来的?

    “我也不知道!”

    家建还有点迷糊,迷茫地说“刚才人一个接一个地进来,都送了菜或是酒,全说是你的朋友,送完也没多说什么,就出去了。”

    “这一桌的菜得多糟蹋呀!”

    陈晓萍在一旁心疼得直咧嘴,虽然现在的日子好过了,但如此铺张奢华的宴席,也让她觉得很奢侈。

    “表哥,这还有烟!”

    敏敏明显有点谗了,不过她不敢先动筷子,猛地一个激灵,赶紧从桌子底下拿出几条¥。

    好家伙,苏烟、软中。张文一看都不由得咋舌,事到如今也能确定那群献殷勤的家伙是谁了!只是这出手也太阔绰了吧?俗话说“无功不受禄!”

    他们这么大方地送东西,无非就是想拉近关系,目的当然也不单纯了。

    张文顿时头疼了,面对这一桌的东西,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无缘无故地收人家东西,这似乎有点太随便了吧!可问了一圈大家都云里雾里,也不知道哪样是哪个人送的,就算想还回去都没办法。( 渔港春夜 http://www.xiashu7.com/7_7942/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