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玄幻小说 > 沾花惹草 > 第七章:阮菲菲母女
    阮菲菲对林越由恶感变成了好感,看林越便越看越觉得他帅气。小女孩就是这样,对自己认为的好人,怎么看怎么顺眼。

    “能告诉我你的手机号码吗?越哥哥?”快到家的时候,阮菲菲忽然说道。

    林越将车停了下来,一排一号,实在是很好找,这是个和杨雅家相仿的小院落,青砖绿瓦,但是大门有气势多了。听见阮菲菲的话,随口说道“我的号码是110,很好记吧?”说完,他自己也笑了。

    “越哥哥,你就告诉我嘛——”阮菲菲对林越的这个回答当然不满意了,通过刚才的短短接触,小姑娘发现林越绝对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只好又发挥自己的“撒娇大法”,不停地摇晃林越的胳膊。

    林越本来就是和她开个玩笑,见她这么执着,也就说出了自己的号码。阮菲菲飞快地在嘴里念了两遍。点点头,一边推开车门下车一边说道,“那我以后给你打电话啊。”

    “报案,提供线索,欢迎。”林越看到阮菲菲,不知怎么地就喜欢开玩笑了。

    “你就这么喜欢我被坏人欺负啊。臭越哥哥”阮菲菲嘟起了嘴,不满地说道。

    林越也下了车,摸了摸阮菲菲满头柔顺的黑发,叫她去开门。

    “你可别走了啊”阮菲菲似乎怕林越走掉,不放心地又叮嘱了一遍。

    林越当然不会走了,这个案子绝对不是那么简单,自己还要阮正平的配合。见阮菲菲这么说,就上前和她一起去开门。

    结果却发现门一推就开,并没有关。门的侧面是一个小房间,似乎是佣人住的,见阮菲菲进来,一个中年妇女立刻跑了出来“小姐啊,你可回来了,太太都打了好几次电话了,就是没有人接,她很担心你啊。”

    阮菲菲的手机早被两个绑匪不知道扔哪去了,这么能接着电话。不过阮菲菲似乎对母亲的关心并不领情。什么话也没说,直接领着林越往里面走,正堂是客厅,还未走到,一个带着眼镜美妇人就急急地冲了出来。

    “菲菲,你去哪了?可担心死妈妈了,你怎么也不打个电话……”

    “有什么好担心的,死不了。“阮菲菲和母亲的关系好像很差。说话的语气冷的要命。

    阮菲菲的母亲脸色变了变,正要说话,忽然看见女儿身边站着一个只穿着背心的年轻人,而女儿身上却穿着一件男士的衬衫。急忙神情紧张地问:“菲菲,这位是?你身上的衣服怎么了?”

    林越见阮菲菲又有顶嘴的趋势,急忙拍了怕她的香肩“菲菲,你先去洗个澡,换件衣服,这事情我来说。”

    阮菲菲点点头,也不看母亲,直接进去了,走到母亲身后的时候,还给林越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林越笑了笑,表示收到。

    阮母见女儿对林越言听计从的乖样子,不由的一阵气苦。

    阮菲菲的母亲虽然满腹疑问,但依然请林越进了客厅坐下,还叫佣人上茶,看来是个修养很高的人。

    林越这才乘机打量阮母,她看来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面容娇美,皮肤,身材苗条而,丰臀,腰似杨柳一般,此刻身上穿着一件无袖的连衣裙,露出两段白藕似的胳膊来,配合着脸上的眼镜,给人一种优雅的学者气质,竟然是个和宋淑韵不相上下的美人。

    等林越再沙发上坐下了,她也坐在了林越的侧面,丰硕的玉臀勾出一个完美的曲线,伸出如剥了皮的鸡蛋一般白嫩的玉手将小巧琼鼻上的无框眼镜向上推了推,这才开口,却是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我叫陈敏,是阮菲菲的母亲。也是三江大学的副校长,你是,菲菲的朋友?”语气中有点审问的意思。

    看来陈敏是误会自己跟阮菲菲的关系了,以为自己是她女儿的男朋友。林越急忙坐正了身子。

    “我看伯母你误会了,我叫林越,是市刑警队的,今晚菲菲差点被人绑架,是我正好碰见,救了她,顺便送她回家。”

    “啊”听见女儿被人帮建,陈敏一下子叫了一声,虽然刚才见女儿没事,但依然心痛无比。回头看见林越,连忙道歉道:“原来是林警官,不好意思,我还以为……”

    林越笑了笑,“做母亲的关心子女,是人之常情,我理解。”

    陈敏见林越这么说,不禁对林越生出一丝好感,暗道自己关心则乱,其实看林越的衣着气度,怎么也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种人。

    “真是太谢谢你了,林警官,哦,正平经常说起你,说你是咱们越州的‘神探’“陈敏感谢了半天,忽然想起了林越这个名字自己的丈夫经常提起。

    林越心说看来这阮正平还是自己的fans不成。想到这,问道“伯母,阮市长不在家吗?”

    陈敏亲手将佣人送来的茶端给林越,林越急忙起身双手接过。陈敏这才说:“他去省里参加一个会议了,我平时也不在家,所以,菲菲……”顿了顿,继续说道“你找正平有什么事情吗?”

    林越这才把今晚事情的经过详细地说了一遍,当然,阮菲菲差点被欺负的事情一笔带过,之说是在挣扎中划破了衣服。

    “哦”听林越说对方明知道阮菲菲是副市长的女儿,还敢动手,而且视乎就是冲着阮正平来的,陈敏这才神情沉重了起来。

    “我们目前已经抓住了两个绑匪,必要的时候想叫阮市长去认认人,但估计他们只是两个小喽楼,不知道阮市长有没有什么仇人?”林越解释道。

    陈敏推了推眼镜,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们夫妻平时都是各忙各的,我在学校,他在政府,一个月也见不了几次,所以……”

    林越点了点头,“那等阮市长回来我再和他联系,对了,最近你和菲菲出门都要小心,这幕后人物要真是冲着阮市长来的话,你们都有可能是他的下手对象,必要的时候,我们会派警力保护你们”

    陈敏听林越这样说,点点头,“菲菲我会叫她呆在家里的,至于我,在学校应该是比较安全的。”

    林越见她似乎并不把自身的安全放在心上,有心提醒,想了想,却没有再说什么。明天在视情况而定吧。

    讲完这些,林越急忙起身告辞,陈敏又说了些感谢的话,这才放林越离开。

    林越刚走不久,阮菲菲就披着湿漉漉的长发走了出来。扫视客厅,没看见林越,紧忙问陈敏“林越哥哥呢?”

    陈敏笑了笑,接过女儿手中的毛巾给她擦头发,说道“他走了,这么晚了,你不想叫你的越哥哥睡觉了?”

    “哼,走的这么急,一定是回去见那个什么白芸黑云了。”阮菲菲喃喃的说道。( 沾花惹草 http://www.xiashu7.com/7_7943/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