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玄幻小说 > 后宫风流 > 第六章 凄凉孤星峰,温柔瑾师妹!
    次日清晨,熙攘的揽星峰上,不停传来爽朗的笑声,朝气蓬勃的气息扑面而来!而几乎一些未眠的帝羽,一脸的疲倦,神情苦闷,仿佛与整个揽星峰格格不入的感觉。

    帝羽从昨夜晨灵子走后,就不停的哀声叹气,悲天怜地,悲叹自己如何的可怜,如何的招收无妄之灾!

    但是,帝羽就是在怎么呼喊,也改变不了去哪个渺无人烟的孤星峰面壁的事实。

    在人群的指指点点下(因为,帝羽那副表情,仿佛受了天地的冤枉一般),帝羽一步三回头的来到了孤星峰!

    “啊!天妒英才啊!”望着哪怪石嶙峋的孤星峰,没有一处不显露着诡异,帝羽大声悲叹道!

    “什么?”晨灵子清脆的声音响起,婉冷然道:“帝羽你在悲天怜人,辰时可就要到了!你晚到一盏茶,我就让你面壁百天!”

    “啊!师姑,你不要这要啊!”帝羽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自己悲愤一下都不可以么?

    但是,想到晨灵子坚定的言语,帝羽可不敢去质疑晨灵子。面壁百天都能不是寻常人能够忍耐的,如果面壁二百天,哪还不要了帝羽的命?拿出自己的极限,朝着怪石嶙峋的孤星峰跑去,边跑心里边暗暗的嘀咕道:“等有一天,你等着吧!我一定好好的“拍一拍”你的马“屁”!”

    看着肌瘤滚蛋的帝羽,晨灵子有种心情畅快的感觉。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反正能够让帝羽吃瘪,晨灵子就好像特别满足一般!

    一口气跑上山峰,帝羽累的连呼带喘的。一股凄凉悲鸣的气息,笼罩在帝羽的心头,让帝羽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身体中的灵气,有种运转不灵的感觉,时停,时走。而速度,确异常缓慢!扫视了一圈,帝羽竟然没有发现一处山洞!除了,山顶的一处石板外,竟然都是怪石嶙峋!四周散落着一些骨骼,有晶莹剔透,还带着光泽的,还有腐朽不堪,一碰即碎的。

    帝羽大声悲鸣道:“这的是正派宗派,还是魔道宗派啊!苍天呢……”

    除了四周不断扩散的回音外,整个孤星峰寂静无声。垂头丧气的帝羽,一坐在了山顶的石板上!

    顿时,整个孤星峰彻底的安静下来。

    枯坐已久的帝羽,感觉身体越来越炽热,仿佛太阳就在帝羽的身侧,在挥洒着热量。帝羽百无聊奈的在不停的咒骂着,这是什么破地方,连灵气都稀薄,还那么热,寂静的连个鸟叫都没有!这都午时了,怎么还不来送饭啊?

    帝羽无比烦躁,孤星峰寂静的四周,让帝羽浑身有种不安的感觉。

    “怎么还没有人来送饭啊?饿……饿啊!饿死我了……已经酉时了,还不来给我送饭!难道,是要饿死我么!”看着天空中已经快要落下的骄阳,昨天就吃了一顿稀饭,今天从清晨到现在,更是一点水都没沾,帝羽已经欲哭无泪了!

    帝羽觉得时间没有如此瞒过,寂静的四周,再加上饥饿难耐的肚子,帝羽根本没有一点心思修炼。而且,哪炽热的气息烘烤的帝羽不尽烦躁!

    “呜!”就在月亮悄悄挂上枝头,一阵微风传来!微风仿佛仿佛带着无数厉鬼在嚎叫一般,让心智不坚定的人,闻之就有种神魂离体的感觉!被微风扫过,帝羽从心里打了个冷颤,震惊道:“尼玛!这哪里是正道啊!这比魔道还魔道啊!就连这万鬼幽风,都能出现!”

    这种万鬼幽风,帝羽还是在上一世征战各界时,与一位魔道高手交手时发现的。这种功法极度邪恶,是由强大的存在,在生人心灵开始扭曲,发生恐惧,等邪恶心里时,抽出生人灵魂控制而成的!这种功法虽然号称万鬼,但是,没有万万人的灵魂,不要说上台面了,也只有吓人的功效,对待强者,连阻拦的机会都没有!

    而这包围整个山峰的万鬼幽风,得用多少生人的灵魂才能造就?

    帝羽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地上会有如此多的骨骼了,而山顶平台上,却一丝骨骼都没有!万鬼幽风对肉.体没有一丝伤害,专门攻击神魂,给人造成无尽的幻觉,让人不由自主的堕落,最后被厉鬼吞噬,成为万鬼幽风的一份子!而坐在平台上的帝羽,强大无比的神魂,能够感觉到从平台中,有一丝丝流入身体,在庇护着神魂!而那些,留下骨骼的人,帝羽知道,肯定是心智不坚定的人,被万鬼幽风所引诱,走出了平台的范围,被一点点吞噬了!

    万鬼幽风无时无刻不在骚扰着帝羽,让帝羽烦不胜烦。心志坚定的人,有平台的守护,在万鬼幽风下,能够促使神魂变得坚韧,纯洁起来。然而,帝羽的神魂,却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几人之一,除了重生时,导致大部分神魂受创,还在一点点恢复当中。但是,经过当初初进镇天塔带来的好处,使得帝羽如今的神魂不比陆地神仙一流的强者弱到哪里去!

    所以,万鬼幽风只能带着帝羽无尽的烦恼也阴冷,却不能带给帝羽实质的好处。

    帝羽回忆着脑海中针对鬼魂的功法,无数的功法出现帝羽脑海中!但是,因为灵气的不顺畅,加上孤星峰哪少的可怜的灵气,根本不够弥补帝羽的消耗,别说实用功法了!想来想去,也只有儒家的浩然正气最实用了,还不需要灵气的挥动!而且,浩然正气对以后在成为储君时,得带朝廷大儒的好感!

    想到这里,帝羽的脸上浮现出刚正不阿,铿锵道:“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何岳,上则为日月。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浩然的正气,在诡异的孤星峰中,如同星辰般明亮,照耀着四方土地。万鬼幽风,不由的别突如其来的浩然正气压制,“嘶嘶”的呼声,与万鬼的哭喊,在寂静的也里格外的明显。而帝羽一声浩然正气,言语铿锵,刚正不阿,谁也不会想到。就是这个外表正气的少年,内心究竟有多邪恶!

    “地维赖以立,天柱赖以尊。三纲实系命,道义为之根。嗟予遘阳九,隶也实不力!……”不论帝羽的内心如何邪恶,此时,却阳刚正气!操控着方圆万里的浩然正气,帝羽仿佛来自学堂内穷经皓首的大儒!

    浩然正气的凝聚,让身在揽星峰的晨星子,晨灵子感受深刻。孤星峰,何止是放错弟子面壁的地方!往日,星辰宫内,有罪大恶极的弟子,也会送入孤星峰中。

    唯一的却别就是,面壁的弟子,有那座平台的庇护!而罪大恶极的弟子,却被打入孤星峰的内部,无论白天黑夜,都将遭受万鬼的噬魂,直到死亡!而孤星峰上的骨骼,有的如同帝羽想象的那般。但是,大多数,都是由罪大恶极的弟子死亡后,被后人洒落在孤星峰上,来警告后人的!

    而晨灵子送帝羽来孤星峰,其实都是晨星子的意思。一来,晨星子,想要磨练下帝羽,让他不要生出骄横的心里。二来,孤星峰,没有特殊的手令,根本就不去。这样一来,时刻被九翎注意的帝羽,也相对安全起来!而且,晨星子已经派人给大商皇庭送去密信!百天后,相信大商皇庭的强者也能够赶到星辰宫了!

    然而,让晨星子与晨灵子没有想到的是,帝羽竟然有如此深厚的儒家涵养。其实,晨星子与晨灵子只是宗派界的强者,根本不知道,哪怕就是穷经皓首的大儒都未必有帝羽这么强大的浩然之气!

    而感受最深刻的,就是在星辰宫外的九翎。方圆万里内的浩然之气刚刚呈现凝聚的架势,九翎就已经感觉到了。九翎心里揣摩道:“难道是帝家的那个小混蛋?肯定是他了,不然以晨星子哪几个老道,哪会明白怎么凝集浩然正气!这个小混蛋,竟然有如此的儒学涵养!难道,他的龙威真的不是吞噬龙骨龙魂而成的?”

    九翎其实早就相信,帝羽不是吞噬龙骨修炼出来的龙威了!龙骨在没有旁人的帮助下,就帝羽哪养元境巅峰,还没突破到地煞境的小修士,哪里能够吞噬龙骨?更不要说帝羽体能还不止一条神龙的气息!一句龙骨,就能使得帝羽生生撑爆,几句龙骨,就是九翎都受不了。

    哪怕,帝羽能够受得了。吸收龙骨后,帝羽的修为,相比自己也会之高不低啊,哪里会受自己的威胁!更不要说,强者帮忙修炼了!如果有强者帮忙修炼,自己在帝羽的房间内也没有发现一丝强者的气息。哪怕,有哪个强者能够让自己发现不了气息。哪肯定就是大商境内,那几位可以与老祖宗比拟的存在了!

    如果是他们几个,哪里容得自己那么放肆的冒犯人皇的血脉?

    “该死的小子,我不会让你好过的!不把你挫骨扬灰,怎能报我心头之狠?”一想到帝羽哪假装被自己魅惑,暗暗吃自己豆腐的情景,九翎恨不得喝帝羽的血,吃帝羽的肉!九翎心中暗暗咬牙道:“就算了能杀了帝羽,哪也不能让他好过!”

    自己一个陆地神仙境界的强者,竟然被一个养元境的修士占了便宜,如果传出去,哪不让天下人耻笑?

    正在念着记忆中那篇名为《正气歌》的帝羽,哪里知道,自己的举动,再次引起几位大人物的注意!其实,就算是帝羽知道,也会心中暗暗自得吧!自己就这么随便的干出点事,都能吸引平常人一生都要仰视的存在,也许这就天生的皇者吧!

    一夜,就这么一晃而过。第二日清晨,孤星峰,又变成那个寂静无声的模样。其实,白天的沉寂无声,帝羽宁愿听到夜晚哪渗人的鬼哭狼嚎。起码,在哪个时候,帝羽觉得不是一个人,不会孤单(其实,也不是人,都是鬼!)。然而,白天唯一让帝羽期盼的,就是饭了!

    白天,就在饥肠饿肚与炽热烘烤下度过,帝羽还是没有迎来送饭的人!感受,已经没有多少存货的小腹,帝羽心中暗叹:“尼玛,难道哥不是高手寂寞而死,而是被饿死的?”

    夜晚的鬼哭狼嚎,终于带给帝羽些乐趣,还没等万鬼袭身,帝羽就发现自己身体内竟然残留着浩然正气。而着浩然正气,自发的出来抵御住万鬼。感受到这里,帝羽不由一阵兴奋,浩然正气可以说是最怪异的一种气体了。不想灵气那般,能够存在身体内部,只有穷经皓首的大儒,才能再日积月累下,残留一点浩然正气!然而,自己竟然一夜,身体中就残留住浩然正气!

    难道,这就是猪脚的光辉么?《正气歌》,一定是《正气歌》!《正气歌》不是如今的儒学,也不是上一世帝羽接触过的儒学。而是,来自传承记忆中的儒家法典!帝羽感叹,上古的一切真是让人着迷啊。

    找到动力的帝羽,更加卖力的朗读起《正气歌》。而且,在朗读《正气歌》的同时,帝羽哪饥饿的感觉,也仿佛不存在了一般。这让饥饿难耐的帝羽怎能不卖力?

    孤星峰上,已经饿了三天的帝羽,再次迎来了那从来没有如此厌倦的邪恶清晨!一遍遍的埋怨着晨灵子,心中邪恶的想着等到有实力了,该如何如何享受晨灵子丰腴的娇躯!

    百无聊奈的帝羽,也只能靠着yy来转移自己的饥饿感。

    “师兄!”唐瑾头上带着微微的汗渍,看着憔悴消瘦的帝羽,只觉得一阵酸楚涌了上来!

    帝羽正在想着自己是死在寂寞下还是饥饿下,唐瑾弱弱柔柔的声音,就好像天籁一般,让帝羽如此的着迷!快步的迎向唐瑾,激动的说道:“小谨,你怎么来了?有吃的么?”

    帝羽炽热的眼睛,让唐瑾有点害怕,哪眼神太渗人了,就好像要吃掉唐瑾一般,磕磕巴巴的说道:“啊……啊,有有!”

    帝羽的眼睛都带着蓝光,仿佛饥饿的孤狼,接过唐瑾递过来的饭菜,也顾不得和唐瑾说话,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慢点吃!你别噎到,也没人和你强!”帝羽的样子,让唐瑾又好气又心疼。

    帝羽眼泪汪汪的抬起头,嘴里的食物还没有咽下,模糊的说道:“小,小谨啊!我已经四天没有吃饭了!除了,你那天给我送点粥,我就是连一滴水都没有下肚啊!还是我的小谨好啊!”

    一句“我的小谨”,让唐瑾羞红了脸,有些扭捏起来。

    “小谨,明天还给我来送饭好不好?”终于,当帝羽消灭到所有事物后,饥饿的小肚鼓了起来。

    唐瑾的俏脸一垮:“哼!你就知道吃!”

    完了,说错了话了!帝羽马上用最真挚的神情,含情脉脉的说道:“小谨啊!你是不知道,这破地方,连个鸟都没有,师兄我是寂寞的要死,不是贪图你带来的食物,就是想和你说说话!”

    帝羽哪里不是贪图唐瑾带来的食物,饿了好几天的帝羽实在是不想在感受哪饥饿的感觉了!

    “你呀!我……我也想来陪陪你!可是,可是师姑说,让我三天上来一次!我……”唐瑾的玉手,在拨弄着自己的衣角,俏脸粉红,不敢看着帝羽的脸。

    “该死的师姑!”帝羽心中嘀咕一句!瞬间,帝羽记上心头,一丝淫·荡的笑意一闪而过!

    仿佛想起什么可怕的画面一般,帝羽有些胆怯的说道:“小谨,哪……你,你今天晚上能,能不能陪陪我啊?这里,晚上太……太恐怖了,我……我有些害怕!”

    “哪……哪好吧,师兄!”帝羽胆怯的话语,让唐瑾不忍心拒绝,虽然,唐瑾也胆小无比。可是,在幸福的甜蜜下,唐瑾觉得没有什么克服不了!

    “啊!小谨,你太好了!”激动的帝羽一下就把没有防备的唐瑾抱了起来,大声呼喊的来表达自己内心的兴奋。

    “啊……”被下了一跳的唐瑾,在帝羽炽热的怀抱中挣扎,有些恼怒的说道:“师兄!快放我下来啊!你,你要是在这样,我就不陪你了!”

    帝羽赶紧松开手,好不容易想到一处妙计,如果唐瑾不在怎么实施呢?随即,装的无比真诚的说道:“小谨啊,师兄是太激动了,你别怪师兄好不好?唉?小谨你人呢?”

    “小谨,你怎么坐在地下了呢?快起来!”帝羽听见“哎呦”一声,一低头,看见唐瑾正双眼微红的坐下地上。一想到,肯定是自己一松手,唐瑾还没有反应过来!嘴上确装作无辜的恶人先告起状来了。

    在帝羽的搀扶下,唐瑾揉着自己挺拔的臀·峰,冷哼道:“师兄,你太混蛋了!”

    “小谨,我……我不是故意的!你原谅师兄好么?”帝羽的表情无比幽怨,仿佛做错了天大的事一般。殊不知,帝羽幽怨的是多想替唐瑾揉揉她哪挺翘饱·满的臀·峰!( 后宫风流 http://www.xiashu7.com/7_795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