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玄幻小说 > 渔港春夜 > 第五章 国王游戏(下)
    呜……

    李欣然发出闷哼般的呻吟声,随即也吻得更加卖力。人间地狱呀!

    空气中充斥着动人的涟漪氛围,不时响起啧啧的吸吮声,令张文在一旁看得都快要疯了,两具如此美丽的身体纠缠在一起,彼此用69的方式挑逗着‘脸上满是陶醉的红晕,完全感受不到荒唐的感觉,反而让这诱人的氛围变得越发浓烈。

    张文能清楚看到她们的舌头是如何灵活的亲吻着彼此的羞处,那动作充满怜爱,但也十分妖冶。

    苏蕊是””第一次亲吻女人的,即使曾有点排斥,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却不像原本想像中的反感,或许是抬头偷看张文的时候,爱人的表情给了她鼓励,让她愿意用这样的方式来讨好张文‘於是苏蕊越发的卖力起来,一边挑逗着李欣然,一边享受着羞处那柔软的舌头所带来的快感,让她觉得骨头开始发软。

    苏蕊和李欣然都知道对方的性感带在哪边,没一会儿,她们的就氾滥成河‘张文在旁边看得忍不住,於是抓住李欣然的手,让她握住命根子。

    灭此时,李欣然已经被舔得非常舒服‘一握住那火热的命根子就本能的起来,那不时发出的呻吟声听起来更是无比诱人。

    在了一会儿,苏蕊和李欣然那性感的身躯变得滚烫起来‘呼吸也快得有些控制不住。

    这时,张文已经控制不住地想提枪上马,岂料苏蕊竟然突然弓起身子,瞪大眼睛,张大了嘴啊!啊!

    的叫,身体瞬间控制不住的颤抖着。

    老公,我、我要来了……

    苏蕊睁大眼睛,发出类似哭泣的哼声。这么快就了?李欣然突然觉得有点空虚,但见苏蕊情动的样子,还是继续亲吻苏蕊的羞触‘舌头灵活的钻进内,开始舔着那早已经硬起来的。

    苏蕊被李欣然的动作刺激得更加兴奋,她突然拉住张文的手,情动喊道‘^老公,亲我、亲我……

    蕊姐……

    张文连忙凑过来,从背后将苏蕊抱在怀里,双手环到她的胸前,握住那对饱满的,一边使劲揉着,一边用手指揉弄那已经硬起来的.这时,苏蕊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而她刚一转过头,张文马上就在她意乱情迷的呻吟中,开始吻着她的嘴、吸吮着她的舌,舔着她嘴里那李欣然的味道。

    多个部位同时被刺激,苏蕊顿时哼了一声,能感觉到浑身的细胞都被快感的浪潮所淹没,因此当李欣然咬住时,苏蕊再也控制不住,浑身剧烈地抽搐着,顿时喷出一股火热的。

    呜……

    李欣然还在卖力舔着苏蕊的羞处,突然感觉到一股火热的液体喷出来,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喷了一脸。

    呼……

    苏蕊身体抽搐好久后,才松了一口气‘全身无力地瘫软在张文怀里,嫩臀控制不住地坐在李欣然的脸上。

    蕊姐,舒服吗?

    张文爱抚着苏蕊的身体,看着怀里的尤物后的满足模样,不禁心念一动,开始亲吻着她的脖子,让她沉浸在这美妙的余韵中。

    老公‘好舒服呀……

    苏蕊靠在张文的肩膀上,闭着眼睛,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压死我了!

    这时,李欣然被苏蕊那浑圆的臀部压得有点喘不过气,见张喂‘我满脸都是你老婆的水呀!

    李欣然装作很委屈的指了指自己的脸,再看苏蕊满足的模样,忍不住调戏道没想到蕊姐的技术那么好,刚才我差点也来了哦!不过这个水眞的太多了,不小心可是会被淹死的。

    刚文和苏蕊竟然在她身上打情骂俏‘心里微微一酸,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吃谁的醋。在难受之下,她开始用力的推着,一下子就把张文和苏蕊推倒在床上。

    ^苏蕊浑身瘫软如泥,后的更是覆盖整条腿根,此时她闭着眼睛,根本不敢睁开,但身体还沉浸在如潮水般的快感中,因为这是苏蕊””第一次在两人爱0抚的情况下达到,对这种强烈的刺激感到有点迷恋’但又害怕这时的样子会很难看,内心很纠结,所以根本就不敢看向张文。

    谋杀呀!

    李欣然立刻坐起身,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她似乎也没想到苏蕊会那么快就来,就见她的脸上满是,在秽中又多了分说不出的妖娆。

    然姐,没事吧?

    张文也将李欣然抱到怀里‘双手不客气的分别摸上她们的一只,肆意地揉捏起来。

    你少说两句话,又不会死!

    苏蕊闻言有些不好意思,睁开眼眸‘妩媚又羞涩地白了李欣然一眼。

    味道还不错……

    李欣然咯咯笑了起来,虽然身体有点空虚‘但她还是喜欢嬉闹,竟用舌头舔着嘴唇上的,当着苏蕊的面,表情夸张的呑下去。

    那我也试试……

    张文被李欣然那性感的模样弄得心里发痒‘双手马上捧着她的脸,在李欣然含情脉脉的注视下开始吻着她的脸,慢慢把苏蕊的吃进匕与叹里.这还有……

    李欣然浑身颤抖着’当张文的舌头将她脸上的都舔乾净后‘她忍不住撒娇地抬起下巴。

    嗯……

    张文立刻吻上去,而李欣然也立刻激烈的回应着张文的动作。张文和李欣然闭着眼睛,抚摸着对方的身体,舌头也剧烈的纠缠在一起。同样的身体结构,同样是迷人的尤物,但光是接吻,给张文的感觉就完全不同。苏蕊即使热情,却还是能让人感觉到她的柔情,而李欣然则是一团灼热的火焰,不仅会把你燃烧,更能让你感觉到她的热情和大胆。

    苏蕊从的余韵中慢慢回过神来,见在她旁边的张文和李欣然激烈地亲吻着,手也爱抚着对方,一动,也忍不住缠上来,一只手绕过张文,抓住李欣然的轻轻揉弄着,另一只手则在张文的胸前抚摸着。

    张文顿时舒服得哼了一声,也空出一只手,投桃报李的抚摸着李欣然的身体.李欣然见状,也不客气地握住张文的命根子‘开始起来。张文三人互相爱抚好一阵子,没一会儿,皆情不自禁的呼吸加快。张文吻着苏蕊一阵子后,准备提枪上马.这时,李欣然情动万分,不过却突然坐起来,将扑克牌拿过来’娇喘道丨‘我们玩最后一把吧!

    好!

    张文也不拒绝‘双手持续在苏蕊的上搓弄着,苏蕊也呻吟着,本能的点了点头.我和蕊姐来……

    李欣然却丢掉多余的牌,只留下两张牌后,娇喘道谁输了,谁就和小文表演给对方看。

    嗯,好!

    苏蕊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眼神迷离且渴望的看着爱人,毕竟这样的输法哪是惩罚呀?对她来说,还不如说是品嚐胜利的果实。

    等等,不能这样!

    张文把李欣然丢掉的牌捡回来,摇头说道得照规矩来,不然我不就没得玩了吗?

    随你……

    李欣然倒没说什么,但发牌时手已经有点颤抖。刚才那么激烈的爱抚、那么激烈的视觉冲击,令李欣然此时都能清楚感觉到从她体内流出的已流满腿根,而这最后的游戏不过是吹响燃烧的号角,此时似乎任何荒唐的要求都不过分了。

    这最后一轮,抽到国王的是张文,两位尤物眼底顿时多层迷离的水雾.这时,张文把1、2、3这三张牌全都丢到一旁‘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一丝不挂的她们,兴奋又略显粗鲁的说现在开始’我是你们的国王!

    凭什么?

    李欣然嗲嗲的嘀咕道,但眼底的闪亮却说明她并不拒绝这种充满男人味的蛮横.嗯……

    苏蕊倒是很乖巧‘没有反对,反而因为看到张文难得蛮横的一面,感觉到一种不一样的冲击。

    你们先一起来。

    张文兴奋坏了‘见李欣然和苏蕊不反对,立刻坐到床头上,分开双腿,指着那硬得几乎要的命根子,喘着粗气说道老婆们’好好伺候我吧!

    装神弄鬼。

    李欣然娇滴滴的嘀咕道,也没反对,反而用胳膊肘撞了苏蕊一下,窃笑道快点啦,他叫的是老婆‘不是我这外人。

    话那么多!

    苏蕊不好意思的白了李欣然一眼后,扭动着身躯趴到张文的,含情脉脉的看了爱人一眼,随即低下头来握住命根子,顿时一股浓郁的男性气息让她为之陶醉‘想都不想就伸出舌头,舔去上那晶莹的分泌物。

    我也来……

    李欣然也不落后,整个人趴到张文的腿间,小嘴吻上张文的,开始吸吮着,偶尔还顽皮的吻一下苏蕊的脸。

    哦……

    张文顿时舒服得弓起腰,嘴里也控制不住的哼了一声。见两个迷人的尤物在为他,她们的脸几乎快要贴在一起,两张温润的唇在游走着,张文的脑子里早就乱得无法思考,兴奋得血管几乎快要爆裂,然而即使身体上的刺激很剧烈,但也没有视觉上的冲击、心灵上的荡漾所带来的感受猛烈0以前,张文做梦都不敢想像会有这样的事发生。遥想初次相识时,苏蕊的知性优雅、李欣然的性感妖娆,都是那么的高不可攀,她们美艳动人、无比高贵.与苏蕊在雨夜的初次,与李欣然那激烈火热的缠绵,每一次想起都宛如梦境般飘嫩‘即使那一刻,但张文每每想起,都有点不敢相信他竟会那么好命,而且即使她们风韵不同,但都是女人中的极品,对於男人来说,只要能拥有任何一个,就已经是上辈子积的阴德,但他竟然同时拥有她们’甚至她们还彼此认可这荒唐的关系,这简直就是主角已经到了天怒人怨的顶点、威能已经爆发.原本只要能跟苏蕊或李欣然恩爱一夜,张文已经觉得是人间极乐,但现在她们竟然陪着他玩,还毫不避讳的在一起为他,看着她们那倾国的容颜在摆动,令张文的灵魂简直要出窍了。心想去他妈的什么神仙,有哪个神仙能活得这么爽?天上的仙女有她们迷人吗?这世界疯了!

    老公‘怎么了?

    苏蕊在上舔了一圈后’见张文张着嘴,一边吐大气,一边发着呆,顿时有些忐忑不安。

    没事,太爽了……

    张文说话变得语无伦次,欣赏着这美丽的一幕,他相信只要是个男人都会为之震惊,或许心脏稍微不好的人,还会被刺激到,直接驾鹤西归‘要准备头七了。

    肯定爽的啦,我们这么服侍他。

    说着,李欣然还不忘用舌头舔着,见苏蕊呑吐着,她也开始往上移,那条柔软的舌头在枪身上来回游走着。

    是,爽得不行了……

    张文哼道,他能感觉到被包围,但能清楚感觉到李欣然的嘴正在亲吻着命根子,这种感觉实在太剧烈,剧烈到让人有点受不了。

    苏蕊和李欣然见状‘伺候得更加卖力,虽然李欣然老是喜欢顶嘴’但内心早就充满这个夺去身的大男孩的身影,让她愿意用这样的方式来取悦张文。

    了一阵子后,李欣然看苏蕊似乎嘴痠,抬了一下头‘她马上就凑上去含住张文的命根子,继续呑吐起来。

    张文的命根子上已经分不清是分泌物还是苏蕊和李欣然的唾液,但李欣然却满脸陶醉,快速的呑吐着命根子,小手则爱抚着张文的腿根。

    苏蕊见状,顿时暧昧的笑了笑‘心里清楚这密友是个嘴硬心软的人,稍稍休息一会儿,立刻又趴下来’接替李欣然亲吻着张文的命根子‘用舌头来回舔着,亲吻着那兴奋到似乎在跳动的毕丸。

    享受了好半天,张文眞有点舍不得这感觉‘看着苏蕊和李欣然在讨好、妩媚的看着他,那种刺激的感受几乎要把他逼疯了!心里的邪念一直澎湃着’眞想对着她们那不知道让多少男人垂涎的容颜,来个淋漓尽致的,但又想起她们最渴望的是爱情的结晶,好几次已经爽到极点,但还是努力抑制住的。

    不行,再这样下去,我会憋死的!此时,张文红着眼,心里纠结得蛋都疼了,想继续欣赏李欣然两人帮他的景象,再爽快的她们‘但也清楚两名尤物都希望快点怀上他的孩子,内心开始挣扎起来’连一秒都犹如过一年。

    当张文的理智占了上风时,李欣然两人的舌头就像魔鬼的号角般开始打压着,一瞬间的犹豫,一瞬间的快感,漫长得就像过了几个世纪.等一下……

    张文几乎掏空勇气,才咬着牙阻止李欣然两人继续,接着慢慢的往后退,把命根子抽离她们那温柔的小嘴。

    怎么了?

    苏蕊抬起头,神情无辜地看着张文。

    张文最喜欢的就是在苏蕊的嘴里口爆,或者后让她用嘴吸出来,因为看着一个优雅高贵的绝顶尤物被或口爆,对於男人来说是最极高的满足。

    嘴好痠哦……

    李欣然抬起头,嗲嗲的抱怨道,不过眼底也有和苏蕊一样的疑惑。她更懂得张文的心理,知道爱人最喜欢的就是征服她们的感觉,所以当然也感到困惑了。

    你们继续69……

    张文爽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说出这话时,已经有点有气无力‘看着她们满脸妩媚的潮红,还用如此深情的眼眸看着他,心里!突,差点把喷出来。

    又来呀?

    李欣然神情暧昧地看了苏蕊一眼,嘻笑道我说小文‘你不会是想看我们自己来,然后在旁边吧?

    去、去,快点!

    张文站起身‘舔着嘴唇,一脸兴奋的样子。然然,来吧……

    苏蕊红着脸躺下来,拉着李欣然到她的旁边,柔声细语又有点难为情地说道今天,我们尽情放纵好吗?

    #嗯……

    李欣然一下子就没了脾气,即使清楚苏蕊的温顺是为了取悦共同的男人,但她也不觉得有心酸的感觉.一个是她情窦初开的男孩,另一个是心灵上互相爱惜的知己‘此时脑子一个恍惚,觉得这样在一起似乎也不错.李欣然反身趴到苏蕊的身上,双手分开她的腿,随即趴下来挑逗着苏蕊。苏蕊情动的呻吟一声,眼含柔情的看了张文一眼后’也抱住李欣然那挺翘的臀部,小嘴吻了上去,舌头灵活的移动着。

    此时,苏蕊和李欣然的羞处比刚才湿得更厉害,漫长而充满激情的前戏,在荒唐中,带着让她们无法抗拒的快感,她们早已经意乱情迷,互相的动作也变得非常自然。

    张文在一旁看着苏蕊和李欣然互相取悦着对方,充满让人疯狂的诱惑,邪念一起,马上跪坐到苏蕊的腿边,看着李欣然殷切的吸吮着苏蕊的,令张文控制不住地抓住苏蕊那修长的美腿,随即有点粗鲁的分开,接着手握着命根子在上来回蹭了几下后‘便。

    老公……

    苏蕊顿时情动的喊了一声,能感觉到体内被那熟悉的命根子慢慢占有,而还被李欣然吸吮着‘在双重的刺激下,让她的身体开始控制不住的颤抖着。

    然姐,你继续……

    张文舒服得哼了一声,整根命根子被包裹在湿润的温暖中,甚至能清楚感觉到口的蠕动,而看着李欣然脸上的越发浓郁,马上把她的头往下按,示意她继续为苏蕊。

    蕊姐,嗯……

    李欣然含住继续吸吮着,舌头灵活的钻到苏蕊的内搅动着,顿时让苏蕊的呻吟声变得更加高亢。

    张文兴奋得快要疯了‘控制不住的前后起来,享受着命根子在那湿润而紧窒的羞处进出的极乐感觉,不时还顶到李欣然的鼻子’这视觉上的冲击更是让张文兽性大发‘的速度变得如打桩机似的快速。

    啊,老公,好大……

    苏蕊顿时大叫道,此时感受到的快感剧烈倍增,在喊叫几下后,李欣然又开始舔逗着,让她更是疯狂‘紧紧抱住李欣然那性感的臀部’将整张脸几乎埋进苏蕊的,开始着。

    妈妈……

    李欣然也深深受到刺激,感觉到身下苏蕊被撞击的动作,加上看着张文的命根子在苏蕊的羞处进出,每一次的进入都尽根没底,出来时带出更多的,那混合在一起的味道让她的理智瞬间崩渍,快感冲击着神经,开始胡乱亲着苏蕊的、舔着张文的,疯狂得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两个尤物的呻吟一波高过一波,身体几乎都伴随着张文的撞击而动着,那刺激的一幕,让张文的脑子都要发晕。

    张文在了一阵子后‘就见苏蕊横流,而李欣然也情动万分’张文的脑子里突然生出一个邪恶的念头,开始纠结到底要不要实施。

    老公……

    苏蕊正处於愉悦中,突然感觉到一阵空虚,顿时不满的叫道。

    此时,张文拔出那满是苏蕊的命根子,接着捧起李欣然的头,递到她的嘴边,兴奋得双眼变红,嘶哑道舔,我要的嘴丨‘呜……

    李欣然没有半点犹豫,微微抬起上身‘抱住张文的腰后,小嘴一凑到命根子前,就疯狂地舔着,一边舔,一边发出啧啧的声音。

    张文在享受了一阵子,见李欣然舔得差不多‘示意她用嘴含住’便开始挺着腰,抱着她的头,着李欣然那张性感而迷人的小嘴。

    这时,苏蕊虽然觉得不上不下的很难受,但无力地抬眼时‘见李欣然那疯狂摆动的头部’再看爱人一脸兴奋‘明白发生什么事,顿时感觉到有股异样的刺激感袭来,令快感还没散去的身体变得越发兴奋.在李欣然的小嘴几分钟后,张文才恋恋不舍的将命根子再次苏蕊那迷人的紧窒内’继续狠狠的起来。

    李欣然的嘴角挂着不知道是唾液还是的东西‘微张小嘴地喘息着,看起来更加妩媚。

    见张文又在插苏蕊,李欣然低下头,双手扒着苏蕊的双腿,头一低,又开始亲吻着张文和苏蕊的结合处,那条柔嫩的舌头在粉色的和命根子上来回着。

    啊,然然……老公……

    苏蕊的呻吟越发高亢‘和视觉上叠加的快感,刺激得让她受不了了,在一阵疯狂的叫喊后,她浑身突然僵硬起来,整张脸几乎都埋在李欣然的双腿间.蕊姐好敏感呀……

    李欣然吃吃笑着,看着被的小快速收缩着,知道不到十分钟的刺激,苏蕊又要达到极乐的颠峰,立刻含住她的吸吮着‘双手也穿过张文的,按起苏蕊的小菊花。

    不、不行……这样,我受不了……

    此时,苏蕊已经失去理智,瞪大眼睛,在多重的刺激下,觉得灵魂似乎都要被撕裂了。

    蕊姐‘我要你……

    张文变得有点疯狂,一只手抱着苏蕊的腿,另一只手按着李欣然的头’快速的起来。

    不、不行‘死了……

    苏蕊如哭泣般的喊道,忍不住咬住李欣然的嫩臀,在一阵剧烈的抽搐过后,瞬间灵魂似乎破碎了一样,如海浪般汹涌的快感迅速席向苏蕊,让承受不住的开始剧烈痉挛’大量的似宣泄般控制不住的喷射而出。

    啊……

    张文感觉到苏蕊的再次来临,立刻拚命的几下,随即就感觉到火热的在灌溉着‘而苏蕊浑身僵硬着,也剧烈的收缩着,令张文爽得忍不住叫了一声。

    呼……

    苏蕊爽得几乎要晕厥,过后,浑身一软,再也没有动弹的力气,大口大口的喘息着‘闭着眼睛,一脸的媚红.此时,苏蕊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体内只剩下强烈的快感还在持续盘旋着,剧烈得让她根本无法想像。

    张文也没想到苏蕊会那么敏感,才没多久,就来了一次,而了不到十分钟,就又来了一次!

    张文本来正在兴头上,有点不想中断这爽快的感觉,但看着美少妇被干得几乎要晕死过去,对她感到怜惜,最后还是慢慢的把命根子,而刚一离开苏蕊的‘顿时就流出大量的,把床单打湿一块,散发着女性分泌物的迷人气息,闻起来更是要命!

    小文,我也要……

    这时,李欣然也情动万分,连续的前戏已经让她的身体极端空虚,早已氾滥不堪,当看到张文将命根子抽出来时,她立刻塞到嘴里,一边舔着,一边含糊不清的求欢.叫声老公来听听……

    张文舒服得哼了一声,而即使李欣然不说,他也会兴奋得享用她那近乎完美的身体,但一看到李欣然如此柔媚的样子,反而有点别样的感觉,一时有了调教她的想法。

    好老公,我要,快给我吧……

    李欣然摇着性感的嫩臀,眼底闪着楚楚可怜的水雾,只是这妖娆的一眼,就让张文刺激得差点她脸上。

    那么想要呀?

    张文色笑地看着李欣然,抚摸着她那嫩臀上被苏蕊咬后留下的浅印,笑道是不是想用这个姿势,让我从后面呀?11是,而且还要用力点……

    李欣然能从这对话中,感觉到不知从何而来的刺激,马上点着头,扭动着身体诱惑张文。

    此时,李欣然跪在苏蕊的身上,採取标准的后入姿势,而她很喜欢这个姿势,因为这样张文的冲撞会更深、更有力,能让她得到最大的满足,而且在这荒的三人游戏中‘那种感觉让她更加渴望爱人能迅速的占有她、蹂躏她、征服她!

    我来了……

    张文闻言也格外兴奋‘再看李欣然那妩媚的眼眸发出求欢的信号,哪里还有闲情调戏她,马上就站起身。

    此时苏蕊瘫软如泥,李欣然和她还保持着69的姿势,她本来想挪动一下,但153二戏…张文觉得这样会更加刺激,马上要她别动,接着挪到她身后,看着尤物挺起那雪白而浑圆的翘臀,腿间的羞处早就泥泞一片,无比光滑的小馒头似乎在等待他的到来‘如花瓣般的微微盛开,饶是如此,那粉色和早已经硬立的小蜜豆还是那么诱人,让张文有种想先品嚐一下的冲动。

    老公,快来嘛……

    李欣然又扭了扭腰肢,摇晃着性感的臀部,渴望着张文的进入。

    来了,你这个小妖精!

    张文喘着粗气‘往前挪动,几乎是跪坐在苏蕊的面前’双手则抓住李欣然的臀部‘在深吸一口气后,便握着命根子对准她的小,慢慢的往前挺进,一点一点地进入那朵刚被他不久的紧窒。

    老公,、好热呀……

    李欣然顿时舒服得呻吟起来,张文的命根子一点点的挤开进入,那充实饱胀的感觉让她陶醉起来,高翘的臀部也激动颤抖着。

    然姐,你里面好热呀……

    张文享受着进入李欣然那的快感,而每进入一点点都会感觉到尤物的身体随之僵硬‘那还是那么紧窒’每进入一小寸都像是在开拓,那种极端的刺激很难用言语来形容‘但的快感却无比清楚。

    好、好满呀……

    李欣然满足的哼着,当张文那粗长的命根子尽根没入,硕大的碰到她的口时,更是控制不住的抬起上身,波浪长发在空中一散,四溅的汗珠让空气变得更加靡。

    我来了……

    张文深吸一口气‘双手抓住李欣然那对饱满的,享受着那无与伦比的弹性,挺着腰起来。每次的撞击几乎都是尽根没入,看着身下的尤物被撞得浑身颤抖不已,看着她那头的长发被撞得前后翻飞,内心顿时有股强烈的冲动’哪还管温不温柔‘立刻加快速度’开始大力地着。

    对、对,老公……用力,好舒服呀……

    李欣然控制不住的叫道,叫声伴随着张文的而变得断断续续,被爱抚了那么久,她的身体已经极端渴望,而张文这略显粗鲁的大力,瞬间就让她无比满足。

    肉与肉的相撞作响,张文每一次的都会带出更多,而李欣然已经兴奋坏了,不断发出高亢的叫声,疯狂地扭动着身体,迎合着张文的撞击,而张文也十分冲动‘看着这尤物如此疯狂扭动着身体,双手揉捏她的力道更大155彘祐戏了,每一次撞击几乎都拚尽全力’恨不得直接插穿她的身体‘永远和这尤物结合在一起。

    持续高亢的呻吟、男人粗重的喘息、肉与肉相撞的声音,一切都把的火焰燃烧到极点,两具布满汗水的疯狂动作着。

    苏蕊处於的余韵中,久久才回过神来‘感觉到眼前似乎有影子在闪动,她无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一幕’顿时让她感觉到血液的循环又再次控制不住的加快。

    只见张文那巨大的命根子正奋力着,在李欣然那粉嫩而紧窒的羞处不断的进进出出,每一次有力的撞击都会听到撞击声和密友兴奋的呻吟声,而两人的处早已氾滥一片,分泌物的气息不断钻进苏蕊的鼻孔,如此近的距离,甚至每一次时,爱人的都从她脸上蹭过,更过分的是,李欣然兴奋坏了,不停流出‘甚至随着滴到她脸上。

    苏蕊顿时呼吸一紧‘在如此近的距离看着这一幕,视觉上的冲击实在太强烈。

    这时,苏蕊稍微回过神来,身体总算有了点力气,刚才的实在太猛烈’即使初夜时的感觉已经是,而且每一次和爱人交欢时也都会得到满足,但冲击性绝对没这次强烈,在张文和李欣然的夹击下,身体似乎敏感得过头,连带的快感也更加强烈,即使已经做好就荒唐一夜的想法,但她的内心已经开始动摇‘有些害怕会迷恋上这种感觉,会让她完全迷失在爱人的取悦中,甚至陶醉起来……

    蕊姐……妈妈……啊……

    苏蕊只是稍微动一下‘李欣然马上就有感觉,那含糊的呻吟声连她都不知道自己在叫什么,因为张文那有力的冲撞带给她的快感早已经淹没理智。

    然然……

    苏蕊的眼神变得迷离,明明一个是她的密友,一个是她最爱的人,但为什么看到他们时‘却一点吃醋的感觉都没有呢?或许是她没资格吃醋,或许只是矜持在作祟,事实上她的灵魂深处根本不排斥这种荒唐的事。

    蕊姐……

    张文停下动作,弯腰就见苏蕊在望着他和李欣然的结合处发呆,虽然上的非常旺盛,但见她那迷茫的样子,心里还是有点忐忑,害怕她会不会生气。

    小文,你们继续……

    苏蕊回过神来,当看到张文和李欣然望向她的眼神中都带着愧疚和关怀时,心里也软了,红着脸,柔声说道我现在还感觉有点……嗯‘那个,你们不用管我。

    要不,我们挪一下地方吧?

    张文试探性的问道,用眼神示意李欣然,毕竟他害怕这样的姿势会引起苏蕊的反感,加上李欣然隐隐有依恋苏蕊的倾向,但苏蕊的心一直在他身上,如果太过分惹她生气了也不好。嗯!

    李欣然应了一声。

    当张文和李欣然刚想挪一下位置时,突然苏蕊一把抱住张文的腰,红着脸,带着几分暧昧地说丨‘老公,你们别挪,我想看你和然然!

    蕊姐,我……

    这时,李欣然在兴头上,自然是期待那如般的征服能更猛烈一些。

    你们别多想了。

    苏蕊面带几分妩媚的潮红,含情脉脉地看了张文一眼,娇滴滴地说道‘’老公,你快点干然然吧!我喜欢看着你们这样,觉得很兴奋!

    嗯!

    张文这才松了一口气,见李欣然因为觉得空虚,已经本能的扭动几下,所以在得到苏蕊的允许后,张文一鼓作气地抱着李欣然的臀部,狠狠起来,或许是苏蕊鼓励的关系,张文瞬间感觉身体充满用不完的力量,每一次的,几乎都大力得让李欣然都要晕厥过去。

    老公,再大力点,然然很舒服……

    李欣然的呻吟再次高亢起来,尤其是当苏蕊的双手伸到她胸前抓住那前后摇晃的揉弄时,她的顿时亢奋到极点.老公,再快一点,快把这小妖精收服了……

    苏蕊一边揉着李欣然的,一边听着张文和李欣然的结合处不断传来作响声。

    刚才那瞬间‘张文和李欣然的眼神似乎已经将心理障碍彻底击破!此时苏蕊看着这一幕,既兴奋又带有一点愉悦,不断用嗲嗲的声音,鼓励张文狠狠的蹂躏李欣然。

    嗯……嗯……

    张文兴奋得连话都不会说,因为苏蕊的鼓励,也因为的尤物实在太迷人。

    张文可以看得出来苏蕊已经突破心理的障碍,眞正接受这样的关系,那日后他可就以尽情享受她们的温情,甚至可以让她们融入到家里,眞正成为她们共同的丈夫。

    苏蕊的脸庞已经被滴上不少,在她面前晃荡,甚至在脸上磨蹭,交织而来的气息让她觉得有些迷离.这时,苏蕊看见李欣然的裸露出来,那可爱的小蜜豆粉嫩粉嫩的,上面还泛着水光,脑子一个恍惚,想起刚才李欣然毫无避讳地对她好,想起李欣然的体贴,想起那种无比的快感,突然心里一热,伸手把李欣然的腰往下拉一点‘没等李欣然反应过来,立即张嘴吻上两人的结合处,那条柔嫩的舌头开始按压着硬立起来的。( 渔港春夜 http://www.xiashu7.com/7_7942/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