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玄幻小说 > 渔港春夜 > 第五章 惊喜的双飞
    好紧呀!

    张文顿时舒服地哼了一声,紧紧地挤压命根子,这种感觉简直像是在给。或许是因为林巧玉怀孕的关系,身体变得丰腴,使得她的也变得紧窒,感觉特别爽。

    好热……

    林巧玉同时呻吟出声,不同于丈夫细小的尺寸、粗鲁地进入,还没湿润的粗暴占有所带来的恐惧,大男孩的命根子虽然巨大,但温柔地爱抚、轻缓地进入都充满怜爱,即使感觉有些容纳不下,但还是能体会到不一样的美妙。

    现在能再进去吗?

    张文享受着被包围的刺激,虽然很想快点彻底占有林巧玉,但这时还是体贴地亲吻着她红红的小脸,怜爱地征求小孕妇的意见。

    嗯,不过轻点……

    林巧玉羞涩地哼了一声,似乎是紧张的关系,手心还微微出汗,不由自主地抓住张文的胳膊。

    宝贝,我们就要在一起了……

    张文兴奋地点了点头,一边看着林巧玉脸上的表情,一边轻轻地挺腰前进。天啊!实在太紧了,简直就像在为喜儿,每进入一点都必须挤开的保护,而且又湿又热,爽得让人要疯了。

    嗯……

    林巧玉张大了嘴巴,一脸不敢相信地喘息着。似乎是被入侵时的快感让她感觉到意外,也像是在疑惑自己竟然能容纳下这样的巨物,一寸一寸地进入所带来的充实,让她的脑子都放空了。

    当命根子尽根进入的时候,张文爽得浑身都是汗,他忍不住趴下来抱住林巧玉,激动地说巧玉姐,你是我的人了!

    嗯,是你的女人了!

    此时林巧玉有些激动,尽管体内巨物的坚硬让她有点不适,可心里那种甜蜜却把这一切都覆盖过去。

    两人相拥了一会儿,彼此体会着结合在一起的快感,好一会儿后,张文才喘气着直起身,低头看着命根子没入林巧玉的,激动地调戏道报告老婆,全了……

    色鬼!

    林巧玉闻言脸一红,但体内的巨物一挪似乎碰到尽头,一种如触电般的快感瞬间袭卷全身,让她不由得呻吟一声,情动万分地看着张文,咬着下唇期待着那种传说中的美妙。

    报告老婆,好爽呀!能不能动一下?

    张文小心翼翼地弯了弯腰,双手抓住林巧玉那对饱满的肆意地挤捏着,一边色迷迷地喊着,一边低头含住她那艳红的。

    动什么……

    林巧玉娇羞地别过头,虽然有些许害羞,但这种情趣让她感觉到一种别样的幸福。

    就是前后抽动,通俗一点就是……

    张文一看林巧玉害羞了,立刻就色性大起,马上附在林巧玉的耳边吐着热气说了一句。

    瞎、瞎说什么呀……

    林巧玉立刻嗲嗲地嗔怪一句,张文作怪的举止缓解了她的紧张,这会儿轻轻一动,体会到的已经不只是胀,而是体内充实的快感。

    就是这样……

    张文说话的时候,轻轻地往外一退,又慢慢地往前一顶。

    命根子立刻在紧窒的里一下,那种被肥润包围的感觉实在太舒服,孕妇的滋味果然和别的女人不一样。

    死、死鬼……

    林巧玉立刻呻吟出声,眼含媚丝地看了看张文后,没有再说什么,而是闭上了眼睛,一副随便你的表情。

    张文不敢太过粗暴,双手慢慢地抚摸着林巧玉圆润的肚子,体会着小生命存在的感觉,腰部用的速度慢慢地着,害怕顶到会伤到孩子,所以不敢插得太深,最多也只是八成。

    张文缓慢地抽动着,每一下进去时都像艰难地开垦,然而出来的时候又能感觉到一阵的凉意,令张文舒服得直哼,尽管很想加快频率来满足,但看着林巧玉在呻吟中依旧护着肚子的手,还是怜惜地放弃这个想法。

    张文缓慢地几十下,他享受着那种紧窒的湿润,和林巧玉压抑呻吟的表情,并没有激情澎湃的快速,可这时林巧玉却突然浑身僵硬地颤抖着,皱着眉头哼起来怎么,感觉……好、好酸呀……

    酸吗?

    突然张文感觉到内激烈地蠕动,而这种感觉太熟悉,令张文意识到林巧玉要来了,马上伸出一只手在她的上一按,快速地揉起来。

    不行,不……那、那麻……

    林巧玉顿时激动得浑身抽搐,白里透红的身子剧烈地升温,那种熟悉的感觉再次从身体里暴发出来,只是这次剧烈得让她脑子都快炸开了。

    啊……

    林巧玉忍不住大叫了一声,浑身一软,一股火热的从体内喷洒而出。瞬间强烈的快感让她彻底地崩溃,虽然在张文的中体会过,但和这种结合在一起的蠕动带来的快感,完全无法同日而语。

    时的女人总是美丽的,披头散发、小嘴微张、幸福地喘息,那动人的一幕永远能满足男人的虚荣心。

    张文立刻停下来,一边爱抚着林巧玉,一边欣赏着小孕妇那美丽的模样,微微抽出命根子,立刻缓缓地流出来,闻起来让人不由得兴奋起来。

    两人静静地依偎在一起,此时林巧玉沉浸在的美妙中久久不能回神,浑身酥软得就像没了骨头似的,大半天都没办法抬起一根手指,好不容易稍稍有点力气瞎开眼睛,可一看却让她惊得叫了一声啊……

    怎么了?

    张文顺着林巧玉的视线看过去,这才明白小孕妇惊讶的原因,可她一紧张,那不由得一夹得让张文舒服得打了个冷颤,差点就大开。

    林巧玉惊叫一声后,立刻抓起旁边的衣服,马上盖在上,脸上顿时红得像火在烧。可这时张文还紧紧地插着她,根本没有,想想此时的羞态,她急得都要哭了。

    刚才的滋味太美妙了,令沉浸在其中的两人都没察觉到声音越来越大声,尤其是林巧玉的呻吟声更是尖锐,早就把喜儿吵醒了。

    此时小正趴在一旁,睁着眼睛,嘟着小嘴似乎有几分不满地看着张文两人,应该是松闷在旁边的两人打扰她的午睡。

    快、快下来!

    林巧玉急得都要哭出来了,虽然她跟张文的关系已经确定,但她还是害怕被别人知道,尤其还被一个小女孩看到她赤身的模样,心里顿时有些害怕。

    没事的!

    张文赶紧轻声地安慰着林巧玉,见林巧玉在挣扎,马上板起脸,严肃地说别乱动,一会儿伤到孩子的话,怎么办?

    林巧玉闻言顿时愣住,原本还推着张文的小手也无力地软下去,可看了看在一旁的喜儿,心里顿时又急又羞,带着哭腔地说你、你起来呀……她、她还在看!

    不用怕!

    张文吻了吻林巧玉的脸以示安慰,看小睡得衣衫不整,幼嫩的小隐隐可见,心里顿时一颤,马上咽了一口口水,朝喜儿招了招手喜儿,过来!

    爹爹……

    喜儿一向乖巧,也见惯张文和其他人,这会儿立刻嗲声嗲气地跑向张文。她一把抱住张文的胳膊,撒娇着说爹爹坏,压老师……

    喜儿那童稚的话让林巧玉更加难为情,见喜儿天真又带有几分调皮地望着她和张文的处,索性捂上眼睛不敢再看,有些紧张、害怕地颤抖着说道怎、怎么办……

    没事的!

    张文笑眯眯地搂过喜儿那细嫩的小蛮腰,说喜儿乖,今天你睡了一整天的觉,爹爹在干什么,你都不知道对不对?也不能和别人说哦!

    嗯,喜儿不说,打勾勾!

    喜儿甜甜地一笑,很可爱地伸出小指头。

    这丫头虽然有时候犯迷糊,但嘴巴那叫一个严呀!

    喜儿好乖,爹爹最疼你了……

    张文见喜儿笑得那么甜,顿时心有点发痒,摸了摸她的腰,色迷迷地说喜儿也睡不着,那和老师一起玩好不好?

    什么?

    林巧玉一下子惊呆了,虽说也听过风言风语,知道这个小已经是张家的人,但现在看到这一切,还是感到震惊不已。

    好,爹爹好久没有陪喜儿了……

    喜儿一边欢呼着,一边在林巧玉瞠目结舌的注视下把全身扒个精光,随即柔嫩娇小的身体缠上张文,小也使劲地压在张文的胳膊上。

    喜儿的小身体还是那么动人,鼓鼓的嫩乳,娇小粉嫩,十分可爱,腰身纤细动人,臀部虽然没有成年女性的丰满,但胜在弹性十足、又圆又翘!比起小丹越来越肉嫩的身体,喜儿还有一点瘦,不过看起来特别娇小可人。

    喜儿,爹爹亲!

    张文见林巧玉那么吃惊,嘿嘿地一笑后指了指自己的嘴。

    没想到呀,带着喜儿一起来,还能意外来个三尸,小和孕妇的组合实在太刺激了!

    嗯嗯……

    喜儿咯咯一笑,马上抱住张文的脖子献上柔软的小嘴,还没等张文主动挑逗,丁香小舌就迅速地钻到张文的嘴里,带着一阵阵的香气,开始灵活地搅动起来。

    乖喜儿。

    张文一只手按住停止挣扎的林巧玉,另一只手抚摸着喜儿那小小的嫩乳,一边亲吻着她,一边玩弄着她那小小的,弄得小的呼吸一下子就乱了起来。

    在一个长长的湿吻后,喜儿的小脸上尽是情动的潮红。她一边急促地喘息着,一边笑嘻嘻地看着张文,小脸上闪过一抹迷恋的红晕,满脸陶醉地亲吻着张文的胸膛,并慢慢地往下亲,幼嫩的小舌头几乎每一寸肌肤,令张文舒服得直喘大气,更加爱怜地抚摸着喜儿的小脸。

    你们……

    林巧玉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她没想到喜儿居然会这么主动,一向乖巧的她竟然还有如此妖媚的一面。

    喜儿一向很喜欢我!

    张文见林巧玉很惊讶,马上笑眯眯地看着身下的小孕妇,此时能感觉到她的结束,便立刻挺了挺腰,轻柔地起来。

    嗯……

    林巧玉顿时呻吟了一声,脸红红地看着喜儿陶醉地亲吻着张文的身体。这时才看清楚喜儿那幼嫩的身体,真的很粉嫩、很漂亮,白晳的肌肤、轻盈的身段,但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是还没长大的孩子,可为什么感觉上却那么性感呢?

    喜儿乖,等一下。

    张文开始缓慢地着,此时喜儿含着他的一阵吸吮,灵活的舌头带来的快感实在太美妙,张文深怕再这样下去真的会崩溃,赶紧拍了拍她的小脸,示意她先停一下。

    嗯!

    喜儿乖乖地擦了擦嘴边的唾液,坐到一旁笑眯眯地看着张文,这时她的小脸红扑扑,看起来分外可爱又有种说不出的妖媚,似乎是在诱惑你去占有她。

    你们……什么时候……

    林巧玉再次被张文那温柔的弄得浑身无力,但还是忍不住问道。

    没多久。

    张文低下头,握着林巧玉的一对揉了几下,见上分泌出乳汁,马上就含住一阵吸吮,一边将这些美味咽进嘴里,一边含糊不清地说不用害怕,喜儿一向很听话,不会和别人说我们的关系。

    嗯!

    林巧玉害羞地闭上眼睛,毕竟在思想上她还是比较传统,一个小女孩在旁边看着自己和男人,怎么想都觉得难为情,不过张文的安慰也起到效果,起码她不太排斥,只是有些担心喜儿会守不住嘴。

    宝贝,好好享受吧!

    张文嘿嘿地笑着,继续挺着腰享受着孕妇那与众不同的身体。时的感觉就像是,可又丰腴多肉,这种美妙的滋味实在很难找出一个词来形容。

    色、色胚……

    林巧玉在张文这温柔的冲刺下,再次沉浸在快感中,和同时得到的刺激带来的快感更加剧烈,让人本能地有想呻吟的冲动,可一想到旁边还有个小女孩,林巧玉赶紧咬住下唇不喊出声。

    突然一股更加强烈的快感传到脑子,令林巧玉舒服得忍不住呻吟几声,但稍一回神,她顿时惊讶地睁开眼睛,而眼前的一幕更是让她娇羞万分,话都说不清楚喜、喜儿……你……

    那感觉实在太剧烈,林巧玉的两只上各有一条舌头在灵活地游动着。男人的感觉很熟悉,粗糙而湿热,有一点点粗鲁;另一个感觉竟然来自喜儿,小女孩的舌头柔软而细嫩,灵巧中有种说不出的滑腻,让人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巧玉姐,别动呀!

    张文笑了一声,继续缓慢地着,并握着林巧玉的,再次将含在嘴里,舌头灵活地舔着敏感的。

    热热的……

    喜儿嘀咕了一句,似乎是在好奇为什么吸出奶水,随即小嘴更加用力地吸吮着,小舌头还在林巧玉的上划着圈,并给了张文一个很好玩似的微笑。

    啊……

    林巧玉忍不住又呻吟出声,脑子瞬间处于一片混乱。男人舌头的粗糙、小女孩舌头的滑嫩,两个感觉的对比是那么地清晰,可混合在一起的快感却异样剧烈,剧烈得让人不知道能不能承受这种别样的刺激。

    不、不行……喜儿……

    此时林巧玉已经控制不住,两只同时被挑逗,加上体内巨大的命根子还在持续地抽动,这种三管齐下的挑逗,不是她禁欲已久的身体所能接受。巧玉姐,舒服吗?

    张文使劲地挑逗着林巧玉,手也不停地爱抚着她那圆润的香臀,见喜儿跪下来,小嫩臀扭动着,立刻伸出一只手摸上去,小顿时娇滴滴地啊!

    了一声。

    张文能感觉到喜儿那细嫩的小很火热,虽然没有太潮湿,但明显已经动情,他立刻娴熟地挑逗着喜儿的、,手指灵活地侵犯着这具幼嫩的身体。

    被张文肆意地玩弄,令喜儿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她一边哭泣似的呻吟着,一边不由得停下吸吮的动作。

    小文,你们……

    林巧玉咬着牙忍受这越来越荒唐的举动,虽然理智一直在说这种事是不对的,可身体的反应却越发剧烈,甚至连理性都快要被吞噬了。

    老师……

    此时喜儿眼含迷离,喘着娇气,她被这香艳的景象挑起本能的。喜儿见林巧玉小嘴微张,有些合不拢,突然笑眯眯地凑上去,在林巧玉惊讶的注视下吻上她的嘴。

    呜?

    林巧玉顿时惊得瞪大眼睛,但还没反应过来,一条灵活的舌头已经入侵嘴巴,迅速地含着她的舌尖、舔着她的口腔!

    喜儿满脸潮红地亲吻着林巧玉,幼嫩的小舌头却有着娴熟的吻技,在张文的调教下十分厉害,林巧玉顿时被这美妙的滋味迷得失神。可一回过神,见到近在咫尺的小陶醉的表情又吓了一跳,慌忙地推开喜儿,羞道喜儿,你太乱来了……

    呵呵!

    张文见状没说什么,而是一只手将喜儿搂到怀里,一边和她亲吻,一边玩弄着她那幼嫩的,接着慢慢地滑到她的腿间,手指入侵到她那细嫩的内,缓慢地起来。

    爹爹,舒服……

    喜儿轻轻地哼了一声,随即喘息着蜷缩到张文的怀里,小舌头吻着张文的,幼嫩的身体在这爱抚下渐渐地火热起来。

    不,怎么又……

    林巧玉被眼前这荒的一幕弄得理智崩溃,而此时体内巨大的摩擦所带来的快感越发剧烈,所以当张文的手指按到她的上时,林巧玉无法控制地呻吟出来。

    老师?

    喜儿呢喃着看了林巧玉一眼,一对白晳的在眼前来回地晃动着,令小忍不住伸出幼嫩的小手握上去,像是在玩玩具似的把玩起来。

    不、不行……你们……啊……别、别这样……

    轻,不……我……小心孩子……别、别太深了……

    喜、喜儿……不能、不能掐……别、别弄了……死……死了,啊……

    一阵近乎歇斯底里的呻吟,林巧玉的身体再次剧烈地抽搐着,张文立刻停下对喜儿的挑逗,这时并不能加快的频率,于是手指马上更加快速地对着揉、按、捏、搓,给予她更多的刺激。

    死、死了……

    林巧玉浑身一阵僵硬,快感迅速地传遍全身每一个细胞,愉悦的感觉已经超越自己的认知,的滋味顿时将她淹没,一股股的再次喷射而出。

    好热呀……

    此时张文舒服得哼了一声,灌溉在上的火热实在太舒服了,尤其那肥润多肉的,那有力地螺动,实在舒服得让人飘飘欲仙。

    啊……

    林巧玉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浑身一松就像没了骨头似的,满身大汗地喘息着,闭上了眼睛,满脸陶醉地回味着这美妙的滋味,白里透红的身子还因为的余韵而不时地颤抖着。

    喜儿乖,先等一下……

    张文一看林巧玉来了,立刻把命根子抽出来,而当离开的时候,可以明显地看见小里的又合上,一股股黏稠的缓慢地流出来,滴到早就潮湿的炕上。

    张文殷勤地端来一盆温水,将林巧玉身上的汗和自己清理干净后,抱着她说了一会儿绵绵的情话,还深怕她着凉赶紧为她盖上被子。毕竟小孕妇刚成为自己的人,她心里最在意的还是肚子里的孩子,这时候张文可不想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不过也不能停止享受,在擦干的分泌物后,张文顺势把喜儿按到。

    小甜甜地一笑后,就抓住依旧坚硬如铁的命根子塞到小嘴里,啧啧有声地吸吮起来,像是藏书吧在品尝美味的糖果,小脸上的微笑让人感觉那么地纯真,又充满妩媚的诱惑。

    喜儿,她一直是这样吗……

    林巧玉休息了好半天,才回过神,刚才那的滋味,让她粉嫩的小脸看起来越发迷人。

    林巧玉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喜儿含着张文的巨物吞吐着,心里微微感到好奇。

    她喜欢我,这是我们之间的乐趣!

    张文温柔地亲了亲喜儿发红的小脸,摸了摸喜儿的头,柔声地说喜儿来,坐到爹爹的身上来……

    嗯!嗯……

    喜儿含着命根子,点了点头后,这才慢慢地跨坐到张文的身上,天真地看着林巧玉,笑呵呵地问老师,你、你还要?

    不、不要了!

    林巧玉连忙摆了摆手,她的本来就没有那么强烈,再加上刚才的两次已经够猛烈,再做下去也怕会伤到孩子,当然不敢再承受。

    只是张文这一个健壮的大男孩,而喜儿是如此娇嫩幼小的,两人竟然会有上的关系,这让她感到惊奇,她很难想象这么可爱的小,时的情况?但林巧玉心里还有说不出的兴奋,不由得幻想着他们在自己面前的场景。

    喜儿,你自己动哦,爹爹累了……

    张文大剌剌地躺在床上,一只手搂着林巧玉玩弄着她的,另一只手将喜儿拉近,不客气地开始抚摸着她那幼嫩的身体。

    好。

    喜儿闻言甜甜一笑,分开双腿跨在张文的身上,腿间无毛的小还是那么细嫩,依旧粉得让人喜爱。刚才的挑逗已经让她分泌出不少的,这会儿亮晶晶的一片,看起来更加可爱。

    虽然看过不少女人的身体,但现在亲眼看着一个小女孩潮湿的,还是有视觉上的冲击,再加上张文的手揉弄时带来的快感,令林巧玉刚平稳的呼吸又有点乱,她不由得瞪大眼睛,好奇地看着喜儿用肉嫩的小手握住命根子,将对准她那细小的。

    爹爹……

    喜儿动情地呢喃了一句,眼含水雾地看着张文,小手握着开始在上来回地摩擦着,一边摩擦,一边发出软软的呻吟声,童嫩十足的声音,这时听起来却比魔咒更加具有诱惑。

    喜儿,爹爹好舒服呀!

    在上磨蹭着,那股热气顿时让快感直达脑门,令张文舒服得浑身颤抖,喘了一口气。

    嗯,爹爹,还不够湿……有、有点疼!

    喜儿哼了几声,磨蹭了一会儿后将插到小内。可此时她的也不是特别多,立刻让她微微皱起粉眉。

    来,帮一下……

    张文示意喜儿先停下来,笑眯眯地看了看林巧玉,在她疑惑的眼神中抬起她的一只脚,侧着身对准她潮湿的,缓慢地。

    啊,怎么……

    林巧玉顿时又呻吟起来,张文那火热的巨物再次进入,那种坚硬带来的愉悦感瞬间让全身都麻了。

    张文吻了吻林巧玉,插了几下后,把布满的命根子抽出来,再次躺下来对着喜儿笑道喜儿,还不谢谢老师?你看,现在多滑……

    是哦。

    喜儿握着命根子摸了几下,马上朝林巧玉甜甜地一笑,很天真地说谢谢老师!

    谢你个大头鬼呀!

    回过神来的林巧玉感觉一阵空虚,又羞又气地捶打着张文的胸膛,小脸红扑扑的,分不清是因为的满足,还是因为喜儿天真的话带来的羞涩。

    嘻嘻……

    喜儿天真而有点傻傻地笑着,她再次跨坐在张文的身上,小手握着命根子对准小,缓缓地坐下时,幼嫩的身体还微微颤抖着,巨大的尺寸再次入侵,让小忍不住哼叫起来。

    命根子一点一点地挤开,进入这具幼嫩的身体,而当触及到的时候,喜儿忍不住脸红红,急喘起来,小手按在张文的胸膛上,用童稚的声音呢喃着爹爹……胀……好、好热……

    嗯,乖,自己动!

    张文一只手继续摸着喜儿的嫩乳,另一只手则玩弄着林巧玉的。孕妇结实的、小小小的嫩乳,摸起来的感觉确实各有不同的感受。

    好……

    喜儿的双腿微微颤抖着,但还是抬起嫩臀,再轻轻地坐下去。幼嫩的小着张文的巨物,这震撼性的一幕,让林巧玉都有些看傻了。

    爹爹……

    喜儿轻轻地呻吟着,小嫩臀抬动的速度也在慢慢加快,嫩嫩的小不断地站来、坐下在张文的胯上,越来越多的滋润让更加方便,她的脸上顿时露出略显妖媚的红晕。

    对,喜儿,快一点……

    张文轻轻地哼着,小就是够轻盈,这样坐下来根本感觉不到重量,看着那娇小的身体在身上蠕动着,可爱的表情有几分性感,长长的头发也在快速摆动,这种视觉上的满足确实能让男人为之兴奋。

    喜儿她……

    林巧玉羞涩地看着喜儿快速地用小着命根子,心里一阵阵颤动。比起眼前这个天真可爱的小,年长的自己还有些放不开。

    老师!

    张文哼了一声,不等林巧玉开口就学着喜儿的口吻,将她的一只手拉到喜儿的身上,没等她缩回去就颤着声说喜儿的身体……很滑吧?

    嗯……

    尽管不好意思,但林巧玉不得不承认,小的身体就是滑嫩,摸起来特别舒服,而喜儿也因为这无意的抚摸而更加兴奋,抬动嫩臀的速度变得更快。

    小那轻盈的身体疯狂地上下动着,在短短的二十分钟,喜儿啊!

    的大叫一声,瞪大了眼睛,浑身颤抖着,没一会儿就瘫软在张文的身上,小嘴急促地呼吸着,也喷出一股股的。

    喜儿现在……也能来那个?

    林巧玉不好意思地问了一声,可眼神看向张文的时候却吓了一跳。

    此时张文正好要到射的边缘,浑身的筋骨都紧缩起来,可喜儿却恰好停了下来,张文最讨厌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可想到小现在不是安全期,她要是这年纪挺了个大肚子,那还得了?于是张文赶紧把命根子,红着脸跨坐到林巧玉的身上,将满是喜儿的命根子插到她的嘴里。

    你,不要……

    林巧玉有几分排斥,毕竟上面都是别的女孩子体内的东西。

    可小嘴已经被坚硬的命根子塞满,即使挣扎也没用。

    好姐姐,快帮帮我……

    张文一脸难受,闷哼着捧着林巧玉的脸,开始前后起来。

    呜……

    林巧玉一看顿时心软,索性红着脸,闭上眼睛,任由张文粗鲁地着小嘴,小舌头也本能地舔着。虽然是别的女孩的分泌物,可却没有异样的味道,这也是让她的排斥不那么剧烈的原因。

    好姐姐,我爱你……

    张文闷哼几声,一阵强烈的快感顿时让僵硬的身体阵阵地发颤,一紧,顿时大开,一股股的瞬间有力地喷!

    呜呜……

    林巧玉默默地承受着张文的喷射,但这量似乎有点多,咽喉的难受还没得到缓解,含着命根子的小嘴,开始有乳白色的细丝一点点地流下。

    世界一片空白呀!张文又了几下,感觉射得精光后,这才深吸了一口气,捧着林巧玉的小脸,慢慢地把命根子抽出来坐到旁边,喘着粗气说好姐姐,谢谢你了,好爽呀!

    林巧玉闻言脸一红,要是平常的话,她肯定会把这些东西吞咽下去,可这会儿看着喜儿在旁边,顿时吞也不是吐也不是,但含在嘴里还有点含不住,有一些慢慢地沿着嘴角滑过她的小脸。

    爹爹……

    喜儿在中,小脸尽是满足的表情在一旁喘息着,而睁开眼睛看见这一幕时也没多想,马上撑起无力的小手爬过去,像平常一样含住张文的命根子,使劲地将剩余的全吸吮出来。

    喜儿……

    张文疼爱地唤了一声,双手温柔地捧住喜儿埋在的脑袋。

    虽然这时身体还处在的爽快中,但也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想着自己的顾虑是不是太多,如果她能一直待在自己的身边,那或许就是最好的结局。

    爹爹、老师……

    喜儿将吸吮出来的全吞咽下去后,见林巧玉脸红红的,含着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马上扑上去,亲着林巧玉的嘴。

    呜……

    林巧玉立刻感觉到喜儿的小舌头滑过她的脸把舔干净,还将嘴里的一并咽下,突然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股醋意,立刻咕噜一声咽下剩余的。

    林巧玉和喜儿的亲吻很香艳,然而张文已经舒服得动不了,等到她们亲完后,索性就把手摊开,一只手搂住等待自己夸奖的喜儿,像哄小孩子似的哄着她,另一只手搂住迷茫而羞涩的林巧玉,缓开导着她因为这种荒唐而产生的不安。

    张文三人一丝不挂地躺在炕上喘着粗气,张文闭上眼睛,将她们纳入怀中。

    不同的身体带来不一样的滋味,如果不是林巧玉现在不适合侧躺,或许一边搂着她,一边玩着她的会是不错的选择。

    房间内弥漫着欢爱过后的味道,三人的呼吸有些急促,但美妙的滋味让这原本尴尬的气氛融洽许多。

    林巧玉摸了摸嘴唇,无法去责怪此时笑得很天真的喜儿,虽然她做的事很荒唐,但却带来无法抗拒的,而且面对这样一个可爱的小女孩,略显严厉的话是怎么样都说不出口。

    喜儿还是如此天真可爱,以为这样的游戏会让亲爱的爹爹更加高兴,也没去顾及林巧玉保守的想法。此时她只是朝着张文甜甜地笑着,张文几句简单的称赞,已经足够让她欢乐得像林里欢唱的鸟儿。

    齐人之福呀!张文抱着林巧玉和喜儿,爽得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终于品尝到林巧玉这个美丽小孕妇的味道,也再次被喜儿的乖巧和温顺所感动,这会儿再多的甜言蜜语也表达不了对她们的喜爱,不过后的爱抚也是不可少,所以还是孜孜不倦地说笑话给她们听。

    张文那略带下流的笑话,逗得林巧玉羞涩之余也咯咯地笑起来,喜儿虽然听不懂,但别人笑她也跟着笑,亲昵地在张文怀里撒着娇,欢乐的模样也让人无比动容。

    过后总是美妙的温馨,张文三人拥抱在一起,享受着这种心灵上的喜悦。

    外面的太阳依旧毒辣,中午的闷热也让人昏昏欲睡,没一会儿喜儿就趴在张文的怀里睡着,而张文也是连连地打起哈欠,剧烈运动过后觉得有点困了。

    林巧玉害怕压到孩子,给了张文和喜儿一条被子后,就到一旁去睡了。倒不是说不喜欢被拥抱的感觉,反而还恋恋不舍,但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母爱还是让她选择放弃。

    渐渐的,平稳的鼾声取代刚才的呻吟,张文呈大字形裸睡,而喜儿一脸可爱的微笑,好久没有和爹爹亲密地抱在一起,小明显很享受这样的时刻。

    林巧玉看着张文两人裸睡在一起并彼此纠缠着,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不过也没说什么,想到刚才那种消魂的感觉,脸上微微一红,经过的滋润后,感觉整个人都轻松许多,仿佛连皮肤都细嫩不少,不由得端详起此时还带着粉红的身体。( 渔港春夜 http://www.xiashu7.com/7_7942/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