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玄幻小说 > 渔港春夜 > 第三章 身份上的刺激
    这时都晚上八、九点了,繁星高挂,夜色晴朗,沙滩上到处是明亮的篝火,一路上都能看见成群结队来游玩的人,或是来这休闲的一家老小。

    尽管张文只有喝几口酒,但这时有不少开放的妹妹穿着泳衣在度假村到处跑,让张文看得觉得有点燥热,在秀秀小嘴里没发泄出来的欲火又有燃烧的迹象。

    办公楼在比较幽静的后面,是游客止步也有专人看守,只有两层小楼所以更像是栋小别墅,一楼是财务和后勤之类的办公室,而二楼是张文和李欣然各一间的私人办公处,都带有一间小套房可以休息,也是为了生意忙碌提前做准备。

    不过这时李欣然等人没有在办公室,而是在院里一座小亭坐着。

    亭子全是竹子所建,既自然又有几分古朴气息,还修了一条水渠从亭子底下流过,鱼儿在水中欢快地游着。

    由于保留这里原有的小片竹林,因此和外边的喧闹比起来,这里清静许多。

    “小混蛋,你竟然让我等那么久呀!”

    李欣然一看张文出现,立刻拍案而起,想都不想就一阵如排山倒海般的发泄。

    “不好意思,那边忙了点!”

    张文赶紧先向李欣然道歉,毕竟这姑奶奶也不是好惹的角色,不过她今天的打扮端庄,一身ol的灰色装扮包裹着性感的魔鬼身材,波浪长发也扎成辫子,有一种和往日不同的诱惑。

    陈君维则一身休闲服,笑起来感觉十分阳光,有几分邻家男孩的气质,完全不像三十多岁的人,他那白晰的皮肤,相信很多女子看了都会自愧不如。

    一看到张文,陈君维立刻热情地打了声招呼“小文,好久不见了!”

    关毅依旧是西装笔挺,得体的打扮威严又有气度,眼神温和,只不过他坐在这里似乎有点尴尬,但他还是朝张文笑了笑,招了招手说“大老板来啦,看来生意满好的嘛!”

    “你们不会是来调侃我的吧?”

    尽管跟陈君维和关毅只有一面之缘,不过这会儿倒像是老朋友,没有陌生的感觉,张文刚和他们打招呼,话都还没说完,脑袋顿时又被挨了一下,很熟悉的疼痛感呀!挺嫩的!

    “你的头还是这么硬!”

    此时李欣然捂着拳头蹲到一旁,心疼地朝拳头哈着气,没好气地说“怎么每次姑奶奶揍你都越揍越不爽,感觉都像在虐待自己了,你这脑袋是石头做的呀?”

    “哈哈!”

    李欣然这副滑稽的模样,顿时逗得大家呵呵笑起来,不过还没笑几声,李欣然狠狠地一瞪,三人立刻闭上嘴,把笑全都愁回去。

    张文见状,心想看来她不只是我的克星呀,连那两位大仙也不是她的对手。

    “你可以挑其他地方打呀!”

    张文无辜地摆了摆手,揉了揉脑袋,便坐下来。

    张文见这两位老玻璃有一点不自在,似乎是因为李欣然的关系,他们也不敢太亲密,不过偶尔的眼神交流也让人有点反胃。

    张文马上装作看不见地问“关大哥、维哥,你们还没吃吧?”

    “你秘书去安排了。”

    关毅点了点头,看着张文的眼睛眯了眯。

    张文顿时感觉到后背一阵发凉。心想他奶奶的,这家伙不会是上门来报复吧?虽说他会被戴绿帽子的元凶是我没错,但你这小子不是很乐意吗?但这眼神是什么意思?妈的,你杀了我可以,但绝不可以看上我啊!

    “没想到是她呀!”

    陈君维呵呵地笑起来,朝着张文挤眉弄眼。

    当陈君维两人看到张曼莹的时候,彼此都有点尴尬,不过笑了笑也就没什么,但陈君维认为张文这是英雄救美后,来了个金屋藏娇。

    此时陈君维那搞怪的样子其实也挺帅,要不是知道内情,谁会相信这一个儒雅帅气的男人会是个零号。

    李欣然没听见陈君维的话,而是将手朝陈君维两人伸过去,没好气地说“好了你们,今天咱们把帐一起算吧!人家结婚的礼金不能少,而且度假村开业的红包呢?以及加油站开业的红包呢?少一份,姑奶奶今天就把你们丢到海里喂鱼。”

    “不是吧!”

    陈君维立刻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装作心疼地说“这个月去旅行,你们可宰了我十多万元,这会儿还要呀?而且你忘了,上个月我还帮你搞了几辆车,你一分钱都没还我!”

    靠,这妞做不花钱的投资上瘾了!张文总算明白了,看来家里的三辆车和公司的车都是陈君维透过关系搞来的。李欣然倒是够狠,钱没给人家不说,还从他身上搜刮一顿,里外一算,她可是赚了不少呀!

    “老公!”

    李欣然嗲嗲的一声让人骨头都快酥了,她扭着性感的小腰一把搂着陈君维的脖子,媚得那叫一个活色生香,但却咬牙切齿地威胁道“你说说,你不是得养我这漂亮的老婆吗?再说了,礼尚往来是肯定的,等下次你结婚的时候,大不了我红包包厚一点嘛!”

    “停!停!”

    关毅在旁边都能感觉到浑身的鸡皮疙瘩,赶紧摆了摆手,擦着冷汗说“欣然呀,今天喜酒我们可是没喝到,而且再说了,你好象也不缺这点钱吧?”

    “珐!”

    李欣然没好气地瞪了关毅一眼,把已经被勒得快喘不过气的陈君维放开后,朝关毅抛了个媚眼,冷笑着说“你们也太见外了,这点钱你们应该也不缺吧?不就喜酒嘛,多简单呀,别说弟妹我不懂礼数,晚上给你们找十个、八个女人和你们洞房,让你们当新郎怎么样?喝自己的喜酒应该就不会心疼了吧?”

    “别乱来呀!”

    陈君维闻言脸都绿了,虽然跟李欣然是夫妻关系,但实际上说是好朋友还差不多,而且李欣然的性格爱疯、爱闹,说不定真来个说得出做得到,那就惨了。

    “我是多么苦命的女人!”

    李欣然立刻摆出一副幽怨的嘴脸,用委屈的口吻说“老公不爱我了,我还得成全他和别人在一起!如此贤慧、如此大度,竟然也讨不到他的欢心!”

    这下别说那两个玻璃了,就连张文都觉得有点头疼了!这是什么和什么呀?

    你老公可是搞gay的专业户,人家的那口子就在这里,你给他找女人这是哪门子的事?但别说要是肯多花点钱,照这两位超级美男的外表,难保他们不会被一群小姐给,那就是人间悲剧呀!

    “我给、我给!”

    陈君维哭丧着脸,郁闷地说“我说,怎么一定要把我们拉来?原来是到这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准备宰我们一顿呀!这什么世道呀!”

    “去你的,你是我老公,不宰你宰谁呀?”

    李欣然这才满意地笑起来,拍了拍陈君维的肩膀,感觉简直像是在说小子,算你懂事!

    这关系真混乱!张文在旁边看得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不过话说这两位大神过来也不错,那么久没见面,可以趁机拉拢一下感情,再者也能借他们的名号宣传一下,可惜早上剪彩时他们不在,不然今天的开业就更有分量了。

    “关先生、陈先生!”

    这时张曼莹小跑过来,身后跟着一些厨子打扮的人,看见张文也在,她愣了愣,眼里闪过一丝柔和,马上又恢复正常,很礼貌地问“你们要在这里吃吗?”

    “嗯,行!”

    关毅在外人的面前一向稳重,只轻轻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不过明显他被李欣然调戏得有点不自在,看都不敢看这活色生香的尤物。

    “好的,请稍等。”

    张曼莹应了一声,给了张文一个微笑后就开始忙碌。她一边叫厨师搬来材料和工具,一边指挥着服务员把吃饭用的餐具送上来,俨然就是个专业的秘书。

    “这就是你的秘书?”

    李欣然眼睛一亮,拍了拍张文的肩膀,满脸暧昧地看着张曼莹,有点调戏地说“不错嘛,当老板了知道该怎么配套!这年头呀,秘书就得挑个小美女,最好还是那种容易哄骗的单纯小姑娘,你要是挑个男的,我可是会看不起你。”

    “是我家亲戚,好不好!”

    张文立刻白了李欣然一眼,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张曼莹今天的打扮确实得体。马尾辫显得青春动人,简单的白衬衫、灰裙子有几分制服诱惑的感觉,她忙得额头上沁出汗珠,虽然强装干练,不过还是可以看出她有几分紧张。

    干杂活的就算是秘书?张文对这没有概念,不过这段时间以来,乱七八糟的小活都交给张曼莹,不管帐目结算或是跑腿的工作,基本上她干得不错,虽然经验不够,偶尔有点生涩,但总体来看还是游刃有余,不会出乱子,起码她细心的工作态度让他省心不少。

    此时东西一一准备好了,灶台直接搭在亭子的旁边,一口砂锅在柴火的细炖下冒着香气。

    在张文的建议下,饭店除了海鲜外还多了一种野鸡火锅,当然这也是变相替养鸡场找销路,只是和别种火锅略有不同,而是是在竹亭里搭大灶烧的柴火!

    城市人和现在的年轻人很少有玩火的机会,更别提这样的大灶,很多人连见都没有见过,虽然野鸡火锅的价格有点高,但很多人还是乐意点这道菜,除了受到宣传的吸引外,大多就是想玩一下火,只是简单地添几把柴火,却让他们找到很多乐趣,不得不说这也是住在城里的人才会感受到的乐趣。

    “味道不错嘛!”

    陈君维闻了一下,赞许地笑了笑。

    这时一个精瘦而干练的老厨子走过来,慈眉善目的样子吸引大家的目光,其他的厨子一看到他都叫着师傅。

    “老板,有贵客的话,我就弄几道拿手菜吧!”

    老厨子叫陈万年,是这一带比较出名的野厨子,虽然厨艺是家传,但除了家常菜外也有不少私家菜。早年他靠替别人办宴席赚了不少钱,临老就带了一堆徒弟,张文也是透过人介绍才请他过来。

    目前度假村除了自助的烧烤外,主要的菜就是海鲜和野鸡火锅。菜肴的烹饪当然是越有特色越好,而陈万年恰好就有这一手好厨艺,只是很多私家菜做法复杂,不适合对外销售,这也是张文长了个心眼的地方,有贵客来临就可以把他请出来,这样的招待自然显得更有分量。

    有传闻这老头的祖上可是御厨出身,从小就跟着爷爷学手艺,虽然是乡里间的野厨,不过大家对他煮的菜可是赞不绝口,甚至很多城里的酒店都来邀请过他,不过他似乎老了,想留在家乡享受天伦之乐,因此即使有再高的薪水也都婉拒,如果不是度假村离他家算近,估计想请也请不来。

    “老师傅,您开始吧!”

    关毅倒是饶有兴致。他从李欣然和苏蕊嘴中听到对这道菜赞不绝口的话,来的时候也抱有一丝好奇,虽然不是嘴谗的人,但也对她们嘴里那色香味俱全的乡下美食充满期待。

    “您瞧好了!”

    陈万年吆喝一声,身旁的徒弟立刻轻车熟路地忙碌起来,不过基本上都是做一些简单的活,看这架势,今天他要亲自掌勺了!但他已经退休好多年,令张文有点担心他的手艺还在不在。

    首先端上四盘凉拌的野菜,看起来普通,分量也有点少,对于这开胃菜大家都没说什么,而李欣然满喜欢这种天然的美味,夹了一筷子送到嘴里,刚咬了几下,顿时眼放亮光,点了点头说“你们试试,味道不错!”

    “吉祥如意!”

    陈万年笑眯眯地指着野菜解释道“这菜叫鸡爪子,用泉水一洗、盐一泡,就香得让人垂涎;这叫香粒子,用菜籽油过一过,然后拌上蒜泥,连盐都不放就可以入口;这叫辱丁子,过水烫熟后再切碎,然后加上一点点调制的辣椒酱,香而不刺激,是开胃的好东西;最后这叫花衣,洗干净后炒熟,再加一点芝麻酱。都是原汁原味的好东西,这四道菜叫吉祥如意,是好日子里必须吃的头菜。”

    “老师傅,好手艺!”

    陈君维一吃也是赞不绝口。

    这四道菜没有繁琐的过程,简单地提味就那么香甜,尽管这种自然的香味有点奇特,但却能让人胃口大开。

    “不错!”

    关毅也是赞许地笑了笑。

    看着李欣然三人满意的模样,张文这才松了一口气,递了个眼色示意陈万年做主菜。

    “您看好喽!”

    陈万年指挥弟子架起三口油锅,小火慢慢烧开后,熟练地宰了一只鸡,将鸡腿上的仔细地剔下,切成细丝后放在漏勺里抖几下,再撒上一些香料后,就开始控制油温。

    “炸鸡肉?”

    李欣然瞪大眼睛,明显对这道菜有点失望,毕竟这年头别的不多炸鸡多,虽然肉很新鲜,但真的不觉得这有什么稀奇。

    此时陈万年把手放在油面上,估计是油温差不多,立刻就拿起一把大勺舀了一整勺的热油,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就浇在漏勺里的鸡肉上!

    陈万年的手轻轻抖了几下,就听见鸡肉翻动的时候被浇得滋滋作响,一股香味也开始弥漫开。

    “小心点!”

    李欣然一看翻腾的油锅,立刻吓得叫了一声。虽然她的个性大剌剌,但看这么大年纪的老爷爷做这种危险的事,心里多少有点紧张。

    “老师傅,注意安全!”

    关毅也关切地喊了一句。虽然都是富人家的子弟,不过他们倒没半点纨裤之气,反而因为良好的教育而很有修养,这也是张文最为佩服的地方。

    “没事,咱这手艺几十年了!”

    陈万年温和地笑了笑,一边抖着鸡肉,一边笑呵呵地说“这道菜叫三过油,是我们祖上传下来的手艺,因为太繁琐,所以很少做。这””第一遍过的是八成热的芝麻油,意在将肉的表皮快速凝结,因为鸡肉比较容易散,这一炸不仅炸好外形,还能起到酥脆的作用。”

    ““”第二过!”

    陈万年把””第二锅油再次浇在鸡肉上,一边抖着鸡肉,一边笑咪咪地说“花生油,用六成熟的油轻轻一浇,那表面上的肉差不多也就熟了,鸡肉的口感也会变得瘦而不柴。”

    ““”第三过!”

    陈万年直接把鸡肉丢到””第三口油锅里,没等滋滋作响就立刻捞起来,眼疾手快地把鸡肉丝装进盘里,解释道“苦菜油,用四成熟的油温一过,此时从里到外都熟了。外酥内嫩,各种油的香气点缀上去却是油而不腻,会让鸡肉的口感倍增。”

    最后陈万年简单地撒上一些黄黄绿绿的碎末,鸡肉一端上桌,立刻弥漫着一股香味,精彩的手艺和菜的香味顿时让人精神大振。每一条肉丝都大小均匀,色泽通透如玉,加上黄黄绿绿的香料点缀在上面,感觉上更像是一件艺术品。

    张文和他们客气了一番后浅尝一口,不由得对陈万年竖起大拇指,虽然他家养的野鸡活动量足,肉质不错,但可没嫩到这种简直媲美豆腐的地步,油而不腻、瘦而不柴,很难相信这竟然只是鸡的大腿肉。

    三种油的香味结合在一起,入口的时候似乎很浓郁,但是当想要细细品尝的时候,却捕捉不到那诱人的气息,而撒上的碎末大多是切碎的香料和新鲜的野菜,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并不浓郁,却提升鸡肉的鲜美,当所有的香味混合在起来,主导的依然是肉香,感觉上十分奇妙。

    “嗯,好吃!”

    李欣然是一筷子接一筷子地夹,偶尔皱皱眉头,似乎是想捕捉鸡肉以外的清香,但要刻意寻找的时候,却发现根本就找不到。

    关毅和陈君维也是食指大动,不停品尝着鸡肉,互看的时候彼此的眼里都有疑惑,似乎有着和张文一样的疑惑为什么入口的时候芬芳四溢,不在意的时候感觉香气交集,但要寻找的时候却毫无踪影?实在太奇怪了。

    此时张曼莹也闻到香气,不过她倒像是个秘书,很端庄地站在一旁,微笑着拒绝别人的邀请,只是张文细心地注意到她的喉咙动了一下,似乎是咽口水的动作,这才想起她忙碌了一天,记录着开张的情况,估计晚饭也还没吃,心里顿时感到自责。

    张文赶紧拿起碗筷,为张曼莹夹了一些鸡肉递过去,轻声地说“你也还没吃吧?先垫一下肚子。”

    “不了,我不饿!”

    张曼莹很礼貌地笑了笑。尽管心里对张文的细心很感动,可眼下还有客人在,她也注意到这点菜还不够他们吃,所以谢绝张文。

    “不饿,尝一下也好!”

    张文马上把碗塞到张曼莹的手里,尽管一开始就叫她别这么拘谨,可毕竟是学生,多少还是有点稚嫩,怎么劝都不肯坐下来,严谨的态度有点过头。这到底是秘书还是丫鬟呀?

    “是呀,味道很不错哦!”

    李欣然咯咯地笑起来,半开玩笑地说“反正这里都没外人,你紧张什么呀?咱们又不是跨国大集团,没那么多规矩。”

    “谢谢!”

    张曼莹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众人,见关毅和陈君维都不在意的样子,这才接过碗坐下来,夹起鸡肉丝送进樱桃小口,品尝着这让人垂涎三尺的美味。””第一盘菜很快就见底,虽然过程不是很精彩,但味道确实不错,众人的食欲和好奇心也被吊起来,都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投向忙碌着的陈万年。

    这时陈万年已经宰杀好一条青鱼,正迅速地扒皮去骨,看似苍老的手,此时无比灵活,一阵眼花撩乱的处理后,只剩下完整的鱼肉,精彩得就像是在表演杂技一样。

    “好厉害呀!”

    李欣然一向玩兴很好,看得都鼓起掌。

    “老师傅的手脚真快呀!”

    陈君维也赞许一句。

    陈万年那硬朗的身子骨、熟练的手艺,确实让人觉得赏心悦目,””第一盘菜是色香味俱全,很自然就让人对接下来的菜肴有所期待。

    “这叫鱼胎,一般人想吃,我都不做!”

    陈万年得意地笑了笑,手一翻把鱼肉丢到案板上。

    两个徒弟见状开始用刀把鱼肉一点点地刮成鱼蓉,又很利落地砍成鱼泥,动作比起陈万年显得很生疏,不过还满有看头。

    陈万年仔细地把一条完整的鸡肠子拿出来,接着将切好的鱼泥和上香料灌进去,手法像是普通人家在灌香肠,灌好后手又迅速地一绑,随即上锅用大火蒸十分钟,等时间一到,连火都没关,就直接用手一拿丢进油锅里,满锅的猪油立刻沸腾起来。

    “他的手不怕烫呀?”

    陈君维看着都觉得手疼,见那大锅底的水还沸腾着,温度估计也不低,这样徒手拿东西,难道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大概他是习惯了吧!”

    关毅点了点头,也对陈万年的手艺感到很佩服。

    “装盘喽!”

    陈万年一声吆喝,旁边的徒弟立刻把摆好雕花的盘子递上去,接着陈万年用筷子将炸得酥脆的鱼肠夹出来,没等油温散去就用刀利落地将鱼肠切成一段一段,众人刚从这眼花撩乱的刀光中反应过来时,鱼肉肠就伴随着香气端上桌。

    “好香呀!”

    鱼肠的香味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来形容,这时鸡肠的外皮还在滋滋作响,但鱼肉的香味却已散发出来。

    众人都很期待这道菜肴,不过实在太烫了,也只能稍等一下。

    此时张曼莹面对眼前的美食,确实感觉到馋虫在作祟。

    见这道菜似乎不再那么烫了,张文赶紧给每人夹了一块,夹给张曼莹时,她眼里闪过一丝柔光,轻声地说“谢谢!”

    “香呀!”

    李欣然一口咬下去,立刻就感觉到满口的芳香。那猪油看似肥腻,但只是把鸡肠皮炸酥,而包裹在里面的鱼肉还是像蒸的一样,清淡的鲜美加上各种调味料的提味,外酥内嫩的口感特别爽口。

    那新鲜的鱼肉,陈万年已仔细地剔掉所有骨头,接着用上好的刀工刮成鱼蓉,又快速地剁成鱼泥,在剁的同时还分不同的时段加进香料,而鱼肉蒸过后既软嫩又有弹性,不失鲜美又带着鸡肠的油香,吃起来又嫩又滑,口感实在太好了。

    “嗯,不错!”

    既使吃惯山珍海味的关毅都眼睛一亮,对于这手续繁杂的美味赞不绝口。

    陈君维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关毅的话,这顿饭确实让人胃口大开,别样的环境也衬托这乡下特有的风味,感觉比在大酒店吃饭还强几分。””第二道菜也很快就空了,因为过程繁琐,所以速度有点慢,不过这样的美味确实值得等待。””第三道菜卖弄的是刀工,新鲜的三文鱼开膛破肚后,陈万年喝退徒弟,自己在冰块上快速地将鱼肉片下来,迅速地把切好的鱼片装上盘。

    鱼肉新鲜得不能再新鲜,每一片都大小均匀,薄得就像是纸片,甚至夹起来都能隐约看到对面,鲜嫩的口感配上陈万年特制的酱汁,鲜而不腥,充满弹性的鱼肉却入口即化,带着海水的清香,顿时让人眼睛一亮。

    “厉害!”

    陈君维一边品尝着鱼肉,一边感叹着陈万年的刀工,他实在太可怕了!每一片鱼肉都切得薄如蝉翼,几乎到了透明的地步,这种功夫没几十年是出不来的。

    “真的很薄呀!”

    关毅也为这独到的手艺喝彩,不过一转头见其他人都吓傻了,回头一看也目瞪口呆。

    只见一盘鱼肉都快吃完了,鱼头竟然还活着,鱼嘴开合著,仿佛不知道它的肉已经成了别人的食物。

    本来陈万年还想再做几道菜,不过这时后厨的徒弟跑过来,着急地说客人太多,大家忙不过来了。

    尽管有点不舍,但张文征求李欣然的意见后,还是让他们先去忙。

    口福以后有的是时间享受,眼下还是生意要紧,””第一天开业,可千万不能怠慢客人,还指望着要多养几批回头客呢!

    “小文的眼光不错。”

    此时三盘菜都空了,关毅抿了一口桑梓酒,舒服地叹息一声,说“这老师傅看起来身子很硬朗,手脚也很利落,难得的是做出来的菜色香味俱全,一般酒店还真没这么好吃的菜,有这样的手艺在,生意想不好都不行了!”

    “那承您吉言了。”

    张文高兴地笑了笑,举起酒杯朝他们示意一下。

    桑梓酒的酒精浓度不高,喝起来清甜爽口、去油解腻,最适合这时候喝。

    “祝你生意兴隆!”

    陈君维也举起酒杯,接着叫张曼莹过来,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万元,微笑着说“这是我们的礼金,麻烦你送过去给新人吧!”

    “这……”

    张曼莹拿着钱,顿时有点手足无措,迷茫的眼神只能求助地看向张文。

    “拿去吧!”

    还没等张文开口,李欣然就笑眯眯地说“就这点,他还好意思拿出来,我在这代表新人鄙视你们。”

    张曼莹见张文悄悄地点了点头,这才拿着钱放心走出去,临走的时候说还得回去记录开业””第一天的情况,一会儿就不过来,或许她以为张文等人有正事要谈,她在这里不方便吧!不过今天确实很忙,她这秘书得做的事,自然也多得有些忙不过来。

    鸡汤熬开以后,汤、鲜嫩的鸡肉和几道咸菜就让人食指大动,虽然此时众人胃口大开,但都保持着礼貌,吃相也十分优雅。

    李欣然虽然一直顽皮地说东说西,但不经意间的细嚼慢咽,也流露出有教养的一面,而张文也陪着他们高雅起来,一顿饭吃得不疾不徐。

    其实乡下清淡的菜有时候是改善胃口的好东西,不少城里的酒店都注重大鱼大肉,吃多了反而容易反胃,这时一些清淡的野菜、少油少肉的汤就成为最鲜美的东西。

    但更让张文哭笑不得的是,几颗白煮蛋都能让李欣然等人吃得津津有味,虽然野鸡蛋的口感好一点,但也不至于这样吧!后来张文跟他们聊了一下,才知道这些大神都没做过饭,去饭店比在家吃的还多。

    试问,哪间酒店会卖白煮蛋呀?他们挺久没吃过这种朴实的食物,或许是回忆起小时候的欢乐吧?气氛一下子变得很轻松。

    酒足饭饱后,关毅几乎没说什么话,倒是李欣然不停地逗着陈君维,把他都逗成张大红脸,但看着他和关毅在桌子底下十指交扣,张文的胃都快了,心想妈的!要恶心回家恶心去,在这恩爱什么啊?

    眼看快十点了,这时众人才准备离去,虽然时间有点晚,不过度假村通宵看日出的年轻人还是欢声笑语着。

    一到外人面前,关毅和陈君维也不敢再亲热,但这两人一站出来,一个充满阳刚味,一个儒雅斯文,不得不感慨真是帅得没天理,顿时吸引一些大胆的女人都跑过来搭讪。

    关毅只能铁青着脸拒绝,陈君维倒是指着李欣然说“这是我老婆。”

    才好不容易把搭讪的人都赶走,也不知道这两人是不是有女人恐惧症,感觉上似乎很不自在。

    张文也遇到了一、两个女人前来搭讪,但长得实在是非人类,张文强忍着反胃的冲动拒绝人家,过后差点都要吐一地。

    “帅哥!”

    李欣然也来劲了,抱着调戏陈君维的心态,亲热地搂着他的肩膀,故作委屈地说“你还知道我是你老婆呀!每次都让我独守空房,你不觉得惭愧吗?”

    “别开这种玩笑!”

    陈君维一下子就很不自在,想推开李欣然,但被她使劲地一搂,马上就不敢了。

    李欣然绝对是那种能让男人喷鼻血的尤物,不过可惜的是,她老公根本不算是男人。

    嗲嗲的声音、委屈的模样、妖媚的身材!张文被刺激得差点就要硬了,她绝对是个祸害苍生的尤物,简单的几句话,那诱惑实在太大了,心想妈的!

    搂这死玻璃干什么?还不如搂我呢!起码老子还知道你有女人味,也知道感激你,真浪费呀!

    “晚上怎么办?”

    此时关毅有点尴尬,朝张文苦笑一声,大概是希望张文去阻止李欣然,毕竟他和人家的老公是一对,算起来是个变态的””第三者,感觉要多别扭就有多别扭。

    “现在太晚了,你们就住在这里吧!”

    张文赶紧帮陈君维摆脱李欣然的调戏,喊来服务员迅速帮两人开房间。

    一看到陈君维两人眼里悄悄的喜色,张文心想明天一定要把那间房间彻底消毒,所有床上用品都烧了,不能让这恐怖的气息影响这里的风水,太他妈的恶心了。

    陈君维两人的老婆都在这里,在这里留宿当然不是奇怪的事,而这也是应付他们家人的好借口,这两个变态眉毛一动,立刻就跑了,估计是激情开始燃烧了吧?这下别说酒店的房间,恐怕叫他们去猪圈照样都能野战,太他妈恐怖了。

    “然姐,一会儿你要去哪里?”

    李欣然这会儿也不闹了,看了看张文,笑眯眯地说“我去找你蕊姐,晚上又可以抱着她睡,爽呀!”

    “嗯,明天见!”

    张文把李欣然送上了车。没办法,苏蕊不太适合在这里抛头露面,虽然他一再邀请苏蕊,但苏蕊也只能无奈拒绝,毕竟关系太公开化也不好,有些事情虽然心知肚明但还是不能摆上台面,张文也只能听她的话。

    送走了这些大神,张文又忙了一会儿,见宴席已经散了,家建也被抬回去,才准备休息。

    忙了一天,张文确实有点疲惫,他打了通电话给张曼莹,准备先送她回去。

    这段时间,张文弄了间两房一厅的公司宿舍,她和两个女孩子住在一起,也不回学校的宿舍,工作起来倒也方便许多。

    在车前等了一会儿,不久,张曼莹小跑过来,身后还跟着一人,是陈晓萍。

    陈晓萍今天可是高兴坏了,儿子结婚可是一件大事!忙是比别人忙一点,不过心里也十分踏实,尤其是今天的宴席阔气得很有面子,心里自然明白张文是为了让她高兴才这样做,说不感动那肯定骗人。

    “不好意思!”

    张曼莹抱着一堆资料,往车后座上一放,轻喘着说“今天的帐刚结算完,一会儿回去我再仔细核对一下,看哪项营业收入比较高,明天报告给你知道!”

    “别着急,今天好好休息!”

    张文说道,便让张曼莹上车后座,见陈晓萍含情脉脉地看着他,胸前的那对豪乳实在勾人目光,心里顿时有点发痒。

    张文朝陈晓萍招了招手,笑呵呵地说“姨妈,你怎么还不回去休息呀?”

    “我去将礼金结算!”

    陈晓萍整理着身上那漂亮的衣服,而每当她每走动一下,胸前的豪乳都会颤抖几下。

    陈晓萍羞涩地看了看张文,但碍于张曼莹在旁,还是保持着长辈的口吻,但也难掩兴奋地说“小文,有的人给的礼金真大方,这一算还剩不少钱呢!”

    “留着等孩子出生后用吧!”

    张文读出陈晓萍眼里的感激,心想那些人都是借花献佛的好手,有这样拉近关系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虽然便宜了家建,不过想想也没什么,他既是我的大舅子,又是姨妈的儿子,都是一家人嘛!

    “嗯!”

    陈晓萍高兴地点了点头,坐到副驾驶座上,脸上还有抹兴奋的红晕。

    或许她没想到会有这么多钱吧!所以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贫穷的五挂村,通常礼金就二十块、五十块,今天可算是开了眼界!一、两千块的比比皆是,而张定光一出手就是八千块,陈君维更是大方地给了一万块!

    这些人既不是家建的朋友也不是亲戚,出手会这么阔绰的原因,她也猜出几分,心里有点甜滋滋的。

    人都是好面子的,这样的本性,在乡下地方更是被充分发挥。以陈桂香那么小气的性格,都会大摆宴席,那陈晓萍就更不用说。她儿子这么豪华的婚宴,自然无比风光,因此身为母亲当然也特别高兴,对张文的用心关照,心里也更加感激,眼神柔和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还要动人。

    “我先上去了!”

    车子缓缓地停在宿舍的楼下,张曼莹手忙脚乱地整理着车上的资料,朝张文甜甜一笑后,进入宿舍的大门。

    刚才车子在行驶的时候,张文与陈晓萍都没乱来,说的也都是正经事,这会儿电灯泡不在了,张文看宿舍旁边有一条幽暗的胡同,再看旁边媚眼如丝的姨妈,心里顿时有点发痒,马上把车子开到胡同。

    张文关了车灯后,除了隐隐的月光外,一片黑暗,张文立刻转身,将椅子放低后,把眼前美艳的少妇抱过来,吻上她那红润的小嘴,喘着粗气说“姨妈,今天高兴吧?”

    “嗯,谢谢你!”

    陈晓萍动情地回吻着,丁香小舌热情地回应着张文的挑逗,呼吸一下子就急促起来,身子也不安地扭动着。

    “要谢就趁现在吧!”

    张文吻得陈晓萍浑身酥软后,双手迫不及待地按上一对豪乳肆意地揉捏起来,虽然还隔着衣服,但这巨大的尺寸、充满弹性的手感实在美妙,摸起来让人爱不释手!

    “不、不行……不能在这里!”

    尽管意乱情迷,但陈晓萍骨子里还是一个传统的女人,红着脸使劲地护住衣服不让张文脱下,看来在这种地方欢好,对她来说勉强了一点。

    “来一次吧!”

    张文软磨硬泡了半天也没用,心里感到郁闷,索性把陈晓萍的脑袋按在,喘着粗气说“姨妈,不脱衣服也成,先帮我一下。”

    “小色胚!”

    陈晓萍闻言脸红,不过这次没有拒绝。她小心翼翼地趴在张文的腿上,由于车内空间有限,不太好活动,调整角度后才拉开张文裤子的拉链,把坚硬的命根子掏出来,几下后慢慢地含进去。

    先前秀秀挑起的那把欲火始终没有浇灭,这会儿张文舒服地哼了一声,手摸着陈晓萍的小脸示意她呑得更快一点。

    陈晓萍含着巨大的命根子温柔地着,小手也玩着一对,几次的突然深喉,让张文舒服得都呻吟出来,心想到底是少妇放得开,姨妈的技术越来越好了,连深喉这种事都无师自通地学会,看来以后的日子肯定很爽。

    随着陈晓萍的呑吐,车子也震动几下,两人的影子在车窗上凝地活动着,虽然不是很清晰,却不难看出在干什么。

    张文两人这时都沉浸在美妙的感觉中,丝毫没有察觉到黑暗中的拐角处,有一双眼睛正看着他们,眼里充满震惊和呆滞。

    张曼莹本来已经上楼,但她在窗前看到车子开进路旁的胡同,她顿时感到疑惑,便悄悄地下来查看,却没想到会是这样震撼性的一幕。

    张曼莹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要不是她掮住嘴巴,肯定会惊叫失声,脑子顿时一片混乱,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他们是这种关系。张文斯斯文文的,平日彬彬有礼,张曼莹早就对他有好感,再加上那次的英雄救美,虽然过程很平淡,但在她的心里却感到十分震撼,芳心也在连日来的接触下慢慢对他产生爱意。

    这段时间,张曼莹几乎天天都跟张文见面,虽然是在工作,但在忙碌中却有一种充实和甜蜜,张文的谈笑风生、聪明才智和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散发着让人无法自拔的魅力,令张曼莹好几次对上那双柔和的眼睛,都觉得呼吸有些上不来,而且夜里这道身影还不断地出现在梦中。

    可眼前的这一幕却是那么荒唐,那个女人可是他的姨妈,他老婆的妈妈!今天更是新郎的母亲,任谁都没想到宴席过后,两人会在这里玩车震!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张曼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平日里温文儒雅的男孩和端庄亲切的美少妇之间,会有这样荒唐的关系。

    此时车震结束了,应该是楼上的住户不知道为什么三更半夜地亮起灯吵架,就把偷情中的两人吓了一跳,于是两人慌忙地整理好衣服,赶紧开车离开,而张曼莹也赶紧跑上楼,脑子里还纠结着刚才蠕动的身影。

    家建的新房是张文送给他,当张文两人回到房子时,新房的门已经紧锁,估计那醉得像死猪一样的新郎也没办法享受洞房,毕竟新娘子的肚子那么大,就算家建精力再旺盛也不敢乱来,在这一点上,张文只能深表同情。

    此时屋内静悄悄的,看样子他们都睡了。

    “你睡房间,我睡客厅!”

    陈晓萍小心翼翼地走着,深怕吵醒今天的新人,虽然已经湿润一片,很渴望男人的进入,但害怕被儿子发现,她还是不敢满足体内的欲火。

    “一起睡,半夜我再出来!”

    张文有些强硬地把陈晓萍拖到房内。

    陈晓萍因为害怕被发现,所以也不敢声张,只能半推半就地跟进去,心里却因这特殊的环境而感到紧张。

    “别出声呀!”

    陈晓萍扭捏着脱下衣服,丰腴的一对豪乳一跳出来,立刻让张文兽性大发,猛地扑上去一顿啃咬,在陈晓萍气喘吁吁,强忍呻吟的媚态中,将自己也扒了个精光,把愁了一天的命根子对准她那潮湿饱满的,狠狠地!

    在新人的新房的隔壁新郎的妈!这种想法一直在张文的脑海里徘徊,让张文兴奋得眼都红了,一下接一下越发地有力地,手也不停揉着那对跳动的豪乳,把玩着这对哺育新郎的宝贝。

    “死鬼……你……”

    陈晓萍顿时浑身火热,情动间,被张文的横冲猛撞弄得浑身发麻,快感如潮水般袭来,或许她也感觉到这特殊的氛围,整个人越发地兴奋。

    为了不呻吟出来,陈晓萍只能咬着被子,从喉咙里发出如哭泣般的呜咽声,成熟性感的身体在女婿有力的下扭动着、迎合著,脸上的表情也不知道是喜悦还是难受,但没一会儿她就“呀呀”叫着来了。

    此时张文也和陈晓萍一起,休息一会儿后,再次把命根子插到姨妈的嘴里,让她好好地舔了一遍后,再次翻身上马,用后入的姿势享受着这个性感的美少妇。

    张文拍打着陈晓萍那充满弹性的臀部,看着新郎的母亲在呻吟,那种感觉爽得让人都要发疯了。

    隔壁的新人睡得很死,或许是婚礼的繁琐让他们筋疲力尽,完全没有察觉到就在他们隔壁的房间,张文把他们的妈干了两次,让她的痉挛来了六次,插着她的嘴、插着她的,还把全让她呑下去。

    刺激的一夜,两次过后,张文还是被陈晓萍赶出来,陈晓萍还是怕被别人发现,而张文也没再坚持,心想都两次,早就满意了。

    张文洗完澡后,拉着被子躺在沙发上,由于疲惫了一天,很快便睡着,想到今天的经历倒也觉得好玩。

    伴娘是自己的小妻子,而今天和秀秀一番也别有滋味;在新郎家干姨妈,角色上的不同带来心灵上莫名的刺激!尽管和她们上床不只十次、八次,但在今天这个喜庆的日子中,感觉还是满爽的。

    张文满意地睡着了,但这时有一人却心乱如麻,怎么样都睡不着。

    此时张曼莹只穿着内衣,躺在属于她的小房间,房内只摆放着床、书桌和空调,虽然地方有点小也有点空荡荡,但比起学校的宿舍还是强许多。

    乱,很乱!张曼莹瞪大眼睛,看着天花板,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辗转反侧就是无法入睡,那一幕一直在脑子里回荡着,但她到底为什么感到震惊?

    他都有两个老婆了还和丈母娘乱来,是要谴责这种不道德的行为吗?

    想法很正义,可为什么心里酸酸的?每次看张文和他两个老婆有说有笑,心里都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因为什么?好象找不出原因,说是吃醋,那也不应该是为这种有家室的人呀!

    尽管张文对她有恩在先,张曼莹也不知道为什么激动,只觉得有时候真的很孤单,有心事不知道该向谁诉说,眼角不知不觉有些湿润,虽然面容依旧沉静,但泪水却不争气地滑过脸庞。

    干嘛要哭?哭什么?泪水流淌着,却找不到答案,空洞无神的眼里带着忧伤,却找不到多愁善感的理由,也无法让烦躁的心灵安静下来。

    张曼莹静静地看着天花板,似乎明白了什么,但却又捕捉不到什么,这种心疼的感觉,似乎和父母走的时候很像,但又有点不同。

    泪,静静的流。是没有原因,还是不敢去面对原因?( 渔港春夜 http://www.xiashu7.com/7_7942/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