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玄幻小说 > 后宫风流 > 第二章 黑暗中醒来
    “师兄,师兄,快点起床了!”

    甜甜懦懦的声音,在帝羽耳边响起。深度熟睡中的帝羽,好想做了一个漫长的梦。自己成为了人皇,征服了三千大世界,还没稳固的皇位,就在天界的逆袭下,大商皇庭分崩离析。与自己征战四方的臣子被漫无天日的人群淹没,没有激起一丝浪花。走到尽路的帝羽,选择自爆,与天界神皇同归於尽。

    “嗯?小谨,在让我睡会么!好困啊!”睁开迷糊的眼睛,看着眼前熟悉的俏丽身影,帝羽含糊的说道。

    唐瑾美丽的俏脸上,有些错愕。师兄这是怎么了?每天都会很早就会起床,怎么今日都这个时辰了还在睡?想起师父的话语,唐瑾懦懦的声音再次响起:“师兄,都已经辰时了,你在不起来,师父就要亲自来叫你起床了!”

    “什么?”听到师父这个词,熟睡中的帝羽猛然惊醒,看着无比熟悉的环境,加上唐瑾俏丽的容颜,帝羽神情错愕无比。俊俏的脸上带着浓浓的疑惑与复杂,说道:“小……小谨,你和师父说,我今天有些不舒服,就不去参加晨练了!”

    “师兄,你那里不舒服么?要不要我就师父来给你看一下?”听到帝羽说不舒服,唐瑾的小心脏瞬间担忧起来。帝羽复杂的神情,让唐瑾以为帝羽身为身体的不舒服导致的,神情关切的的说道。

    柔弱关切的话语,让帝羽的眼角有些湿润,看着这张俏丽可爱的容颜,帝羽有一种想要拥抱入怀的感觉。帝羽死死的控制住这种感觉,他怕吓坏了唐瑾。

    帝羽勉强的露出一个笑脸,说道:“小谨,我没事!就是有点不舒服,不用麻烦师傅,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哪,哪好吧!哪师兄,你一定要注意休息啊!如果,还是不舒服的话,记得让师傅来给你看一下!”唐瑾有些不放心的叮嘱着帝羽。

    最后,在帝羽好说歹说下,终于一步三回头不舍的走了出去。忍住叫住唐瑾的想法,帝羽努力的让自己平息下来。可是,越是努力,内心的波澜越难以压制。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自己明明自爆身亡,为何没死?

    而且,熟悉的人,熟悉的场景,出现在眼前,让帝羽能够确定,这不是一个梦境!梦没有这么清晰的存在,这么难以欲.望!

    “开泰七十二年?”帝羽嘴里喃喃自语,望着有些简易的房屋,有些不缺的说道。

    呆呆的坐立着,脑海中的情景,不断的在浮现,帝羽的心神也深深的陷入回忆当中。不知时间过去多久,枯坐的帝羽,脸上挂着庆幸与执着,暗暗地想到:“既然,老天在给朕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朕要打破上一世的枷锁!朕,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帝羽的眼中充满坚定,无数深刻的人,在自己面前,为了自己的希望与执着而死,帝羽紧紧的握住拳头,霸气自发!

    “朕?不,如今应该称呼我了!父皇还没退位,我还是我!”随即,帝羽有些哑然失笑。重生可以肯定,“朕”这个称呼却是不能有了!

    不然,皇位没有继承,就死在了儒家大臣的口诛笔伐下了!帝羽可不想,出身未捷身先死!

    “羽儿,你那里不舒服么?”就在帝羽收定神情后,一位中年男子,身穿道袍,道袍上缝线着无尽的星辰,一眼看下去,就有一种深邃奥妙的感觉,让人忍不住的陷入其中。

    帝羽呆呆的看着老道,内心充满着复杂,师父的模样还是没有改变,还是一如既往的神态。把对自己的关心,深深的隐藏起来!

    看着神情复杂的帝羽,老道,也就帝羽的师父,星辰宫的宫主晨星子有些失望的说道:“羽儿,你在记恨为师的不近人情么?”

    帝羽略微一诧异,就明白了晨星子的意思。微微一沉淀,思考了片刻,说道:“师父,弟子不敢!师父对弟子的严厉,弟子明白,这是师父希望弟子能够成才。弟子身为皇族子弟,他日如果执掌天下,没有强大的实力,如何镇压四方?弟子近日有些过分了,但是,弟子一定不会让师父失望,让父皇母后失望的!”

    晨星子的话,让帝羽瞬间明白,晨星子为何会如此说了。上一世,帝羽也曾经历过此事。身为皇族子弟,大商的嫡系血脉,人皇的三皇子,竟然拜在了宗派的门下,这让高傲的帝羽,以为是人皇对自己的放弃。所以,帝羽开始自暴自弃,晨星子恨铁不成钢的对帝羽越加严厉,使得帝羽的内心对晨星子充满悔恨。

    知道帝羽掌握中央神器后,才慢慢的明白晨星子哪关切的内心!

    晨星子一愣,没想到帝羽会如此明白事理!这让,对帝羽深深失望的晨星子有些自责起来。身为皇族子弟,突然加入拜入宗派的门下,换做是谁都会有所想法,何况是一个孩童!

    晨星子有种幡然醒悟的感觉,是自己没有找对方式啊!幸好,这孩子懂事。不然,他日自己有何颜面面对贵妃娘娘与神武侯大人?

    “羽儿,是师父没有考虑到你的心情,希望,你不要记恨为师!这段时间,你也有些累了,今日,就休息一下吧!”醒悟的晨星子,有些歉意的对帝羽说道。

    如今,帝羽正是需要时间,去适应突然转变的身边,晨星子的话,让帝羽心中一下松了起来,有些喜悦的说道:“多谢师父!”

    “你好好休息吧,我还有事!”晨星子看着已经无事的帝羽,脸上也恢复起往日的冷酷,没有多做停留,起身离开了帝羽的屋内。

    等到晨星子离开后,帝羽想起上一世自己的绝世的体质,如果,自己少年时多下些功夫,境界也许会更上一层!想到这里,帝羽稳定心神,开始渐渐的进入修炼的状态。

    修炼起,上一世修炼的功法,大商只有嫡系皇族才能修炼的“憾世玄灵诀”!

    “憾世玄灵诀”也叫“玄鸟诀”只因名称不好听,才改为“憾世玄灵诀”。而玄鸟,是大商的国兽。有古语说“天命玄鸟,降而生商!”一些人,只以为是虚幻的。但是,曾经执掌中央神器的帝羽知道。大商的由来,确实是因为玄鸟!而大商的社稷神器,也是由玄鸟变化而成!

    就在帝羽渐入状态时,由“憾世玄灵诀”吸引来的灵气,竟然发生变化,灵气不停的在帝羽身体中乱窜,这是走火入魔的症状啊!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帝羽充满了震惊,从上一世,一直修炼的“憾世玄灵诀”怎么会出现问题呢?而且,还带着走火入魔的症状。自己修炼时的心态很稳定,没有一丝改变。而且,就连吸收的灵气也不是狂暴不堪的诡异灵气。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症状?

    帝羽强自让自己平静下来,努力的控制住不停乱窜的灵气。可是,灵气根本就不受帝羽的控制,只是在帝羽努力的控制下,有些微弱的开始时哪么快速而已。

    这让帝羽心中充满了悸动,难道,自己刚刚重生,就要死在这走火入魔下么?帝羽不甘!老天刚刚给自己一个机会,又要夺走么?不,不行!谁也不能夺走属于自己的东西!

    帝羽还在做无谓的抗争,灵气的乱窜,让帝羽的身体变得有些怪异臃肿。就连精神,也开始变得恍惚起来。如果,帝羽的精神还稳定的话,一定会发现自己的怪异的,也能明确的肯定,是走火入魔。

    “啊……师兄,你怎么了?”就在这时,唐瑾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怪异的帝羽,发出一阵惊呼!

    唐瑾神情关切的跑到帝羽身边,望着臃肿的帝羽,唐瑾心中充满了担忧,怎么刚刚还好好的,这才一个多时辰而已,怎么就走火入魔了呢?唐瑾的语气柔柔弱弱中带着浓重的哭腔,说道:“师兄,你怎么样了?你不要吓唬我啊!我……我这就去找师傅!”

    唐瑾柔弱的话,加上娇躯上淡淡的幽香,仿佛剧烈的火油一般,让帝羽原本已经错乱的神经,如同烈火一般燃烧了起来。睁开充满火焰的眼睛,看着娇躯饱.满的唐瑾,帝羽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

    帝羽感觉身体仿佛火烧一般难耐,再加上唐瑾的俏丽可爱,帝羽毫不犹豫的把唐瑾扑倒在地。

    “啊……师兄,你……你怎么了?不……不要啊!”唐瑾被帝羽的动作吓坏了,知道帝羽的双手在唐瑾的道袍上不停的撕裂着,唐瑾才放映过来。身体不停的抗拒着,性.感的樱.唇大声的喊着:“师兄,你……不要……不要这样啊!求求你……不要啊!”

    唐瑾的话软弱无力,脸上还带着晶莹剔透的泪珠,楚楚可怜的模样,没有带来帝羽的放弃,却使得帝羽更加欲.火焚身。

    “呼……呼……”帝羽不停的喘息着,浓重的鼻息打在唐瑾惊恐的脸上。

    “唔!”唐瑾俏丽的瞳孔张大,连声音还未等发出,就被帝羽狠狠的吻住娇嫩的樱.唇上。一股男子阳刚的气息,拥入唐瑾的体内。帝羽的舌头还没等唐瑾来得及犹豫,就深入唐瑾的口腔中,四处的游荡。

    柔嫩微软的樱.唇,加上香甜的樱.舌,使得帝羽深深的迷恋,舌头不停的追逐,搅拌,唐瑾满然无错的樱.舌,口腔内流出的香.津被帝羽全部吸入腹中。火热的双手,不停的在唐瑾玲珑可爱的娇躯上游.走。适中的玉女峰,有一种少女独有的挺拔又不失柔软的感觉,帝羽爱不释手的把玩着。

    “啊……你们!你们在干什么?”就在这时,一股巨力传来,把在唐瑾身上不停撕裂的帝羽打飞。只听“砰”的一声,帝羽撞在墙上,晕了过去!

    帝羽的离去,让唐瑾马上起来,护住裸露出来的,看着进来如同贵妇一般的女人,唐瑾嘤嘤的哭了起来:“呜呜……师姑!”

    “小谨,你怎么样了?这个畜生,竟然敢如此对你,我……我杀了他!”唐瑾凄惨的模样,让刚刚走进屋内的晨灵子心中充满愤怒,看着混到在地的帝羽,怒火仿佛要燃烧整个揽星峰一般。

    “不要啊!师叔,你快救救师兄吧!呜呜……师……师兄走火入魔了!”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唐静,听到暴怒的晨灵子竟然要杀帝羽,也顾不上凌乱的衣服,焦急的说道。

    晨灵子一听,手一挥,帝羽就从地上飞了起来,晨灵子也不顾力道,用力一挥,帝羽就想沙袋一般丢在了穿上。晨灵子葱白玉指掐在帝羽的手腕上,感受了片刻,说道:“除了还有一点后遗症,已经没事了!小谨,你去换衣服吧,这个样子成和体统!”

    “啊……是,多……多谢师姑!”听到帝羽已经没事了,唐瑾放下了一半的心,马上慌乱的离去了!

    看着唐瑾的身影,晨灵子又看看了帝羽,有些心疼的说道:“哼,便宜你个臭小子了!”

    拉起床.上叠放的被褥,盖在帝羽的身上。

    晨灵子与帝羽的母亲是闺蜜,听到唐瑾说帝羽有些不舒服,晨灵子嘴上显得很不在意,心里却有些放不下,心中觉得唐瑾已经离去后,晨灵子就来观看帝羽怎么样了。没想到,竟然碰见了如此一幕!唐瑾在时,晨灵子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等到唐瑾走后。尤其是盖被子时,帝羽火热的坚.挺,让未经过人事的晨灵子,竟然有些湿润的感觉。

    “这个害人的坏家伙!”面红耳赤的晨灵子,感觉身体瘙痒难耐,复杂的看了眼帝羽后,破空离去。( 后宫风流 http://www.xiashu7.com/7_795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