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玄幻小说 > 一名隐士的前半生 > 第五百一十三章 备战大工程
    “钱师兄,你们回来了?”这是万师兄的声音。

    钱师兄他们几个上山清修的,已经扛着行李回来了。这一下,我们宿舍的几个人,算是基本上凑齐了。

    邵师兄问到:“你们怎么到一块的?”他是问,有两个没上山清修,怎么跟钱师兄他们住茅篷的,一起回来。

    “路上碰到的,不行啊。”

    我们一阵热闹,宿舍八个人,回来七个,有一个因为家里有事,回家过年了。

    大家帮助钱师兄他们一起整理好行李床铺,开始闲聊。但人太多,我总想问钱师兄,他住茅篷清修,有什么效果,总是没机会。

    不知道谁叫了一声:“明成师。”我们突然发现,明成师已经进屋了,大家都站了起来。

    明成师笑笑,他手里拿了个本子,问到:“邵师兄,就他一个人没来?”

    邵师兄答:“对,其余的都来了。”

    明成师在本子上记了一下,然后说到:“好,谢谢大家,来帮我们的忙,我还要到那几间房子去,大概五分钟后,都到院子里集合。”

    过了一会,看到院子里集合开始了,不需要专门通知,大家都在院子里站好了。

    明成师开始讲话,他首先感谢了我们这种为庙子做贡献的行为,也表示了庙子对这次庙会的态度。

    “庙会古已有之,在我们佛教看来,是与众生结缘。不管地方上是怎么想,但凡有我们直接参与的,我们都要坚持以佛法为中心,况且,我们庙子受十方供养,在这个春节期间,人们为法而舍弃团聚享受,我们就要给予法布施,这也是好事。有人说,有的地方人,为了此事挣钱,那是他们的事,难道别人收入高了些,我们就不该随喜吗?只要不是骗钱的,我们都不反对。但是,我们自己不挣这个钱,守住戒律,这就对了。”

    这其实就是一个解释,也算是一个动员。庙子之所以答应这个活动,并且动用这么大的精力,也是回报信众、回报地方的行为。更重要的理论依据,有两点。法布施,是寺庙的职责;结缘,是度众生的开始。

    当然,强调戒律,这是寺庙的原则。只要这个原则不丢,那还保持宗教的纯洁性。

    自古以来,利用王权或者政治力量,推广宗教,是通行的做法。这其实也有因缘的道理,政治力量是众业,是大因缘,只能随顺众生的大业,才能够救渡更多的众生。佛法是基于世间法而存在的,如果没有众生,就没有佛。

    “我现在开始分组,明天的工作,按宿舍简单分组。各宿舍回去后,自有负责人安排,这不多说。我要说的分组,是初一开始的正式活动。”

    按邵师兄的说法,明天是准备工作,估计我们宿舍,邵师兄最先到,他就是明天工作的组长吧。

    “初一开始,各类庙会活动,需要我们参与,到时,每个组长都会领物资,里面有一个资料册,把这次各组参与活动的程序及我们要做的工作,都写明了,大家回去自己看。”

    看样子,我们来之前,庙子已经开始了大量的准备和组织。起码,这资料物资的准备及分工,已经有人做了工作。

    一项大型活动,不要说超过万人,就是参与者超过千人的活动,都需要严密的组织行为。这种活动,要把各种意外及正常情况都要事先考虑周到,预计到不同的突发情况,给予事先的准备安排。

    在部队时,我已经对集体活动的组织,接受过锻炼,要不然,当年在温州工厂,试制军品时,也没有那些效率。但那工厂的规模小、业务只是单纯的生产,与这种复杂活动相比,各是一个数量级。

    这件事,也是考验地方组织者,庙子负责人,他们的组织能力及工作效率。没经过大场面大活动的人,是不配当指挥员的。就像你在部队,没打过仗,起码也应该参加过比武或演习,没参加过演习比武,至少也参加过阅兵,要不然,你根本不知道,大型活动的复杂性。

    “前期已经提前咨询过大家的意见,估计大家也对这次活动,有自己的愿望。我只把内容再复述一下。首先,我们分两个组,这是大的分法。一个组是庙会组,主要参与庙内的法会及佛事活动,包括放生,包括法会上唱念经咒,包括转塔等,我们作为引导人员,必须在游客面前作出榜样。”

    明成师这一说,我大致知道这一组的用途了。这组人本身不是僧人,当然不是主持法会,主持法会的是庙里的师父们,而居士们,负责带着游客们,当个好学生。相当于班干部或者学习委员,主动配合老师的教学活动。

    “不管人家来的目的,是看热闹还是学佛法,只要进了庙,我们就要一视同仁的法布施。带领他们以如法的方式参加法事,是我们最大的责任。当然,师父们在组织法会及活动时,需要大家临时帮助或者协调秩序的,大家要主动。”

    “由于活动时间较长,有的也需要长时间打坐或者走路,所以,这个组的一些活动,五十岁以上的居士,不便于参加的,就加入庙内后勤组,帮厨或者打扫卫生。主要凭自愿,不强求。但是,加入这个组,还有两个硬条件,第一,必须是正规受过戒的居士,第二,必须参加过至少两次以上的法事活动。”

    他这第一个条件,这里能够满足的人很多。其实,只要是居士,大多数也参加过法事活动,所以,这一组符合条件的人也不少。

    有的人在底下私下就准备站队了,还在问方位。明成师说到:“先不忙选择,我把第二组,也就是朝山组的情况介绍了,大家再作选择。”

    “朝山组,是带领信众开展这一次为期六天的佛光朝圣活动,只需要对佛教常识有所了解的人就可以。大家在这学习这么长时间,应该都是符合第一个条件的。第二个条件,就是要体力好。这里有个硬条件,就是年龄必须在五十岁以下,身体健康的。两个组的情况我已经说了,大家考虑一下,想进入庙会组的,站左边,钱师兄登记一下,想进入朝山组的,站右边,胡师兄登记一下。”

    当明成师把目光盯着小胡时,大家也看向他。他是最年轻的人,他自己都不相信,这种组织的第一个工作,居然托付给他。他稍微有点脸红,但随即开始了工作,跑回宿舍拿纸笔,记录起来。

    我们这一组的人数,相对少一点,毕竟,六天上山下坡的工作,对体力要求太高。但是,也有接近二十来个人。

    那边庙会组的钱师兄登记还没完,明成师就说到:“你们明天登记或者晚上登记都行,反正也不离庙,自然有师父给你们说事。你们先到斋堂去,那边有明慧师等着的,他是你们大组的负责人。”

    钱师兄就带着他们,往斋堂那边去了。明成师就跟我们在一起,直到小胡登记完毕。

    “现在我们有十九个人,这样,因为分工需要,我们还要把人根据特长进行细分一下。按方案,我们主要负责散客朝山的组织工作。当然,还有地方的自愿者,但我们组织的,是那些居士们为主的散客队伍。”

    我有点不太理解,既然是散客,统一组织就行了嘛,还分居士不居士的。我问到:“到时如何区分呢?”

    “旅游部门有工作人员,庙子外那几顶蓝色的帐篷,就是散客朝山报名处。而跟团的,统一由导游负责。其余来观光看热闹朝山的,我们也不负责。本来,居士散客,原计划跟普通人混编的。但是,民宗局有领导说,为了突出宗教特点,这次朝山,可以专门组织居士队伍,沿途各庙拍些纪录片,今后宣传起来,这是个名片,可以吸引全国的居士信众,不仅到大理来,到崇圣寺来,朝山进入沿途的寺庙,都有可能,多些香客。”

    我明白了,这次朝山行动,还有一个巨大的受益者,就是沿途的小寺庙,到过他们庙子的人多了,他们的香火会旺些。更何况,也可以极大地扩充大理旅游的内容与深度,开拓了更多的旅游项目。

    或许,经过这一次行动,今后,全国各大旅游公司,会推出大理朝圣六日游的项目了。

    当明成师在细看我们这组的名单及基本情况时,小胡接着万师兄过来了。万师兄给我一个眼神,再看看小胡,我作了一个OK的手势,基本就敲定了。我们三个人,坚持呆在一组之内,配合方便,工作愉快。

    明成师说到:“十九个人,暂时分为六个组。虽然组合的三人主要凭自愿,但我还是要强调一下,每组的三个人,分工是不同的,大家在自愿组合时,也得考虑功能性。”

    我感觉,明成师这种安排,有点科学性了。一个队伍,长时间在野外行进住宿,中间的管理、保障及活动,涉及面非常之广,所以,每个小组都要有健全的功能。

    “每个组三个人,担负的任务是要分工的。大家在组合时,多想一下,哪个担负协调指挥者,哪个担负佛法宣导者,哪个担负后勤安保者,这三大功能,各有所长,需要什么人的组合才最科学,你们考虑好了,再到我这里来报名。每个组的协调指挥者,为组长。最后有一个没组合上的,跟着我,协助我做总联络。”

    大家开始商量组合,我们三人倒是最先商量好的。我们三人,坚持让小胡当协调组织者,因为这个角色,需要身体好脑袋灵活,更重要的是,小胡需要有任务来锻炼。他的脑袋虽然聪明,但没参与组织过大型活动,作为管理指挥人才,他需要历练。

    万老师,是当仁不当的佛法宣传与佛事引导者,他的教授水平,对付一般的居士,简直就是最佳教员。我体力最好,有野外生存训练基础,我也到过鸡足山,熟悉地貌地形,所以,担负安保后勤,绝对是我的强项。对了,当年当武警,不也是国家和政府的安保吗?

    小胡还有点不好意思当我们的领导,虽然我已经说了,他年轻,应该多锻炼组织工作,说了一大通,他还是不太情愿。

    结果万老师一句话就解决了:“你是怕我们没素质,不听你指挥还是什么?”

    他无话可说了,接受了这个岗位。我们一起向明成师报告时,明成师听了我们的情况后,说到:“你们组可以多带些人,别的组我只安排三十来个人就够了。你们组,我觉得可以带五十人以上,因为能力强嘛,能者多劳,怎么样?”

    我们同意了。随后,明成师对小胡说到:“过一会,你到我房间,领东西。”

    等大家组合完毕,明成师又集体给大家说了一遍。“明天的工作,是帮庙里准备庙会的杂务,还是按宿舍为单位进行。今天这个分组,是后天,根据游客来的情况,具体听我安排带队。但东西要今天领,很多内容要提前熟悉,组长随我去拿东西。”

    我们回宿舍,整理了一下个人物品。过了好一会,小胡回来了,肩上挎了三个布包。发给我的包里,有常用药品,还有一些干粮和水壶。给万老师的,有沿途寺庙的介绍,以及沿途的法事活动。给小胡的,有秩序册,电话本,以及各寺庙联系人的联系方式。

    我建议,三个包的东西,我们三人都要互相熟悉一下,毕竟,万一有人忙起来,其他两位还可以补位。

    这一堆东西,需要大量的准备工作才做得好。我一看整个流程,沿途要经过五个寺庙,安排了近十项佛事活动,最后终点,在迦叶新尊者闭关的石壁。

    而沿途的风景点及寺庙特点,包括供奉的菩萨,修建的年代,历代的高僧,虚老和尚曾经的足迹,佛教的门派及法事活动的程序及意义,都讲得非常详细。

    我有点佩服这活动的组织者了,估计是民宗部门与旅游部门共同搞的,搞得这么细,还是很费功夫的,里面肯定有高手。我注意到,每一个朝山小组的间隔时间,都有规定,以免出现各组扎堆拥挤的现象。

    这就像大部队行军,各部门联动协调,从物资到时间到内容,都必须精确计算,没有点统筹能力,根本完成不了。

    我问万老师:“这些项目的确定方案的拟制,很有学问的,这恐怕是你那最聪明的学生的杰作吧?”

    “不要瞧不起政府,里面高手多得很。当然,他不一定是组织者,但肯定是重要参与者。”

    过了一会,钱师兄们也回来了,包括跟他一个组的邵师兄。本来我想跟钱师兄聊两句的,但没机会,邵师兄又在安排明天的工作了。

    第二天,休息了一晚上,万师兄说,他的脚好像更酸了,我告诉他,这是自然现象。小胡不跟我们一个宿舍,当然今天的工作不跟我们一起,我估计,他今天的脚,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们宿舍今天的工作主要有两项,上午是打扫卫生。除了佛堂与大殿的卫生,由专门的僧人打扫外,室外的,包括公共活动区域的室内,卫生都要打扫。客堂、斋堂,还是打扫的重点。

    小胡他们宿舍,是布置花木。云南的冬天还是比较温暖,尤其是茶花,是大理的特色,为增加节日气氛,大量的花木已经被车子拉到了庙门,他们需要把这些花木,搬到指定的位置就行。

    这其实是对小胡的考验,他毕竟脚痛,但人又年轻,不可能在这种劳动中偷懒,这也不是他的性格。好强的个性,估计会让他很累。

    相对而言,我们扫地抹桌,倒很轻松。我在劳动过程中,万老师调侃到:“庄师兄,你倒真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一个大老板,干这种事,还非常在行。”

    “开玩笑,部队的第一步训练,就是打扫卫生。我们首长说,拖不好地板,当不成班长。”

    偶尔,我也看见小胡的身影,跟人一起合伙抬花盆,显然比较吃力,但他比较努力,不服输的样子。

    下午的工作就更简单了,就是到处贴标语。所谓标语,其实就是黄纸上写的各种告示。比如佛堂中禁语的标志,比如法事活动的名称的横幅,还有,就是各类活动的安排表,包括活动要求及程序,都要贴在相应的醒目处。

    这让我对庙会活动,有了大致了解。在庙子内,除了水陆法会,还有搞火供的,还有放焰口的。还有传戒的,还有讲经的,还有半天体验的参禅活动、念佛活动。当然,这些活动都是庙内有一定地位的高僧主持的。我看到,还有的活动,是法露师与见性师亲自组织。

    可见,仅就庙内的活动而言,可以说是一个盛况空前的佛事集合,足够这几天来的游客,对佛法有一个整体的了解与体验了。

    借用现代消费词汇,我们这种住庙学法的行为是沉浸式的。而春节过来参与庙会的,对佛法是体验式的。

    而此时,庙外的动静就非常之大了。在结束了下午的劳动过后,我抽空,到庙外看了一下,简直让人吃惊。

    各色的车辆与人员已经就位,光提前到达维护秩序的警察,估计得有一两百人。外面的旗帜标语,以及即将在凌晨施放的焰火,都已经搬到位了。

    据身边的工作人员讲,这些焰火燃放,是消防部门全程监督的,专门请湖南浏阳的烟火队来承包整个焰火事宜的。庙子只是一个点,包括洱海边上,还有更大型的焰火表演。许多游客今天晚上,在洱海边吃饭看焰火,直到初一,才会有大部队向这里涌来。当然,那些准备烧头香的人,已经开始向这边聚焦了。

    我看到,现在是下午五点钟左右,外面的工作人员在准备发盒饭,而两边的店铺也已经开张,来的散客,也大约有一两千人了。我不知道,明天参加朝圣的人,究竟有多少。反正听别人说,那些旅游团报的数字,已经跟团来大理的游客,早就超过一万人了,向两万人的规模靠近。

    我想,明天还会有许多人向大理涌来,也许人数会逼近三万,也说不准。但是,不管外面有多么热闹,那都与庙子无关,明天庙门大开之时,就是全体忙碌的开始。

    我站在门边,看见有一些香客,已经在三塔间顶礼,有的在献花,有的在叩头。想起几年前,我跟妍子,也曾经在这里绕塔。那时,我们还没有产生最高潮的爱情,但那次,我却看见了那个慈祥的,如神般的中年女人。

    我想起明天开始,我就要向鸡足山进发。虽然这次没有妍子同路,但我是否有机会,再看到,那个出现在镜头里的神圣?哪怕是幻境,我也想重温。

    想到这里,我突然想起有一件事没有做。

    我跑回宿舍,找出了我的手机,拨通了北京的电话。赶紧提前给爸妈和妍子祝福,没有我的团圆年,希望他们过得,能够开心。

    妍子问我在哪里,我说:“你还记得当年我们在大理转塔的地方吗?”

    她愣了好一会,轻声说到:“哥,你替我拜拜菩萨吧。”

    爸妈的口气当然有点不自然,他们当然希望我回去过年,但怕我担心,只是说他们一切都好,让我照顾好自己。

    有些思念与牵挂,哪怕天天在你脑海,但让你说出来,你却不知道从何开口。

    只是妈有句话,让我很震撼:“你寄的菌子,今天中午和晚上,我们都各样煮了一些,按你的做法,用它来团年,你的位置也留着的,就像原来,你在家一样。”

    听到这里,我有点不好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哪怕是开口说一句话,电话那头都能够察觉我的伤心。我迅速挂断了电话,跑回了宿舍。( 一名隐士的前半生 https://www.xiashu7.com/2_2733/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