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都市写轮眼 > 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炼狱开启
    燕京,一处戒备森严的军事基地内。

    一间阴暗的会议室内,围坐着一圈权利金字塔顶端的人物。

    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好看,甚至可以用愁云惨淡来形容,至于原因,自然是这次突如其来的“疫情”了,让他们都有一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情况如何了?”坐在首位的新任一号首长陈光眯着眼问道。

    台下,一名研究人员一般的男子拿着一份材料说道:“情况不太乐观,除了燕京之外,全国人口聚集的一线二线城市都开始爆发疫情,情势凶猛,几乎造成失控,伤亡巨大!不,应该说是死亡众多!”

    “嗯?”陈光挑了挑眉头,听出了台下男子的陈述重点。

    “几乎没有受伤能存活下来的,所有特殊接触者都会被感染!”研究院点名道。

    所有人的表情都有些难看,没有受伤,只有死亡,这是病毒对人类的最凶恶的嘲笑!

    “为什么会全国范围爆发!”另一名中年男子问道。

    最开始的疫情发生在燕京后,就进行了交通管制封锁,整个燕京可以说成为了一个牢笼,几乎不可能有人口流动。

    “不知道,这是奇怪之处,我们怀疑这是一场有预谋有计划的袭击,其他地区疫情发生都在人口密集区,而且总是突然爆发,除此之外,除了我国,暂没有收到其他国家爆发类似疫情的消息!”研究院解释道。

    听到这样的解释,所有人都不再说话,这是他们最不愿意见到的结论。

    天灾总比人祸要来的好些,如今几乎已经可以确定是一场阴谋了。

    “疫苗研究的情况呢?”陈光有些烦躁,他刚上任没几天,就出现这样的情况,对他的声望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打击。

    听到陈光提到疫苗,所有人看向研究院的目光都多了几分期待,这是现如今唯一能够振奋人心的消息了。

    然而,研究院的脸色一暗,摇摇头道:“病毒的DNA构造很奇怪,几乎不同于我们以前遇到的任何一种病毒,没有研究基础,很难在短时间内研究出对症的疫苗。”

    陈光似是有些焦躁,站起身来左右徘徊着,视线有些飘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会议室,一时之间陷入了沉寂,气氛压抑的好似极夜一般。

    “哗哗哗,”一阵雨声打破了这寂静的氛围,几人看向窗口,上面滴滴雨点落下砸出片片水花。

    下雨了吗?

    有人诧异的看着窗页上的雨滴,这是数九寒冬啊,怎么会下雨呢?

    此时在军营外的巡逻人员,也同样惊诧的看着滴落在自己衣裳上的雨滴,有些黏黏的,似乎带着些许的血腥味!

    血腥味!

    心头一紧,猛然抬头看向天空!

    下一秒的场景,让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甚至惊恐万分!

    万米高空之中,巨大的泛着红色的云层仿佛海浪一般汹涌着,一滴滴粉红色的水滴就从这翻滚着的巨浪中滴落。

    这是什么情况,天降异象?

    很多人懵逼的看着空中,却不曾注意到雨水滴落在嘴角。

    几分钟后,忽然有人痛苦的倒下,如同被油滚了的小龙虾一般的蜷缩着,翻滚着,浑身青筋暴起,然后浑身颤抖着站了起来,双目无神的看着四周,然后下一秒嘶吼着朝着没事的人扑去!

    云层后,雷迪眯着眼睛看着这一幕,嘴角露出了残忍的笑容,在云层掩盖的上空中,巨大的地爆天星一般的血色水球在空中飘浮着,不断的散落着红色的液体。

    而在血色巨球的下方,云层滚动间间红色的液体飘洒向整个燕京!

    “请,开始你们的表演”,雷迪如同变态一般的舔舔嘴唇。

    炼狱,在此刻正式开启!

    忻城,夜色的笼罩中,稀稀拉拉的行人,显得这个正月十五格外的冷清。

    至于原因,自然是这几天在全国各地爆发的“疫情”,令所有人都人心惶惶。

    城南的夜色中,吴欣梅提着一袋水果在马路旁的人行横道上小心翼翼的走着,不时的东张西望,似乎在防备着什么,另一只手中,紧紧撰着一只手机,似乎随时准备按下拨打键。

    这并非是她太过紧张,这几天,已经发生过好几起夜晚袭击事件。

    本来,今晚是丈夫开车接她的,可是因为孩子生病了,所以在医院走不开。

    深吸了一口气,吴欣梅鼓起勇气继续前行,远处,政家宅院门口的两盏灯笼在黑暗中亮着光,给她为数不多的踏实和安慰。

    去年的时候,她就来了这家坐落在城南的新公司当会计,每天上下班,都会路过政家在城南的宅院。

    当走到政家门口,看到门框上贴着的白色封条,还有门口那日久不曾打扫的落叶的时候,吴欣梅不由的轻轻叹了口气,世事无常,谁曾会想到,如日中天的政家,会在一年之间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脑海中,又不由的浮现出了那张熟悉的面孔,曾经那些或苦涩或甜蜜的黑白色的记忆,在此时又会泛起斑斓的色彩。

    “吱呀”

    忽然,一声略微生涩的开门声音在夜色中响起,政家的大门上,封条缓缓的被推开的门裂成两半,一道熟悉的修长人影,从内而外的推开了大门,苍白的指尖,似乎冬日的积雪一般,有种令人寒冷的凛冽。

    吴欣梅怔怔的看着那道人影,在路灯下,那隐隐绰绰的样子,和她记忆中深刻的身影重合在了一起,可是却又有那么几分不真实的模糊感。

    推开门的政纪,缓缓的吐了一口气,抬起头就看到了站在路边发呆的吴欣梅,也愣了愣,显然没想到回来后见到的第一个人,会是吴欣梅。

    “政纪?”吴欣梅带着几分不相信的语气出声,月光和路灯的照耀下,政纪抬起来的脸庞已经分外的清晰,让她确认了对方的身份。

    政纪默然看了吴欣梅一眼,微微点点头,回首关上了大门,将地上的封条捡起,重新贴合。

    看到封条,吴欣梅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神色微微一紧,快步上前,拉住了政纪的衣袖。

    “你怎么还敢回来!新闻里说你是叛国贼!全国通缉你!”吴欣梅的语气中带着几分紧张说道,一边四下扫视着,似乎在帮着政纪戒备着什么。

    政纪看着这个样子的吴欣梅,心中略微多了几分温暖,以往的是非对错已经是过去的事,而此时此刻,吴欣梅能做到这一步已经算是有情有义了。

    “没关系,”政纪微微摇头道,他对这样的结果并不觉得诧异,在和雷迪最后一起受到攻击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出了应有的觉悟。

    “怎么会没关系,那是死罪!这里不能呆了,快戴上帽子,跟我走!”吴欣梅二话不说,将自己的帽子递给政纪,拉起他就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政纪没有拒绝,跟着吴欣梅的步伐亦步亦趋。

    走了十几分钟,在一处新建的小区门口停了下来,上了电梯,在十一楼门口的一处红色防盗门口。

    而直到此刻,吴欣梅才反应过来自己一直拉着政纪的手臂,脸色微红,忙松开了手。

    “这是我们去年买的房子,”吴欣梅解释了一下,掏出了钥匙。

    进了屋,屋内的装修很简单,却也很温馨,吴欣梅去倒水,而政纪的注意则在茶几上的一张普通的结婚照上。

    吴欣梅依偎着的是个普通的男人,看起来比她好像老几岁,看向她的目光充满了爱恋。

    端着茶水出来的吴欣梅注意到了政纪看向自己的照片,脸微微一红。( 重生都市写轮眼 https://www.xiashu7.com/1_135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