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科幻小说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759章 最后四小时(5000)
    常孤的人生是个悲剧,只不过这个悲剧会出现完全是因为通灵鬼校,这所学校夺走了他的妹妹,间接害死了他的父母。

    对于陈歌来说,通灵鬼校只是个任务,但是对常孤来说,这所学校是困住他一生的囚笼。

    他要比陈歌更想知道通灵鬼校的秘密,这也是陈歌会选择跟他合作的原因之一。

    听完常孤的故事,陈歌心里还有一丝疑惑:“可是你说的这些和那些家长有什么关系,他们又为什么会盯上你?”

    “我一开始并不知道常雯雨的情况是个例,在暗中通过各种渠道调查,走访过很多出事的家庭,询问他们的遭遇,试图找出线索,帮助他们,同时也解救自己。可惜我把人性想的太简单了,人类可以为了恨丢弃人性,也可以为了爱不择手段做出任何事情,他们渐渐不再被动配合我调查,而是想要从我身上逼问出一切东西,他们甚至还想挖走我的左眼。”常孤没有细说,但可以肯定那不是什么愉快的记忆,否则他也不会在有红衣厉鬼保护的情况下还东躲西藏。

    “如果我找到了自己的妹妹后仍有余力,那我一定会去帮他们,可现实是我双目几乎完全失明,拖着这具半死的躯体,自身难保,哪还有能力去管他们?”常孤声音逐渐变大,也只有在这深山密林的老房子里,他才敢这样宣泄。

    “你做的不错。”陈歌背靠房门,他还想说什么,但是被常孤打断。

    “其实我一直在犹豫一件事,我要在自己双眼彻底失明之前做出决定。”常孤面朝陈歌,睁开了双眼,他的右眼满是眼白,他的左眼乍一看跟正常人的眼睛没有区别,但是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在眼珠和眼眶相连的地方全都是细密的血丝:“以前我一直在犹豫,但是你的到来让我坚定了信心,我不能再拖下去了。”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是我刺激到你了?”陈歌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没有做好:“你先别冲动,我们两个现在是同伴,有什么事,可以商量着来。”

    “这件事你帮不了我。”

    “你不说出来怎么知道我没有办法?就算我不行,但是我还有一大帮朋友和兄弟,你那天晚上也见过他们了。”

    提到那天晚上的遭遇,常孤脸色变青,他思考了好久才开口:“换眼手术过后,我的右眼视力越来越差,左眼也看不到任何东西,每天带给我的只有无穷无尽的痛苦,我一直在苦苦忍受。直到有一天,我在睡梦中被疼醒,半梦半醒之间,我隐约看到了一扇门,为了能看的更清楚一些,我下意识的闭上了左眼,只用右眼去看。但让我惊讶的是,当我闭上左眼的时候,那扇朦胧的门却消失了!”

    常孤情绪有些激动,他朝着陈歌喊道:“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那扇门是你用左眼看到的?”

    “没错!我用妹妹的眼睛看到了一扇门!”常孤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浮现出一道道青筋,眼睛向外凸起,似乎随时都会掉出来一样,非常的吓人。

    “你看到的那扇门长什么样?是不是通体血红,上面还有涌动的血丝?”在常孤提到“门”这个字的时候,陈歌的注意力就已经高度集中了起来,“门”对他来说有非常特殊的含义。

    “血红?”常孤摇了摇头:“我看到的门只是一扇很普通的门,不过当我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那扇门就消失了。”

    “很普通的门?你后来还见过那扇门吗?”陈歌也不知道常孤看到的门为什么会和血门不同。

    “见过,但每次都是在半睡半醒之间才看到的,我曾尝试去接近它,可惜一旦我清醒过来,那扇门立刻就会消失。”

    “照你这么说,就算能看见那扇门也没有什么用处。”

    “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可后来我发现了很奇怪的一点,那扇门和我之间的距离在不断拉近!它就像是要将我吸进去一样!”常孤的声音变得非常可怕:“早在几个月前,那扇门就已经跑到了我的床边,只要我从梦中惊醒,左眼都会看到那扇门立在我床边!我只需要抬一下手就能推开那扇门,进入其中!”

    常孤喘着气,这应该才是他心底最深的秘密:“我不知道那扇门通往什么地方,更不知道门后有什么,我一直在害怕,但现在我不想再逃避了。既然这扇门是左眼看到的,那门后很可能就是通灵鬼校!”

    常孤的这一番话让陈歌非常吃惊,不过他很快就又冷静了下来。

    他进入过“门”后的世界,而且不止一次。他也见很多扇门,但每一扇门都是血红色的。

    “你的推测很有道理,但我感觉那扇门后面可能不是通灵鬼校,这件事我们要从长计议。”陈歌没接触过四星场景,他也不清楚四星场景和三星场景的区别到底是什么,所以他不敢肯定四星场景的门就一定是血红色的。

    “我已经没有时间了。”常孤抬手伸向左眼,他轻轻翻动眼皮,眼眶和眼珠连接的地方已经全部坏死,仅仅被一根根黑红色的血丝勾连。

    “好吧,既然你执意要尝试,那我也不会阻拦,只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请求。”陈歌自己的时间也不多了,距离四星任务截至只剩下二十多个小时。

    “什么请求?”

    “在你今晚推门进入的时候,我想呆在你旁边,防止意外出现。你不要忙着拒绝,这算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点事情。”陈歌态度诚恳,眼神真挚。

    “今晚?”常孤愣了一下,不过还是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没问题,就今晚!”

    在常孤答应下来的时候,陈歌口袋里的黑色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他转身拿出手机点开了新信息。

    “幸运的厉鬼眷顾者!恭喜你获得常孤的信任,左眼任务第三部分解锁——???”

    “注意!该任务充满不确定性!极可能引发严重后果,请慎重选择!”

    看着黑色手机上的信息,陈歌心跳加速,他反复看了好几遍:“这个任务好奇怪啊?任务内容都是问号不说,注意事项里还特别标注充满了不确定性。最关键的是它警告让我慎重选择,可是它连个选项都没有列出来啊!”

    收起黑色手机,陈歌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担忧。

    “你看起来脸色不是太好。”常孤给陈歌倒了杯水。

    “我没事,你快去睡吧,我会守在你旁边。”陈歌将许音唤回复读机,搬了把椅子坐在门口。

    “麻烦你了。”常孤躺到床上,盖上了毛巾被。

    时间缓缓流逝,过了两个小时,常孤仍旧没有睡着。

    “可能是太紧张了,我现在没有任何困意。”

    被人这么盯着,换谁过来也睡不着。

    “要不我去山下给你弄点安眠药吃?”

    “算了,一来一回估计要三个多小时,再说药店现在都关门了。”常孤一想到自己今晚要推开那扇门,他就毫无困意。

    “可能是因为有陌生人在的原因,我去外面守着,你放轻松。”陈歌打开门走了出去。

    蚊虫飞舞,常孤翻来覆去,还是睡不着,他看了好几次表,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

    “身体很疲倦,可就是睡不着,真是怪了。”

    一直折腾到天亮,常孤还是无法入睡,他很不好意思的走出木屋,发现陈歌硬是在门外面守了一个晚上。

    “对不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无法入睡。”

    “没事。”陈歌的精神状态也不是太好,因为担心错过常孤推‘门’的瞬间,他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看来只能等今天晚上了,常孤,你白天尽量别睡,我晚上过来找你。”

    “好。”白让陈歌在自己门外守了一晚上,常孤心里有一丝愧疚。

    两人约定了今晚见面的时间,然后陈歌就带着秋美离开了。

    他倒不是想要拿秋美当人质,只是单纯的因为他不知道回去的路。

    步行四十分钟,陈歌才走出永陵山,他把秋美收进漫画册,打车往新世纪乐园赶。

    早上八点半,陈歌回到乐园,员工们早已到齐,他们现在工作热情很高。

    “走,先去化妆。”

    马不停蹄,陈歌帮所有员工化完妆后,又开始检查各个场景,忙到乐园开业才准备休息。

    可他刚进入休息室,还没沾枕头,就又被徐叔拉走。

    乐园马上将迎来旺季,陈歌的恐怖屋是最重要的宣传点,所以罗董事有很多东西要跟他谈。

    从最基本的乐园宣传语,到各大渠道上的广告,再到新海市鬼屋的布局,两人足足讨论了一个早上。

    罗懂事希望陈歌的鬼屋能配合乐园宣传,推出一个全新的场景。

    这一点跟陈歌不谋而合,只不过因为通灵鬼校任务的特殊性,陈歌没有直接答应下来,而是说要再考虑一下。

    过了饭点,两人终于确定了两套方案,一套最佳方案和一套备选方案。

    陈歌在大山里高度紧张了一晚上,接着又跟罗董事讨论了一早上未来规划和宣传方案,他现在已经非常疲惫了。

    午饭都顾不上吃,陈歌只想着赶紧回员工休息室好好睡一觉,可还没等他走到鬼屋就被一件事给缠上了。

    “陈老板!”

    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陈歌回头看去时,表情很是意外。

    “曲长林?”这个恶梦学院里制作人偶的天才竟然出现在了他鬼屋门口。

    “上次见面之后,我就跟同事询问了你的信息,然后又上网查了查你的故事……”曲长林表情很是复杂,这让陈歌心里有些忐忑,对方也不是那么好骗的。

    “你同事怎么说的?”

    “几个月的时间内,将一个快要关停的鬼屋经营成市面上好评度最高、游客单日游览最多的鬼屋,你创造了一个奇迹,你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鬼屋经营者,我的设计能被你夸奖,我真的很开心。”

    “我说的也都是实话,你的所有能力都在普通鬼屋演员之上,而你在人偶制作方面还有近乎于天赋的才能,你该有更好的舞台去展现自己。”对方既然都跑过来了,陈歌自然不会再将其放走。

    “和网上搜索到的信息相比,你真人更加的和善,更加的会体谅人。那天你对我说的话,我都记在了心里,你让我重新拾起了自信,我可以做到更好,也可以生活的更好。”曲长林并没有把陈歌当作敌人,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陈歌都是在帮他,说的任何一句话都是在为他考虑。

    “你到这里,不会就是为了给我说几句谢谢吧?”阳光照在陈歌脸上,他的笑容明媚充满力量。

    “陈老板,我想面试你的鬼屋,想在这里学习更多的东西。”曲长林犹豫了半天,终于说了出来。

    “人的一生会做出无数的选择,你今天就做出了一个足以改变你人生的正确选择。”陈歌带着曲长林进入恐怖屋,将员工手册递给他。

    “需要全背下来吗?”

    “记在心里就可以了,你有多年的工作经验,也有才能,缺乏的只是一个舞台。”陈歌将曲长林领到了僵尸复活夜场景门口,这个场景位于鬼屋一楼,一直空闲着,因为地下场景足够多,所以陈歌也就没有管它。

    “从现在起,这个场景就由你来设计,你来负责,我想要看看你能力的极限。”陈歌和曲长林站在僵尸复活夜门口,这个场景要比曲长林原来的厕所大太多了,环境也要比厕所好。

    “别!我刚到这里,什么都不懂,你就敢把这么大一个场景交给我?陈老板,我从来没有负责过这么大的场景,而且这个场景是在一楼!游客一进来先看到的就是这个场景,万一给你弄的不好,会给游客留下不好的印象,甚至有可能砸了你们鬼屋的招牌!”曲长林是真慌了,他来的时候想过无数种可能,唯独没想过这种情况。

    “你不相信自己的能力没关系,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就足够了。”陈歌拍了拍曲长林的肩膀:“放手去做,这也是对你的一个考验。”

    陈歌其实想的很明白,自己的鬼屋里有太多秘密,很多东西曲长林现在还不到知道的时候,所以干脆就先让他来改造这个已经废弃的场景。

    “你最擅长的是制作人偶,我这有一个模型工作室老板的电话,你有需要可以直接跟他联系,报上我的名字就可以了。”黑色手机扩建出的场景空空荡荡,他以后肯定需要大量的人偶道具,光凭他一个人根本制作不过来,所以他需要一个员工来为他打下手,而曲长林恰好有这个天赋:“对了,你觉得自己改造这个场景大概要多少钱?”

    “多少钱?”改造肯定是要花钱的,曲长林非常谨慎,他足足在场景里转了快以个小时,才犹犹豫豫的走到陈歌身边,开口说道:“这个场景本身是僵尸题材,内部道具和模型老旧严重,我想要全部换一遍,按照我自己的思路去设计……”

    他说到这,偷偷抬头没有任何不耐才继续说道:“我刚才算了算,最节省的话也要三千块钱。”

    说出这个数字后,曲长林担心陈歌拒绝,又偷看了对方一眼,毕竟他在恶梦学院想要多花一百块钱改造下人偶,自己老板都不同意。

    “我给你准备一万三,不够我这里还有。”陈歌随口说道:“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竭尽你所能,把这个场景做好。”

    “一万三?!”曲长林连连点头。

    其实陈歌也想看看“普通人”的极限是什么,和黑色手机的场景比起来有什么区别。

    曲长林很快在自己负责的场景里忙碌了起来,他全身心投入工作,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和在恶梦学院有很大的差别。

    “他是有天赋的,也是我这鬼屋里除徐婉外最专业的鬼屋演员,不过现在还不能完全相信他,想要彻底成为恐怖屋的一员,要经过很多考验才行。”

    陈歌下午没有去其他地方,他在僵尸复活夜场景中倾听曲长林的构思和设计方案,同时也给对方讲了一些员工守则上没有的事情,帮助其尽快融入鬼屋。

    下午六点多,恐怖屋停止营业,将最后一批游客送出后,陈歌没有把曲长林介绍给其他员工,而是让他先下班。

    等他走后,陈歌简单的开了个会,交代了一些事情,这才让大家离开。

    恐怖屋里又只剩下他一个活人,他拿着扫把独自打扫卫生,所有场景转了一遍,最后坐在了鬼屋门口的台阶上。

    天已经黑了,乐园里静悄悄的,陈歌拿出黑色手机,看着上面的倒计时陷入沉思。

    “距离任务截至还有四个半小时。”

    就这样放弃,陈歌心有不甘,但强行去做,活着回来的概率不大。

    他一直在犹豫,直到晚上八点多,他接到了常孤的电话。

    “陈歌,我在含江精神疾病中心,你快过来!”( 我有一座恐怖屋 http://www.xiashu7.com/3_3247/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