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都市小说 > 手术直播间 > 522 在公交车上滑雪
    这时候刚刚下班,食客们还没上来,位置有些空。

    找了一张桌坐下,郑仁观察了一下,这家店的装修是混杂的风格。桌子是木质的,特意做的古旧一些。上面有柔和的灯光直射,几个日式风格的碟子摆放的整整齐齐。

    “芥末鱿鱼要一份,鹅肝寿司,要两……三份。三文鱼是新鲜的么?”

    “小姐,是今天刚空运过来的。”

    “要一份,嗯……三文鱼腹。”谢伊人专心的看着菜单,郑仁能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对美食满满的爱。

    “吉拉多生蚝,要两个……郑仁,你喜欢吃生蚝么?”谢伊人问到。

    “还好。”郑仁对生蚝的概念,只有大亨小串家的烧烤生蚝,不是很喜欢吃。但是,也没有特别的讨厌。

    “那要六个。”谢伊人道。

    “小姐,我们家的生蚝是空运来的法国吉拉多生蚝,价格……”服务生善意的提醒了一句。

    “哦,69一只,价钱还好。”谢伊人看了一眼价格,说到:“他家的吉拉多生蚝算是很良心了,来过几次,都很新鲜,你可以尝尝。”

    郑仁茫然,点头。

    “甜虾,要一份。”

    谢伊人点的不多,但是都很精致。

    等菜上来,每一份菜,谢伊人都要给郑仁介绍一下。

    什么吉拉多生蚝被称为生蚝中的劳斯莱斯,最好的凹型生蚝。必须要空运的才是最好的,吃的时候第一口要喝掉里面的海水。略微有些猩咸,习惯就好了。

    再有就是甜虾是北海道的特产,吃起来有一种黏黏的口感,可不是食物变质,而是一种特色。

    郑仁听的云里雾里,只顾着不断点头,嗯嗯嗯的回答。

    等菜上齐,谢伊人才发现自己忘记了什么。

    她看着郑仁的眼睛,小声说到:“吃日料,要喝清酒。你喝么?”

    “呃……”郑仁犹豫了一下,明儿还有三台手术的事情出现在眼前。

    而且作为背景,是鲁道夫·瓦格纳教授第二天满满血丝的双眼。

    “太好了。”谢伊人合掌,欢快的说到:“服务员,来一瓶一滴入魂。”

    “……”郑仁大汗。

    不过谢伊人知道郑仁不能喝,只给他倒了一杯酒。酒杯握起来很有质感,清酒在里面飘荡,没有刺鼻的酒味。

    “我喜欢喝梅乃宿梅子酒,可惜他家没有。”谢伊人举起杯,笑道:“为了季菲儿明天手术顺利,新婚幸福,干杯!”

    季菲儿就是那个一怀孕就会出现凝血功能障碍的患者,郑仁有些愁苦,但谢伊人兴致正高,郑仁也不愿扫兴。

    酒杯轻碰,喝了一口后郑仁问到:“喝了酒,就不能开车了,代驾么?”

    “不喜欢别人碰我车,我都想好了,一会咱俩走回去,或者坐公交车回去。”谢伊人道。

    灯光有些昏暗,酒香清淡,郑仁已经晕乎乎的了。

    每一样食物都各有特色,鹅肝香浓,生蚝鲜肥,两人一边聊,一边吃,说说笑笑,时间眨眼就已经快到晚上九点。

    郑仁抢着把单买了,一扫码,一千三百多,郑仁咂舌。

    看样子自己以后要多挣钱了,总觉得钱没处花的想法是不对的,郑仁心里暗暗想到。

    走出小林薰寿司,寒风凛冽。

    谢伊人笑脸通红,一瓶清酒,只喝了四分之一,谢伊人就已经不胜酒力了。郑仁倒是没喝多少,只是有些微微醉意。

    “呀,公车,公车!”一辆公车忽然出现在眼前,谢伊人有些醉意,也不管车是开往什么方向,拉着郑仁的手,两人跳上这班公车。

    这个点儿,是海城末班车的时间。

    上了车,有很多座位。

    因为公车保暖不是很好,车上温度很低,尤其是硬塑椅子,冻得和冰块一样,谢伊人也没坐,而是抱着郑仁的胳膊,耳语道:“郑仁,都说末班车会闹鬼耶。”

    “……”

    鬼,郑仁没见过。但鲜血淋漓的抢救现场,上学时候,和病理老师、解剖老师参加尸检,胆子已经无比肥厚。

    嗯,比今天吃的吉拉多生蚝还要肥。

    “没事,鬼也怕恶人。”郑仁做了一副凶狠的模样,笑道:“有我在呢。”

    “你?”谢伊人醉眼蒙蒙,两朵桃花开在双颊,手指轻点郑仁,道:“你已经快递给我了,要做最好的外科医生,不能去驱鬼。”

    手指软柔,俏酥入骨,郑仁心神一荡。

    谢伊人轻声娇笑,松开郑仁,双脚一前一后,膝盖微微弯曲。

    郑仁见她的姿势古怪,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郑仁,这是我第一次坐公车。”谢伊人笑着说道:“我就知道,站在车厢后面,不抓扶手,就像是踩了一块巨大的滑雪板。”

    随着公车的颠簸,谢伊人的身体轻轻摇晃。

    幸好是末班车,只有一个乘客坐在最前面,谢伊人才能玩的开心。

    “就像是在瑞士的阿尔卑斯山滑雪,郑仁郑仁,这感觉是一样的!”谢伊人压低了声音,兴奋的自娱自乐。

    看着谢伊人,郑仁觉得自己心里如此安静、喜乐,或许,这就是幸福吧。

    可怜的是,这趟车不通往海城市一院。

    越坐离家越远,谢伊人疯了一会,酒意上来,抱着郑仁的胳膊,昏昏欲睡。

    谢伊人穿的单薄,要是坐在沃尔沃上,暖风吹着无所谓。但这里是公交车,到处都是刺骨的寒风。

    郑仁担心谢伊人受凉感冒,找了一站下车,打车回到别墅群。

    这里的安保工作做的特别严格,私家车有门卡能出入,出租车无法开进去。

    在大门口,郑仁把谢伊人抱下来,看看距离不远,干脆背着谢伊人大步向着家的方向走去。

    天很冷,

    风很大,

    心里,很热。

    郑仁走的很慢,耳畔是谢伊人略有沉重的呼吸声,鬓角有谢伊人青丝掠过的痕迹,鼻间尽是沁人心脾的清香。

    要是能永远,这样,一直,走下去,该有多好。

    谢伊人家的灯亮着,郑仁犹豫了几秒钟,没有背着谢伊人回到自己住的那栋别墅,而是去了谢伊人家。

    郑仁敲门,是楚嫣然。她今晚上麻醉的备班,在谢伊人家住。

    门打开,楚嫣然看到郑仁背着谢伊人回来的,先是一惊,随即笑容满面,伸出手,竖起拇指。

    “郑总,厉害!”

    搜狗网址:( 手术直播间 https://www.xiashu7.com/2_2459/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