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修真小说 > 超维之道 > 第五十七章 被安排好的世界
    五人并排御空,眼帘一抬,不见声色的,那一个个留着耗子尾巴的蛮夷便栽倒下马,连人带马在瞬息之间,就被分成了两半——那无形无质的剑意,却是越发的精纯,五人的攻击手法,也越发的简洁、越发的残暴凌厉,反倒是有一种刀的霸道——这只因为刀即剑也!韩莎点头,小声和风尘说:“他们的御空法门也掌握的不差!”韩莎自是有些自得的……五人的御空法门,乃是她一手操持,乃是以剑心摄取之法,取了天地磁场变化之玄妙,往来腾飞,自由随意。而另外一名弟子林素娥,则是掌握了虚空凝点成阵的手段,飞行起来,云气集散,偏偏如仙。或者说,这种神通,本就可以称之为“仙”了。

    风尘也是点头,说道:“的确不错。咱们继续去过去看看,追着刚才的白衣人过去。”

    那“白衣人”却很有意思,不忍义士惨死,但却又对追杀义士的蛮夷骑兵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风尘、韩莎夫妇使唤着自家闺女,很是心安理得,由风曦云张开力场,带着二人飞行。看的张天野一阵羡慕:什么时候自己也捡一个这么厉害的闺女呢?

    至于“生”估计是生不出来的,这样的天赋太过于逆天了。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风曦云一边掌舵,一边念诗,人在半空,念着诗文,简直不要太潇洒。那种惬意,那种意境,让人熏熏的……阵法隐匿了大片大片的行迹,天空中只能看见一片蔚蓝,那白衣人被接近的只有三十多丈,却毫无所觉。白衣人此时人影绰绰,在光中变得模糊,就像是被关在一个茧子里一样。那一对父女也在光中,正一脸的震惊。风曦云好奇的打量一阵,问:“爸爸、妈妈,这就是正统的剑仙之法吗?阳神剑仙?”小家伙儿却是看懂了白衣人的虚实:白衣人乃是阴神合剑,修成的阳神。

    于是,原本的剑就有了千变万化只能,也成了他神的一部分。此时所用的飞行之法,就是剑光裹挟身体,化光飞遁的一种法门。说神奇也不神奇,只是对于那一对凡人父女而言,却是绝对的不可思议的。

    这一法门和第三世界修士的法门不同。

    第三世界修的是元婴。

    这一个世界修的,却是正儿八经的阳神之道。风尘点头,说道:“云云你没看错,这就是剑仙的法门。”这一个法门,在很早之前就通过B面苏阮的记忆了解过——但苏阮都没有见过,也是听说过,可见其中的神秘莫测。

    韩莎笑,故意和二人抬杠,说道:“也许不是剑仙呢?也许人家用的是刀、棍子、钵盂、镇魂钟、珠子……总之什么法宝不行?甚至也许人家合的还不是一样东西……”

    “……”

    跟了一路明显的进了川,下面的山峦掠过,可以看到险要的山腰之上的木质栈道——那是用一根一根粗大的木头椽子打进了山体之中,然后在上面铺上木板形成的路。当然,这样的路是一段一段的,有一些可以修土路的地方,都是挖出了山路的。只是因为挖路的工作量太大,地理位置又太险要,所以栈道才是主要的形式。

    不说其他的,光是在人工上,就节省了不是一星半点儿。栈道上可以看到一些零零星星的矮马驮着大大小小的包裹,一路缓慢的移动,如同一群蚂蚁。

    进了川后便在一座废弃的山神庙停住,散去了遁光。那白衣人道:“刚才走的急,还不曾问壮士名号!”

    隐身暗处的风尘摇摇头,旁人或许看不出来,但风尘却能够直接“看”到——白衣人和这一对父女之间,竟然是被人窥探的,不时的就纠结一下,而那一纠结,却分成了好几股,其中三股源于东海的方向,另外有那么两股,则是从这川蜀之地来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玩味,风尘和韩莎道:“你看看,很有意思……”

    则是一个被人为的安排好的“剧情”,是有导演、有编剧、有演员的。

    这不是一般的“有意思。”

    “怎么个意思?”

    韩莎问。

    风尘却不答。

    那中年男子便自做了介绍,自己的名字叫“周子山”,是镇守宣府左卫的军户,丢了宣府之后,就跟着守将一路撤退,后来重新组织了队伍,又一次被打散了。这次连守将都被人砍了脑袋挂在了旗杆上,如此数次之后,走走逃逃,心灰意懒之下便有了出走的心思,于是就带了女儿离开军伍,却不想遇到了旧仇……“我们本来想要混过城关,一路南逃,谁知道那守军竟然是之前被我杀死的一个异族贵人的亲兵,见了我,就认出来了。我见机得快,就抢了一匹马……若非得遇恩公,我只怕已经是性命难保……”

    白衣人感慨了一句:“山河板荡,山河板荡啊……义士既有出世之心,不如就暂且在这里安顿下来吧。过些时日,自会有有缘人前来,度你二人的。”

    他这么一说,韩莎等人也看出了“有趣”的地方,一切都是安排好的,白衣人在那里遇见父女二人是安排好的,带二人来这里也是安排好的。那么接下来,要度化这一对父女的人,定然也是安排好的……这并不是一种命运的命中注定,而是有一双手,在修剪枝杈。通过一定程度的预测未来,窥探时空长河的能力,将不利于自己种种的可能修剪,然后让原本多变的结果,变成一个唯一的结果。

    有人在搞事情啊……张天野吸一口气,说:“这事儿有意思,咱们是不是跟他们下盘棋?”

    风尘却是摇头,笑了一下,说道:“看看就好了吧。我要是跟他们玩儿,岂不是太过于欺负人了?”

    祂一下场,那就是吊打小朋友。但如果是张天野要玩儿的话……风尘还是支持的。

    张天野说道:“我就看不惯这种摆弄人命运的人。你不玩儿我玩儿,看我将他们杀一个落花流水。他们不是要唯一结果吗?我就让他们的结果充满变数。因果、命运……一切都会变得很有趣的。”当然,作为下棋人,亲自下场这种low操作张天野是不会做的。现在,他需要几颗棋子。

    风曦云弄出了一个巨大的贝壳,可以飞行、可以活动的,居家旅行必备的贝壳。一群人就住了进去。

    等待着“命中注定”的,前来度化这一对父女的高人的日子里,风曦云便黏着风尘、韩莎,霸占了大量的时间探讨数学问题——主要是关于大衍金丹的。日子一天一天过去,足足过了十来天。这父女二人父亲打猎,女儿却到处撒野,漫山遍野的跑。

    也的确是野惯了的野丫头,运气也是奇好,随便跑一趟就能找到大量的黄精、人参、灵芝,直接就当零嘴的吃了。

    这“运气”是怎么一回事,风尘、韩莎等人心知肚明。风尘问张天野:“你准备什么时候动手?是不是先把她这好运给断了再说?”张天野说道:“急什么?要于无声之处起惊雷。咱们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你老人家就别操心了,看我怎么玩儿死他们。”

    这种操弄人的命运,将一切变得机械、确定的行为很可恶。而这样的一个世界也无疑是那么的令人窒息。

    张天野心说:“要不把你们玩儿残废了,我心里头气儿都不顺!让什么气运、命运流见鬼去吧。你会算?老子比你更会算!”

    十天……一个道姑终于来了。但这个道姑却不是命定之人,和父女二人之间并无缘分。道姑的修为也并不高,不足以改变什么,张天野观察了一番之后,就摇摇头——这个道姑肯定不行。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小儿持金,取死之道,怎么也要来一个够分量的人才行。或者,可以采取另外一种思路?张天野琢磨的时候,父女二人就已经准备要拜师了,结果被那道姑拒绝。道姑说他们之间并没有师徒缘分,自己过来,也只是路过的。之后又过了几天,来了一个金灿灿的和尚,浑身都是铜光闪闪的,说话也瓮声瓮气:“这里可有人在?贫僧惠丰,叨扰了……”

    女儿正提着一袋子的黄精从外面进来,问:“你是哪儿来的和尚?你的面皮怎么是金色儿的?”

    “阿弥陀佛……”小女娃无礼,那和尚却不生气,说:“我是从云岚寺来的,此次到此,只是为了参与金顶剑派发起的邀请,前来除魔卫道。”

    “金顶剑派?很厉害吗?他们能不能在天上飞?”

    “哈哈哈哈……”和尚却是忍俊不禁,第一次见到这种不是小家碧玉,带着野性的丫头,却感觉有趣。说道:“厉害,当然厉害了。金顶剑派可是当今天下一等一厉害的,乃是正道之魁首,功德无量。门人弟子无数,行走天下,除魔卫道,天下闻名。你怎么没听说过吗?”

    女儿道:“什么劳资的金顶剑派却还真没听说过,天下板荡,也不见他们出来杀鞑子。”( 超维之道 https://www.xiashu7.com/2_2979/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